无尽旅者 第十九回 金花婆婆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下面“婆婆”两字尚未说出,门窗无风自开,只见一个弓腰曲背、白发如银的老婆婆走了前来。那老婆婆走几步,咳嗽几声,显得极是辛苦,旁边一个十一二岁神清骨秀、相貌美丽的小姑娘扶着她左臂。

    那婆婆右手撑着一根白木拐杖,身穿布衣,似是个贫家老妇,可是左手拿着的一串念珠却金光灿烂,闪闪生光,只见每颗念珠都是黄金铸成的一朵梅花。正是金花婆婆到了,身旁的就是张无忌的表妹,殷离,也既是蛛儿了。

    此时胡青牛和王难姑也不再装病了,众人聚在院子之中,互相对峙着。

    院中七个人,殷离此时还没有练《千蛛万毒手》,武艺非常一般,杨不悔年纪更小,丝毫不通武艺。

    胡青牛、王难姑、纪晓芙三人武艺各有高下,但和金花婆婆相比,那就差天共地了。

    张无忌虽然练了一年多的《九阳神功》,但毕竟时日太短,不过好在独孤无名经常和他过过手,在临敌经验上面,并不算江湖初哥。

    但此时面对明教四**王之一的紫衫龙王,即便是四个打一个,还是于事无补。当然,如果隐身一旁的独孤无名现身,那就另当别论了。

    金花婆婆见对面的五人之中,只有一位少年自己不认识,便问道:“小子,你是胡青牛的什么人?”

    张无忌道:“我身中玄冥神掌的阴毒……”

    金花婆婆不等他说完,便即走近身来,要去抓他手腕,张无忌此前面对的可是独孤无名,他的轻功比金花婆婆厉害太多了,此时条件反射,就是侧身一闪。

    金花婆婆见这少年郎居然轻易就闪开了,心中讶异,接连出手,张无忌急忙运起神行百变,左右腾挪,不停的闪躲。

    不过终究还是习练时间太短,只躲闪了数次,还是被金花婆婆抓住了手腕。

    金花婆婆搭了搭他脉搏,怒道:“玄冥神掌?哼!小子,敢骗婆婆!”

    张无忌此时九阳神功还未大成,还不能做到神功自动护体,加之被金花婆婆按住了自己脉门,数次奋力挣脱不开,只得道:“寒毒已与数月前被家师治好了。”

    金花婆婆疑道:“胡青牛是你师父?!不对,胡青牛的武功可不高明。”意思是说,刚刚张无忌显露的武功底子,显然不是胡青牛可以教授得出来的了。

    胡青牛此时真正面对金花婆婆,也不在想之前那么担惊受怕了,心底反而很平静,叹气道:“我可没有这么好的福气,他师父另有其人。”

    张无忌道:“我来向胡先生求医,他说我不是明教中人,不肯医治。”如此说显然是帮胡青牛说明情由,并不是单单不给她夫婿银叶先生医治,自己也是同样待遇。

    金花婆婆不置可否,道:“那你师父是谁?”

    张无忌道:“家师复姓独孤,名讳上无下名,江湖人称医圣。”

    金花婆婆道:“婆婆真的老了,居然不知道江湖中出了这么一位了不得的医师……”

    正当金花婆婆哀叹,怎么她夫妻二人不能早点遇到这个所谓医圣的时候,胡青牛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道:“你师父‘死要财’,哪里又是什么医圣了,而且,他治好你,也不是靠医术。”至于靠什么,胡青牛当然不会说了。

    金花婆婆狐疑片刻,不知在想什么,但当她准备注入内力查探张无忌的武功时,却被无忌体内的九阳真气反弹自身,无忌也随即挣脱了她的禁锢。

    虽然张无忌此时九阳神功未大成,真气不能自动护体,但要是有外力入侵体内,这又另当别论。

    金花婆婆惊疑道:“小小年纪,内功造诣居然如此了得。”又问道:“孩子,你爹爹尊姓大名?”

    张无忌道:“我爹爹姓张,名讳是上‘翠’下‘山’,是武当派弟子。”却不提父亲已自刎身死之事。

    金花婆婆大为惊讶,道:“你是武当张五侠的令郎,如此说来,那恶人所以用玄冥神掌伤你,为的是要迫问金毛狮王谢逊和屠龙刀的下落?”

    张无忌道:“不错,他以诸般毒刑加于我身,我却宁死不说。”

    金花婆婆道:“你确实知道?”

    张无忌道:“金毛狮王虽是我义父,但当年我年幼识浅,时过境迁,现在我已记不清楚了。”

    如果是原著中的张无忌,当然会老老实实的说自己记得,但此时的张无忌,被独孤无名熏陶了一年多,虽不至于满口谎言,但适当的谎言还是能说的。

    毕竟此时的张无忌正是青春期的时候,对于以后性格形成,还具有非常大的可塑性。

    金花婆婆听到这里,再次出手,胡青牛、王难姑早就严阵以待,立即出手救援张无忌。

    四人战作一团,纪晓芙因为要照顾杨不悔,是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了。

    战团之外的那小姑娘殷离向张无忌使个眼色,说道:“快谢婆婆饶命之恩。”

    张无忌跳将开来,哼了一声,道:“你以为她是武林至尊吗,我师父随时会回来,有什么好谢的?”

    殷离眉头一皱,嗔道:“你这人不听话,我不理你啦。”说着转过了身子,却又偷偷用眼角觑他动静。

    金花婆婆毕竟武力强出众人很多,即便后来纪晓芙加入战团,依然无法挽回败局,只见金花婆婆白木拐杖一个横扫,将三人扫除圈子,立即扣住张无忌的右手脉门,让张无忌无法运功抵抗。

    金花婆婆微笑道:“阿离,你独个儿在岛上,没小伴儿,寂寞得紧。咱们把这娃娃抓了去,叫他服侍你,好不好?就只他这般驴子脾气,太过倔强,不大听话。”

    殷离长眉一轩,拍手笑道:“好极啦!咱们便抓了他去。他不听话,婆婆不会想法儿整治他么?”

    张无忌听她二人一问一答,心下大急,金花婆婆当场将他杀死,也就算了,若将自己抓到什么岛上,死不死、活不活的受她二人折磨,可比什么都难受了。

    旋即又想,这师父说出去找金花婆婆,结果两人不知怎么居然错开了。如果让他知道独孤无名就在旁边看戏,遇到个这么坑徒弟的师父,估计张无忌的表情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