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回 金花婆婆VS灭绝师太 上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胡青牛、王难姑、纪晓芙三人见张无忌被金花婆婆扣住,俱都不敢轻举妄动。

    金花婆婆点了点头,道:“你跟我来,咱们先要去找一个人,办一件事,然后一起回灵蛇岛去。”

    张无忌怒道:“你们不是好人,我才不跟你们去呢。”

    金花婆婆微笑道:“我们灵蛇岛上什么东西全有,吃的玩的,你见都没见过。乖孩子,跟婆婆来吧!”

    说完连点张无忌几处穴道,暂时封住了他的武功。殷离随即过来拉住张无忌,扯着他要跟自己去灵蛇岛。

    忽听得一个女孩的声音叫道:“无忌哥哥,你在玩什么啊?我也来。”

    正是杨不悔走近身来,刚刚纪晓芙加入战团,让杨不悔躲在一旁,结果她看张无忌给人拉着,其他大人也不打架了,便以为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纪晓芙急忙将女儿拉住,道:“婆婆,你不可难为小孩儿家!”

    金花婆婆向纪晓芙瞪视了一眼,冷笑道:“刚刚你多事,婆婆还没说你呢。你还没死啊?我老太婆的事,也用得着你来多嘴多舌?走过来让我瞧瞧,怎么到今天还不死?”

    纪晓芙出身武学世家,名门高弟,本来颇具胆气,但这时顾念到女儿,已不敢轻易涉险,携着女儿的手,反倒退了一步,低声道:“无忌,你过来!”

    张无忌拔足欲行。那小姑娘殷离一翻手掌,抓住了他小臂上的三阳络,说道:“给我站着。你叫无忌,姓张,你是张无忌,是不是?”

    这三阳络一给扣住,张无忌登时半身麻软,原本突然间武功用不了,就颇为慌张了,现在更加是动弹不得,心中又惊又怒,大叫:“放手!快放开我!”

    其时独孤无名正在左近,早就有所准备,倒不怕出现其他的变故。独孤无名转头望去,知道又有人来了。

    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说道:“晓芙,怎地如此不争气?走过去便走过去!”

    纪晓芙又惊又喜,回身叫道:“师父!”

    但背后并无人影,凝神瞧时,才见远处有个身穿灰布袍的尼姑缓缓走来,正是师父、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她身后还随着两名弟子,一是师姊丁敏君,一是师妹贝锦仪。

    金花婆婆见她相隔如此之远,面目都还瞧不清楚,但说话声传到各人耳中便如近在咫尺,足见内力深厚。

    灭绝师太盛名远播,武林中无人不知,只是她极少下山,见过她一面的人不多。走近身来,只见她约莫四十四五岁年纪,容貌算得甚美,但两条眉毛斜斜下垂,一副面相便显得甚为诡异,几乎有点儿戏台上的吊死鬼味道。

    独孤无名心里感叹:“看来一个人美与不美,不仅仅只是外表而已,还要有气质,就这灭绝师太的鬼样子,啧啧……难怪真憎鬼厌。”

    纪晓芙迎上去跪下磕头,低声道:“师父,你老人家好。”

    灭绝师太道:“还没给你气死,总算还好。”

    纪晓芙跪着不敢起来。但听得站在师父身后的丁敏君低声冷笑,知她在师父跟前已说了自己不少坏话,不由得满背都是冷汗。

    灭绝师太冷冷地道:“这位婆婆叫你过去给她瞧瞧,为什么到今天还不死。你就过去给她瞧瞧啊。”

    纪晓芙道:“是。”

    站起身来,大步走到金花婆婆跟前,朗声道:“金花婆婆,我师父来啦。你的强凶霸道,都给我收了起来吧。”

    金花婆婆咳嗽两声,向灭绝师太瞪视两眼,点了点头,说道:“嗯,你是峨嵋派掌门,我打了你的弟子,你待怎样?”

    灭绝师太冷冷地道:“打得很好啊。你爱打,便再打!打死了也不关我事。”

    纪晓芙心如刀割,叫道:“师父!”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她知师父向来最是护短,弟子们得罪了人,明明理亏,她也要强词夺理地维护到底,这时却说出这几句话来,那显是不当她弟子看待了。

    金花婆婆道:“我跟峨嵋派无冤无仇,打过一次,也就够啦。阿离,咱们走吧!”说着慢慢转过身去。

    丁敏君不知金花婆婆是何来历,见她老态龙钟,病骨支离,居然对师父如此无礼,心下大怒,纵身疾上,拦在她身前,喝道:“你也不向我师父赔罪,便这么想走么?”说着右手拔剑,离鞘一半,作威吓之状。

    独孤无名心想,这丁敏君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真是猪队友。

    金花婆婆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在她剑鞘外轻轻一捏,随即放开,笑道:“破铜烂铁,也拿来吓人么?”

    丁敏君怒火更炽,便要拔剑出鞘。哪知一拔之下,这剑竟拔不出来。

    阿离笑道:“破铜烂铁,生了锈啦!”

    丁敏君再一使劲,仍拔不出来,才知金花婆婆适才在剑鞘外这么似乎漫不在意地一捏,已潜运内力,将剑鞘捏得向内凹入,将剑锋牢牢咬住。丁敏君要拔是拔不出,就此作罢却又心有不甘,涨红了脸,神情甚为狼狈。

    灭绝师太缓步上前,三根指头夹住剑柄,轻轻一抖,剑鞘登时裂为两片,剑锋脱鞘而出,说道:“这把剑算不得是什么利器宝刃,却也还不是破铜烂铁。金花婆婆,你不在灵蛇岛上纳福,却到中原来生什么事?”

    金花婆婆见到她三根手指抖剑裂鞘的手法,心中一凛,暗道:“这贼尼名声极大,果然有点真实功夫。”

    笑眯眯地道:“我老公死了,独个儿在岛上闷得无聊,出来到处走走,瞧瞧有没合意的和尚道士,找一个回去作伴。”她特意说“和尚道士”,自是讥刺对方身为尼姑,却也四处乱走。

    灭绝师太一双下垂的眉毛更加垂得低了,长剑斜起,低沉嗓门道:“亮兵刃吧!”

    丁敏君、纪晓芙等从师以来,从未见过师父和人动手,尤其纪晓芙知道金花婆婆的武功怪异莫测,更加关切。

    张无忌的手臂仍给阿离抓着,上身越来越麻,叫道:“快放开我!你拉着我干吗?”

    阿离手掌翻转,又已抓住了张无忌手腕,笑道:“我说你逃不了,是不是?”

    这一下仍出其不意,张无忌仍没能避开,脉门遭扣,又半身酸软。他两次着了这小姑娘的道儿,又羞又怒,又气又急,飞右足向她腰间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