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一回 金花婆婆VS灭绝师太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阿离手指加劲,张无忌的右足只踢出半尺,便抬不起来了。他怒叫:“你放不放手?”

    阿离笑道:“我不放,你有什么法子?”

    张无忌猛地一低头,张口便往她手背上用力咬去。阿离只觉手背一阵剧痛,大叫一声:“哎哟!”松开右手,左手五根指爪却向张无忌脸上抓到。

    张无忌忙向后跃,但已然不及,给她中指的指甲刺人肉里,在右脸划了一道血痕。阿离右手的手背上血肉模糊,给张无忌这一口咬得着实厉害,痛得险些便要哭了出来。

    两个孩子在一旁打斗,金花婆婆却目不旁视,一眼也没瞧他们。张无忌挣脱开来,跑到胡青牛、王难姑身旁,但金花婆婆点穴手法高明,一时间两人也解不开无忌身上的穴道。

    金花婆婆淡淡一笑,说道:“当年峨嵋派郭襄郭女侠剑法名动天下,自然是极高的,但不知传到徒子徒孙手中,还剩下几成?”

    灭绝师太森然道:“就算只剩下一成,也足以扫荡邪魔外道。”

    金花婆婆双眼凝视对方手中长剑的剑尖,一瞬也不瞬,突然之间,举起手中拐杖,往剑身上疾点。

    灭绝师太长剑抖动,往她肩头刺去。金花婆婆咳嗽声中,举杖横扫。

    灭绝师太身随剑走,如电光般游到了对手身后,脚步未定,剑招先到。金花婆婆却不回身,倒转拐杖,反手往她剑刃上砸去。

    两人三四招一过,心下均暗赞对方了得。猛听得“当”的一声响,灭绝师太手中的长剑已断为两截,原来剑杖相交,长剑竟为拐杖震断。

    旁观各人除了阿离外,都吃了一惊。

    金花婆婆手中的拐杖灰黄黝黑,毫不起眼,似乎非金非铁,居然能砸断利剑,那自是凭借她深厚充沛的内力了。

    但金花婆婆和灭绝师太适才兵刃相交,却知长剑所以断绝,是靠着拐杖的兵刃之利,并非自己功力上胜了。

    她这拐杖乃灵蛇岛旁海底的特产,叫作“珊瑚金”,是数种特异金属混和了珊湖,在深海中历千万年而化成,削铁如切豆腐,打石如敲棉花,不论多么锋利的兵刃,遇之立折。

    金花婆婆也不进迫,只拄杖于地,抚胸咳嗽。纪晓芙、丁敏君、贝锦仪三名峨嵋弟子生怕师父受伤,一齐抢到灭绝师太身旁照应。

    灭绝师太抛去半截断剑,说道:“这是我徒儿的兵刃,原不足以当高人的一击。”说着解开背囊,取出一柄四尺来长的古剑。

    金花婆婆一瞥眼间,但见剑鞘上隐隐发出一层青气,剑未出鞘,已可想见其不凡,只见剑鞘上金丝镶着两个字:“倚天”。她大吃一惊,脱口而出:“倚天剑!”

    灭绝师太点了点头,道:“不错,是倚天剑!”

    独孤无名双眼也亮了起来,心中不断思量,怎么把这剑搞到手呢。

    金花婆婆心头立时闪过了武林中相传的那六句话:“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喃喃道:“原来倚天剑落在峨嵋派手中。”

    灭绝师太喝道:“接招!”提着剑柄,竟不除下剑鞘,连剑带鞘,便向金花婆婆胸口点来。

    金花婆婆拐杖一封。灭绝师太手腕微颤,剑鞘已碰上拐杖。但听得嗤的一声轻响,犹如撕裂厚纸,金花婆婆那根海外神物、兵中至宝的“珊糊金”拐杖,已断为两截。

    金花婆婆心头大震,暗想:“倚天剑刃未出匣,已如此厉害,当真名不虚传。”向宝剑凝视半晌,说道:“灭绝师太,请你给我瞧一瞧剑锋的模样。”

    灭绝师太摇头不允,冷冷地道:“此剑出匣后不饮人血,不便还鞘。”

    两人凛然相视,良久不语。

    独孤无名感叹,这灭绝师太倒是挺会装的,也就是金花婆婆武功和她差不多,如果是杨逍、范瑶这种级别的,估计倚天剑又要被人空手夺走了。

    金花婆婆此时已知这尼姑的功力实不在自己之下,至于招数之妙,则一时还没能瞧得出来。但她既是峨嵋掌门,自必非同泛泛,加之手中持了这柄“天下第一宝剑”,自己决计讨不了好去,轻轻咳嗽了两声,正思量是否继续寻胡青牛的晦气。

    胡青牛心有所感,对无忌说了几句,张无忌随即从屋内取出独孤无名留下的一封书信,递给了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打开一看,脸色巨变,连点数指,将张无忌封住的穴道解开,转过身来,拉住阿离,飘然而去。

    阿离回头叫道:“张无忌,张无忌!”叫声渐远渐轻,终于隐没。

    ※※※※※※※

    丁敏君、纪晓芙、贝锦仪三人见师父得胜,强敌避走,都欢喜无已。丁敏君道:“师父,这老太婆可不是有眼不识泰山么?居然敢跟你老人家动手,那才叫自讨苦吃。”

    灭绝师太正色道:“以后你们在江湖上行走,只要听到她的咳嗽声,赶快远而避之。”

    她刚才挥剑一击,虽然削断了对方拐杖,但出剑时附着她修炼三十年的“峨嵋九阳功”,这股神功撞到金花婆婆身上,却似落入汪洋大海一般,竟然无影无踪,只带动了一下她的衣衫,却没使她倒退一步。此时思之,犹是心下凛然;又觉她内力修为固深,而膂力健旺,宛若壮年,绝不似一个龙钟支离的年老婆婆,其中原由,难以索解。

    灭绝师太抬头向天,出神半晌,说道:“晓芙,你来!”眼角也没向她瞟上一眼,径自走入树林。纪晓芙等三人跟了进去。

    杨不悔叫道:“妈妈!”也要跟进去。

    纪晓芙心知师父这次亲自下山,乃是前来清理门户,自己素日虽蒙她钟爱,但师父生性严峻,实不知要如何处分自己,对女儿道:“你在这儿玩儿,别进来。”

    张无忌心想:“那姓丁的女子很坏,定要在她师父跟前说纪姑姑的鬼话。那晚的事情我瞧得明明白白,全是这毒手无盐不好,倘若她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我便挺身而出,给纪姑姑辩明。”

    正准备悄悄跟上前去,不过被胡青牛给拦住了,王难姑也拉住了杨不悔,让两个小孩在院子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