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二回 毒发身‘亡’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树林之中寂静无声,谁也没说话。过了半晌,灭绝师太道:“你臂上的守宫砂怎地没了?晓芙,你自己的事,自己说吧。”

    纪晓芙哽咽道:“师父,我……我……”

    灭绝师太道:“敏君,你来问她。”

    丁敏君道:“是。纪师妹,咱们门中,第三戒是什么?”

    纪晓芙道:“戒淫邪放荡。”

    丁敏君道:“是了,第六戒是什么?”

    纪晓芙道:“戒心向外人,倒反师门。”

    丁敏君道:“违戒者如何处分?”

    纪晓芙却不答她的话,向灭绝师太道:“师父,这其中弟子实有说不出来的难处,并非就如丁师姊所说这般。”

    灭绝师太道:“好,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仔细跟我说吧。”

    纪晓芙知道今日面临重大关头,决不能稍有隐瞒,便一五一十的将当年峨嵋派得知天鹰教王盘山之会的讯息后,自己奉命去打探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在川西大树堡,在道上遇到一个身穿白衣,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的事情。

    灭绝师太听纪晓芙所言,显然这个弟子应对都很得体,只是最后还是**于那个中年男子。

    之后纪晓芙说道,自己被对方监视了数月,因为有敌人上门找他,才让自己得以逃脱,最后偷偷生下了一个女儿。

    如果纪晓芙不说对方是杨逍,看着灭绝师太的神色,独孤无名知道,她最终还是会原谅纪晓芙犯下的过错。可惜,纪晓芙一说出杨逍的名字,灭绝师太顿时勃然大怒。

    只见灭绝师太突然跳起身来,袍袖一拂,喀喇喇一响,身旁一颗比大腿还粗的树就给她击裂了。纪晓芙、丁敏君、贝锦仪三人也登时脸色大变。

    灭绝师太厉声道:“你说他叫杨逍?便是魔教的大魔头,自称什么‘光明左使者’的杨逍么?”

    接着灭绝师太这才说起了峨嵋派和明教杨逍之间的仇怨。原来她的师兄孤鸿子,是被杨逍给活活气死的。

    独孤无名知道,这孤鸿子气量不足,因为比武输给杨逍,最后倚天剑被对手夺去后置之于地,言语中颇为不屑,让孤鸿子这个门派正统传人,对倚天剑看得重逾性命之人,心中苦闷异常,最终郁积气愤而死。

    只听那灭绝师太抬头向天,恨恨不已,喃喃自语:“杨逍,杨逍……多年来我始终不知你的下落,今日总叫你落在我手中……”

    突然间转过身来,对纪晓芙说道:“好,你**于他、回护彭和尚、得罪丁师姊、瞒骗师父、私养孩儿……这一切我全不计较,我差你去做一件事,大功告成之后,你回来峨嵋,我便将衣钵和倚天剑都传了于你,立你为本派掌门的继承人。”

    这几句话只听得众人大为惊愕。丁敏君更加妒恨交迸,深怨师父不明是非,倒行逆施。

    纪晓芙道:“师父但有所命,弟子自当尽心竭力,遵嘱奉行。至于承受恩师衣钵真传,弟子自知德行有亏,武功低微,不敢存此妄想。”‘

    灭绝师太道:“你随我来。”拉住纪晓芙手腕,直往谷左的山坡上奔去,到了一处极空旷的所在,这才停下。

    独孤无名艺高人胆大,尾随而去,但见灭绝师太站立高处,向四周眺望,然后将纪晓芙拉到身边,轻轻在她耳旁说话。

    独孤无名当然知道她的打算,无非就是要纪晓芙假意去找杨逍,然后伺机杀死他。

    但纪晓芙不知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晚期,还是真的就喜欢杨逍这个帅哥,亦或者她是m属性的。

    独孤无名无从得知,也管不着,毕竟这是她和杨逍之间的私事。

    纪晓芙低头沉思,终于摇了摇头,神态极为坚决,显是不肯遵奉师父之命。

    只见灭绝师太举起左掌,便要击落,但手掌停在半空,却不击下,想是盼她最后终于回心转意。

    纪晓芙突然双膝跪地,却坚决地摇了摇头。灭绝师太手起掌落,正要击中她顶门。却见纪晓芙突然全身抽搐,脸色巨变,口吐鲜血,身子晃动了几下,一歪便跌倒在地,扭曲了几下,便即不动。

    灭绝师太惊疑不已,自己这掌还没打下去呢,怎么人就吐血倒下了?

    看纪晓芙的脸色发青,显然是中剧毒发作了,随即小心向纪晓芙的鼻息探去,又号了一下她的脉搏,虽然此时气息尚存,但已经无力回天了。

    灭绝师太从高坡上急步而下,对敏君道:“去将她孽种杀了,别留下祸根。”

    丁敏君这个角度看不清山坡上的事情,以为师父已重手击毙了纪晓芙,虽暗自欢喜,但也忍不住骇怕,听得师父吩咐,忙借了师妹贝锦仪的长剑,提在手中,来寻杨不悔。

    胡青牛和王难姑知道自己敌不过灭绝师太,见丁敏君和贝锦仪提着长剑要来找杨不悔的晦气,急忙带着张无忌和杨不悔躲进独孤无名那件木屋的暗房里去了。

    丁敏君前前后后找了一遍,不见那小女孩的踪迹,待要细细搜寻,灭绝师太已骂了起来:“没用的东西,连个小孩儿也找不到。”

    贝锦仪平时和纪晓芙颇为交好,眼见她惨死师父掌底,又要搜杀她遗下的孤女,心中不忍,说道:“我见那孩子似乎逃出谷外去了。”

    她知师父脾气急躁,若在谷外找寻不到,决不耐烦回头再找。虽然这小女孩孤零零的留在世上,也未必能活,但总胜于亲眼见她遭丁敏君挺剑刺死。

    灭绝师太沉声道:“怎不早说?”狠狠白了她一眼,当先追出谷去。丁敏君和贝锦仪随后跟去。

    只因灭绝师太一心想着杀死杨不悔这个所谓的“孽种”,在这几个屋子中没有亲自查探,否则难免会被她看出什么门道来。

    待三人离开之后,胡青牛、王难姑带着张无忌和杨不悔才从暗房中出来。

    杨不悔尚不知母亲已遭大祸,圆圆的大眼骨溜溜地转动,露出询问的神色。张无忌拉着杨不悔的手,奔向高坡。

    胡青牛和王难姑不知为何,停住不动,任由二人上山坡。

    杨不悔笑道:“无忌哥哥,恶人去了么?咱们到山上玩,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