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四回 二小磨砺 上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胡青牛心里气极,大声道:“你干嘛去抢了人家的倚天剑啊!那灭绝师太是什么人,岂会干休!”

    “是啊,未免她找蝴蝶谷的晦气,你们还是和我一起上路吧。”独孤无名无赖般笑道。

    二人无奈,只得收拾细软,和独孤无名一起驱赶马车,追着张无忌和杨不悔离开的方向而去。

    ※※※※※※※

    张无忌背着行囊,带着杨不悔沿途赶路,预备的干粮早就吃得一干二净了。至于马车,因为路上见到灾民无数,早就将马车给了那些苦难的灾民。

    这天二人到了一个小市镇,张无忌便想买些饭吃,哪知市镇中家家户户都是空屋,竟连一个人影也无,无奈只得继续赶路,但见沿途稻田尽皆龟裂,田中长满了荆棘败草,一片荒凉。

    张无忌心中哀叹,元廷已经天怒人怨,天下百姓不仅要遭受他们的欺压,现在更要忍受饥饿,近年真是灾荒不断,赤地千里,民不聊生。

    杨不悔年纪幼小,能忍饥不哭,勉力行走,已算得是极乖,还能出什么主意?

    走了一会儿,见路边卧着几具尸体,肚腹干瘪,双颊深陷,一见便知是饿死的。越走这类饿殍越多。

    张无忌心下思量:“难道什么东西也没得吃?咱们也要这般饿死不成?”

    现在连人都吃不饱,更不说那些动物了,就是张无忌武艺高强,也找不到猎物来吃了。

    另一边厢,纪晓芙还是精神萎靡,王难姑依然在马车里“照顾”她,嗯,或者说是研究这副作用。

    胡青牛在赶车,对独孤无名道:“两个孩子毕竟年幼,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怕是受不住,你不那些东西给他们?”

    独孤无名笑道:“没事,他们挨得住的。你们在后头跟着,我会沿途留下暗号,我先行一步跟着,以防万一。”

    ※※※※※※※

    行到傍晚,到了一处树林,见林中有白烟袅袅升起。张无忌大喜,他自离开蝴蝶谷后,一路未见人烟,便向白烟升起处快步走去。

    行到邻近,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围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沸汤,正在锅底添柴加火。两个汉子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见到张无忌和杨不悔,脸现大喜之色,同时跳起。

    一人招手道:“小娃娃,好极,过来,快过来。你同来的大人呢?他们到哪里去了?”

    张无忌道:“就只我们两人,没大人相伴。”

    两个大汉相顾大笑,同声道:“运气,正好运气!”‘

    张无忌饿得慌了,探头到锅中张望,瞧是煮些什么,只见锅中上下翻滚,都是些青草。

    一名汉子一把要去揪杨不悔,狞笑道:“这口小羊又肥又嫩,今晚饱餐一顿,那是舒服得紧了。”

    另一名汉子道:“不错,男娃娃留着明儿吃。”

    张无忌大吃一惊,喝道:“你想干什么?!”立即将杨不悔拉住,护在身后。

    那汉子全不理睬,伸手从靴子里拔出一柄牛耳尖刀,对着张无忌、杨不悔比划了两下,笑道:“很久没吃这么肥嫩的小羊了。”

    另一名汉子拿了一只土钵跟在后面,说道:“羊血丢了可惜,煮一锅羊血羹,味儿才不坏呢!”

    张无忌只吓得魂飞天外,瞧他们并非说笑,实有宰杀自己二人之意,大叫:“你们想吃人么?也不怕伤天害理?”

    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父母、义父的保护下,回到中土虽然遭遇了苦难,但毕竟短暂且年幼,父母双亡以后,有太师父、六位师伯叔的关爱,来到蝴蝶谷,又有师父独孤无名和胡青牛、王难姑的循循教导,对于江湖中的丑恶多是听闻,并无什么经历,此时骤然遇到人吃人的事,简直骇人听闻之极。

    那手持土钵的汉子笑道:“老子三个月没吃一粒米了,不吃人,还能吃牛吃羊么?”生怕张无忌逃跑,过来伸手便揪他头颈。

    好在张无忌过去一年多来,和独孤无名对打的次数数不胜数,临敌应对的经验虽然不如江湖中那些一流好手,但应付两个闲汉却绰绰有余。

    只见他也毫不闪避,身形突进,似乎一头撞进了那个大汉的怀里。只听大汉闷哼一声,随即倒地不起。

    另一个大汉还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就被张无忌欺身上前,一掌击中心房,登时毙命。

    便在此时,只听得脚步声响,又有几人走进林来。杨不悔吓得怕了,听见人声,便扑在张无忌怀里。

    张无忌抬头看时,登时宽心,叫道:“是简大爷、薛大爷。”

    进林来的共是五人,一个是崆峒派的简捷,另外是华山派的薛公远和他两个同门,这四个人都是张无忌给治好了的。最后是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汉子,貌相威壮,额头奇阔,张无忌却未见过。

    简捷哼了一声,道:“张兄弟,你也在这里?这两人怎么了?”说着手指倒在地下的两名汉子。

    张无忌气愤愤地说了,最后道:“连活人也敢吃,那不是无法无天了么?”

    简捷横眼瞧着杨不悔,突然嘴角边滴下馋涎,伸舌头在嘴唇上下舐了舐,自言自语:“他妈的,五日五夜没一粒米下肚,尽啃些树皮草根……嗯,细皮白肉,肥肥嫩嫩的……”

    张无忌见他眼中射出饥火,像是头饿狼一般,咧开了嘴,牙齿闪闪发亮,神情可怖,忙将杨不悔搂在怀里。

    薛公远道:“这女孩的妈妈呢?”

    张无忌心想:“我若说纪姑姑死了,他们更会转坏念头。”便道:“纪女侠买米去啦,转眼便来。”

    杨不悔忽道:“不,我妈妈飞上天去啦!”

    简捷和薛公远等一听两人的话,便知纪晓芙已死。薛公远冷笑道:“买米?周围五百里地内,你给我找出一把米来,算你本事。”

    简捷向薛公远打个眼色,两人霍地跃起。简捷两手去抓张无忌双臂,好在无忌早有准备,运起神行百变急速后退。

    另一边薛公远要去抓杨不悔,张无忌身法远超对方,一个斜刺里插入,拦住了薛公远的前路,并被张无忌一招格挡开来。

    张无忌惊道:“你们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