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五回 二小磨砺 中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简捷笑道:“凤阳府赤地千里,大伙儿饿得熬不住啦。这女孩儿又不是你什么人,待会儿也分一份给你吃好了。”

    张无忌骂道:“你们枉自为英雄好汉,怎能欺侮她小小孤女?这事传扬开去,你们还能做人么?”

    心中却想起师父独孤无名说过的话,师父说武林中人,总是喜欢分阵营贴标签。好像名门大派的就是好人,明教的就是坏人一样。其实名门大派也有奸邪小人,比如华山派前掌门鲜于通,明教自然也有讲义气的英雄好汉,比如带自己到蝴蝶谷求医的常遇春大哥。

    看一个人的好坏,主要是看他做的事,而不是看他的出身。

    简捷大怒,喝道:“连你这小畜生也一起宰了,我们本来嫌一只小羊不够吃。”

    张无忌真正的对敌厮杀,严格说起来还没有,之前对金花婆婆虽然也是对敌,但对方武艺高出太多,便没有了厮杀的感觉。

    刚刚杀两个闲汉,更是易如反掌,算不得什么厮杀。

    现在这个崆峒派的圣手伽蓝简捷正是江湖中的好手,一双手上练了数十年的功夫,正好和张无忌拼杀一番。

    这简捷虽然经验丰富,手上功夫颇为老到,但张无忌习练的到底是江湖中最最顶级的绝学。加之还有武功近乎无敌的师父独孤无名时时的喂招练手,虽然厮杀经验欠缺,但比斗经验却不少。

    两人初时交手,那简捷还能占到便宜,但越打到后面,局势就越偏向张无忌。

    旁边那四人只是看戏,其中那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脸色还颇为不忿,想来他是对简捷和薛公远的所作所为很看不惯了。

    薛公远和另外两位华山同门越看越惊讶,这圣手伽蓝简捷的身手如何,他们是心知肚明的,原来还想看戏,没想到越看越心惊。

    只见张无忌一手武当派的绵掌运用的刚柔并济,阴阳相随。

    有道是水处下不争,随方就圆,柔和清静,然而,水亦可蓄能储势,穿石劈岭,无孔不入,无坚不摧。

    可惜目前以张无忌的内力,还不足以修炼阴阳磨和七伤拳,否则区区一个简捷,早就被他干趴下了。

    主要是这两门崆峒派的绝学,修炼要求的内力都颇为高深,内力不高,很容易伤及自身。这一点,独孤无名也特意叮嘱过张无忌。

    而阴阳磨和七伤拳的关系,据独孤无名推论,阴阳磨应该是后来崆峒派根据七伤拳简化演变而成的。

    七伤拳体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所谓「七伤」,便是这七种伤害。

    而阴阳磨则简化到了只有阴阳二气,但多了互相转换,并消磨对手内力的功用。

    说这两种武功一脉相承,不仅是因为它们系出同门,更是因为修炼它们对内力要求颇高,稍有不慎,就会像谢逊和海大富那样,病痛缠身。

    薛公远见简捷越发处于弱势,急忙出手抓向杨不悔,致使张无忌左右难支。

    那青年大汉终于看不过眼,在身后抽出大刀,迅速砍倒了另外两个华山派的弟子,迎向了薛公远。至此变成二打二的局面。

    简捷瞪眼骂道:“这姓徐的吃里扒外,不是好人,你们怎地跟他做一路?”

    薛公远道:“路上撞到的同伴,谁知他是好人坏人?他说姓徐,叫什么徐达。他武艺不行,看我先收拾了他。”

    张无忌心想:“原来这位姓徐的大哥叫做徐达,此人实是个好朋友。看他似乎敌不过那薛公远,我需尽快解决这简捷,免得他受难。”

    这位徐达当然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明朝开国大将军了,练兵打仗,战阵厮杀,他是一把好手,但江湖械斗,却不是他的强项。

    张无忌此时不假思索,用出了并不熟练的一阳指,不想一指便点中了简捷。

    原来简捷看张无忌打来打去都是用绵掌近身游斗,料想他年纪轻轻,内力已然不凡,一手绵掌功夫也压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再难有其他神妙武功了。

    没想到张无忌突然近身变远程,出其不意,让这个江湖老手圣手伽蓝简捷也着了道。

    一指将简捷击倒,张无忌急忙近身,用兰花拂穴手接连点中他的穴道。随即和徐达以二敌一,很快又擒获了薛公远。

    徐达看张无忌在一旁运功调养内息,便上前一刀一个,将简捷和薛公远料理了。

    原来一阳指极耗内力,张无忌此时九阳神功还未大成,一阳指也才堪堪到五品,每次使用都消耗极大,因此一开始并为使用,好在一经使出,便扭转了局势。

    见张无忌重新站起身来,徐达大喜,说道:“张兄弟,似你这等侠义之人,别说孩童,大人中也是少见。”

    刚好此时有几个人循声走来过来,徐达一见之下又是一喜,原来这几人都是他的朋友。当下为张无忌一一引见。

    一个方面大耳的姓汤名和;一个英气勃勃的姓邓名愈;一个黑脸长身的姓花名云;两个白净面皮的亲兄弟,兄长吴良,兄弟吴祯。

    最后是个和尚,相貌十分丑陋,下巴向前挑出,犹如一柄铁铲相似,脸上凹凹凸凸,甚多瘢痕黑痣,双目深陷,炯炯有神。

    徐达道:“这位朱大哥,名叫元璋,眼下在皇觉寺出家。”

    花云笑道:“他做的是风流快活和尚,不爱念经拜佛,整日便喝酒吃肉。”

    杨不悔见了朱元璋的丑相,心中害怕,躲在张无忌背后。

    朱元璋笑道:“和尚虽然吃肉,却不吃人,小妹妹不用害怕。”

    汤和道:“咱们煮的那锅牛肉,这时候也该熟了。”

    花云道:“快走!小妹妹,我来背你。”将杨不悔负在背上,大踏步便走。张无忌见这干人豪爽快活,心中也自欢喜。

    独孤无名在暗处看了,心中思量,是不是先干掉朱元璋,这样才好让自己的徒弟上位?转念又想,如果张无忌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杀了朱元璋反而坏事。当下做好暗号,跟随过去。

    好在独孤无名在空间物品栏里放了不少食物,否则在破庙外看着一群人在那里吃牛肉谈天说地,岂不无趣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