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六回 二小磨砺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临别之时,徐达到厨下拿一只篮子,装了十四五斤熟牛肉,交给张无忌,说道:“张兄弟,你年纪还小,不能跟我们干这杀官造反的勾当。我们这几个,人人穷得精打光,身上没半分银子,只好送几斤牛肉给你。倘若我们侥幸不死,日后相见,大伙儿好好再吃一顿牛肉。”

    张无忌接过篮子,说道:“但盼各位得胜成功,赶尽鞑子,让天下百姓都有饭吃,有肉吃。”

    朱元璋、徐达、汤和、邓愈、花云、吴氏兄弟等听了,都拍手赞好,说道:“张兄弟,你说得真对,咱们后会有期。”说着各挺兵刃,出庙而去。

    张无忌心想:“他们此去是杀鞑子,若不是带着这小妹子,我也跟他们一起去了。师父一直教导我,也传授了我不少兵法之道,正是要我干一番大事业。”挽了一篮牛肉,和杨不悔出庙而去。

    张无忌自不知坐忘峰在何处,但知昆仑山在西方,便径自向西。两个小孩沿途风霜饥寒之苦,说之不尽。

    幸好杨不悔的父母都是武学名家,先天体质壮健,小小女孩长途跋涉,竟没生病,便有轻微风寒,张无忌采些草药,随手便给她治好了。

    但两人每日行行歇歇,最多也不过走上二三十里,行了十五六天,方到河南省境。

    河南境内和安徽也无多大分别,处处饥荒,遍地饿殍。张无忌做了副弓箭,射禽杀兽,饱一天饿一天的,和杨不悔缓缓西行。

    幸好途中没遇上蒙古官兵,也没逢到江湖人物,至于寻常的无赖奸徒想打歹主意,却又怎是张无忌的对手?

    又行了二十余天,两个孩子早已全身衣衫破烂,面目憔悴。张无忌最为烦恼的,却是杨不悔时时吵着要妈妈,见妈妈总不从天上飞下来,往往便哭泣半天。张无忌多方替喻开导,说这一路西去,便是去寻她妈妈,又说个故事,扮个鬼脸,逗她破涕为笑。

    ※※※※※※※

    这一日过了驻马店,已是夏末秋初,早晚朔风吹来,已颇感凉意,两个孩子都禁不住发抖。

    张无忌机缘巧合,遇上了昆仑派女弟子詹春追击苏习之之事。原来那苏习之无意中看到昆仑派掌门铁琴先生何太冲练剑,那何太冲便以为他是偷学武功,派弟子追杀他。

    结果两人拼死相斗,俱都中了对方的毒药暗器,生死只在一线。

    其实也是何太冲小题大做,人家苏习之只看了一眼,哪里就能学去了,结果说开了之后,苏习之和詹春反而有了别样的情愫。

    张无忌恰巧遇到此事,知道之后,便帮二人解毒治伤。

    詹春见张无忌医术了得,想到师父何太冲的一个侍妾在重病之中,便邀请张无忌前往昆仑派去帮忙治病。

    原来这何太冲的侍妾五姑中毒,是因为他原配夫人班淑娴所致。

    何太冲年轻时英俊潇洒,深得这位师姊班淑娴欢心。他们师父白鹿子因和明教中一个高手争斗而死,不及留下遗言。众弟子争夺掌门之位,各不相下。

    班淑娴极力扶助何太冲,两人合力,势力大增,其余师兄弟各怀私心,便没法与之相抗,结果由何太冲接任掌门。他怀恩感德,便娶了这位师姊为妻。

    少年时还不怎样,两人年纪一大,班淑娴显得比何太冲老了十多岁一般。何太冲借口没子嗣,便娶起妾侍来。

    张无忌治好了五姑的病,班淑娴自然将一肚子的怨气撒在他头上。

    何太冲设宴款待张无忌之时,不意竟在酒中下毒。

    因为医治五姑的毒,张无忌得了一对金银血蛇,它们喜食毒物,嗅到酒中毒药气息,便高兴得叫了起来,张无忌由此揭穿了此事。

    并让一条黄狗试酒,张无忌端起何太冲面前的一杯酒,灌在黄狗口里。那黄狗悲吠几声,随即七孔流血而毙。

    班淑娴怒极,拿起装着毒酒的酒壶摇了摇,壶中有声,还剩有大半壶,便满满斟了一杯毒酒,放在何太冲面前,说道:“我本想将你们五个一起毒死,既让这小鬼察觉,那就饶了四个人的命。这杯毒酒,任谁喝都是一样,老鬼,你来分派吧。”说着刷的一声,拔剑在手。

    何太冲对这妻子是又敬又怕,这时见妻子将一杯毒酒放在自己面前,压根儿就没违抗的念头,心想:“我自己当然不喝,五姑和春儿也不能喝,张无忌是我们救命恩人,只这女娃娃无亲无故。”

    便站起身来,将那杯酒递给杨不悔,说道:“孩子,你喝了这杯酒。”

    杨不悔大惊,适才眼见一条肥肥大大的黄狗喝了一杯毒酒便即毙命,哪里敢接酒杯,哭叫:“我不喝,我不喝!”

    何太冲抓住她胸口衣衫,便要强灌。张无忌冷冷地道:“我来喝好了。”何太冲心中过意不去,并不接口。

    班淑娴因心怀妒意,是以下毒想害死何太冲最宠爱的五姑,眼见得手,却给张无忌从万里之外赶来救了,对这少年原就极为憎恶,冷冷地道:“你这少年古里古怪,说不定有解毒之药。倘若由你代喝,一杯不够,须得将毒酒喝干净了。”

    张无忌眼望何太冲,盼他从旁说几句好话,哪知他低了头一言不发。詹春和五姑也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班淑娴的怒气转到自己头上,这大半壶毒酒便要灌到自己口中。

    张无忌心中冰凉:“这几人的性命是我所救,我此刻遇到危难,他们竟袖手旁观,连求情的话也不说半句。”

    便道:“詹姑娘,我死之后,请你将这个小妹妹送到坐忘峰她爹爹那里,这事能办到么?”

    詹春眼望师父。何太冲点了点头。詹春便道:“好吧,我会送她去。”心中却想:“昆仑山横亘千里,我怎知坐忘峰在哪里?”

    张无忌听她随口敷衍,全无丝毫诚意,心知这些人皆是凉薄之辈,多说也属枉然,冷笑道:“昆仑派自居武林中名门大派,原来如此。何先生,取酒给我喝吧!”

    何太冲一听,心下大怒,又想须得尽快将他毒死,妻子的怒气便可早些平息,免得她另生毒计,害死五姑,火烧眉毛,且顾眼下,谢逊的下落也不暇理会了,提起大半壶毒酒,都灌进了张无忌口中。

    杨不悔抱着张无忌身子,放声大哭。

    独孤无名见此,数次想出手杀光这些忘恩负义之徒,不过他此前已经验过那毒酒,知道对徒弟张无忌的伤害并不大,毕竟张无忌九阳神功虽然没有大成,但抗毒能力也大大提升了,因而还是忍住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