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七回 略施惩戒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班淑娴冷笑道:“你医术再精,我也叫你救不得自己。”

    伸手又在张无忌肩背腰胁多处穴道补上几指,倒转剑柄,在何太冲、詹春、五姑、杨不悔四人身上各点了两处大穴,说道:“两个时辰之后,再来放你们。”她点穴之时,何太冲和詹春等动也不动,不敢闪避。

    班淑娴向在旁侍候的婢仆说道:“都出去!”她最后出房,反手带上房门,连声冷笑而去。

    独孤无名知道自家徒弟的本事,知道他能解开那几个穴道。原著中也是如此,张无忌解开穴道后,假意给五姑吃了毒药,要何太冲带着自己和杨不悔,离开昆仑派。

    独孤无名待张无忌和杨不悔离开昆仑派之后,暗中对班淑娴出手。只一脚《面目全非脚》,就让班淑娴饮恨终生,原本她的颜色就不出色了,现在脸肿得跟猪头一般,相比何太冲还要再娶几个侍妾才能中和一下内分泌了。

    不管身后班淑娴鬼厉一般的叫喊声,独孤无名循着细微的脚印,找到了张无忌他们。

    远远听到妻子的叫喊声,以为她要追来了。何太冲不敢继续给张无忌带路,当即立定脚步,叹了口气,说道:“小兄弟,你们两个快走吧,内人追赶而来,我不能再带你们走了。”

    张无忌心想:“这人待我还不算太坏。”便道:“何先生,你回去便是。我给五夫人服食的并非毒药,更不是什么砒鸠丸,只是一枚润喉止咳的桑贝丸。前几日不悔妹妹咳嗽,我制了给她服用,还多了几丸在身边,不免吓了你一跳。”

    何太冲又惊又怒,又是宽心,喝道:“当真不是毒药?”

    张无忌道:“五夫人自我手中救活,我怎能又下毒害她。”

    何太冲所以带张无忌和杨不悔逃走,全是为了怕爱妾毒发不治,这时确知五姑所服并非毒药,原来上了这小子的大当,不禁怒不可遏,啪啪啪啪四个耳光,张无忌抱着杨不悔,一时间居然躲闪不及,只打得张无忌双颊肿起,满口都是鲜血。

    张无忌心下大悔:“我好糊涂,怎能告知他真相?这一下我和不悔妹妹都没命了。”见他第五掌又打过来,忙使一招武当长拳中的“倒骑龙”,将他手掌荡了过去。

    何太冲这一下也是大奇,想他是江湖中的一流好手,即便没出全力,也不可能被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给挡开一招啊。

    正当何太冲准备继续出手之时,蓦地里旁边一股力道飞来,将张无忌一引,把他身子提起直立,带在一旁。张无忌惊魂未定,站在地下,向旁瞧去。只见离身五尺之处,站着一位身穿白色粗布长袍的中年书生。

    何太冲心下骇然,这书生何时到达、从何处而来,事先绝无知觉,即使他早就躲在大石之后,以自己的能力,又怎会不即发觉?

    但见他五十岁上下年纪,相貌俊雅,只双眉略向下垂,嘴边露出几条深深皱纹,不免略带衰老凄苦之相。他不言不动,神色漠然,似乎心驰远处,正在想什么事情。

    何太冲咳嗽一声,问道:“阁下是谁?为何横加插手,前来干预昆仑派之事?”

    那书生淡淡地道:“这位便是铁琴先生何掌门吧?在下杨逍。”

    他“杨逍”两字一出口,何太冲、张无忌二人不约而同“啊”的一声呼叫。只是张无忌的叫声中充满了惊喜之情,何太冲却惊怒交集。

    然而此时远处传来声音,犹如那人就在自己身旁说话一般,只听道:“杨先生且慢动手,这何太冲欺我徒儿,让我好好教训他。”

    张无忌听来人的声音,心中既喜且“怨”,这无厘头的师父这个时候才出现。

    “师父!”来人自然是独孤无名了,张无忌一听声音,就喊了出来。而独孤无名话音刚落,人就已经来到了张无忌的身旁。

    杨逍和何太冲都是心中一凛,前者心想,这人的轻功比之韦蝠王也不遑多让;后者则苦恼了,看这人的武功非同小可,还是这张无忌的师父,估计麻烦大了。

    “半年不见,有没有想我啊,乖徒儿。”独孤无名搽拭着张无忌嘴角的血迹道。

    “师父,你来得也太及时了……就像你说的那些故事里的警察一样……”张无忌难得和独孤无名说这些话。

    “不要这么说吗,师父我一直跟着你的啊……呃……”好像说漏嘴了。

    “什么——!?”张无忌都要气炸了,不过他性格太善,即使别人对他不好,他都能原谅,何况是这师父。

    “不让你经历这些,你怎么知道民间疾苦,我给你说再多也是无用的。”好吧,听到这个张无忌也是无言以对。

    “何掌门,我徒弟救了你的侍妾和弟子,你居然恩将仇报,按照江湖规矩,不留点东西,我也不好让你走啊。”独孤无名变换了个脸色,对何太冲道:“念我这徒弟也没什么大碍,你平时是用那只手的,砍下另一只手做个纪念吧。”

    何太冲听到独孤无名如此轻视他,顿时怒极,但此时出来仓促,并没有携带兵刃,自己拳掌功夫可算不得高明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师父,这不好吧……”张无忌到底还是太善良,这时候就忘了刚刚被打脸的事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昆仑派的掌门。”

    “那又如何……”

    “师父……”

    “你不要撒娇啊……”

    “我没有……”

    “好吧,不过你要记住这个教训,不要再犯了。”

    “是,师父,徒儿谨遵教诲。”

    师徒对话完毕,不顾旁边气得发抖的何太冲。正当对方忍不住,没有剑在手也要动武的时候,独孤无名一指发出,“呲”的一声,伴随着何太冲的一声惨叫,看着地上的一根断指,何太冲捂着受伤的左手迅速逃离而去。

    “怎么,我不是没砍他的手嘛……”独孤无名浑不在意。

    “阁下的一阳指果然厉害,未请教。”杨逍到底见多识广,毕竟是《弹指神通》的传人,对于一阳指或许还真的有所了解。

    “在下独孤无名,这是我徒弟张无忌,这是你女儿杨不悔。”独孤无名非常自然的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