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回 玄冥二老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无忌此时神功大成,继续跟随常遇春进行反元战斗。

    因为张无忌的加入,使得常遇春带领的队伍战力大增,因此他便没有和历史中那样,于至正十五年,即公元1355年投奔朱元璋。

    由于常遇春队伍声势大涨,于至正十六年初开始大力攻打金华,部队则驻扎在义乌、东阳一代。

    独孤无名则时不时的独自一人,去往各处游荡,短则数天回来,长则半个多月,不满一个月才回来。

    因为独孤无名一直都在义军周围游荡,因此也很难遇到其他什么名门正派的人,毕竟他们家大业大,很少参与这类军事活动,最多看到散兵游勇的时候,会出手教训一番。一般都是速战速决,杀光之后就闪人的。

    遇不到武林中人,自然也就很难遇到元廷针对武林人士而设立的机构,即汝阳王的女儿——绍敏郡主赵敏带领的那一帮人了。

    自古杭州出美女,这天独孤无名花了不到半个小时,跑到距离义乌一百多公里远的杭州城,出来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没办法,古代人不兴炮友那一套,只能到青楼解决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么寸,刚坐下没多久,美人还没入怀,就遇到了一个老色鬼,居然敢和他抢头牌。

    “小子,赶紧把美人儿让出来,否则老爷让你好看。”

    看着对面那形貌古怪的老头,一副色迷心窍的模样,眼中偶尔闪过阴毒之色。

    本来美人在望,正是雄风大振之时,突然一个恶心的老头冒出来,大煞风景,搞得独孤无名真的什么心情也没有了,顿时就疲软了。

    看着身旁的美人,叹了口气,摆下一锭银子就要离开。

    当然了,那个老头也被独孤无名叫离了。只听他说道:“老鬼,随我来,否则后果自负。”

    看到独孤无名显露的一手功夫,老头知道自己也不能好好玩耍了,否则关键时候他突然杀出,自己还不得交代了,只能跟随而去。

    “小子,看不出来,居然还会武功啊。”

    老头眼珠滴溜溜的转,刚才在路上他才想清楚,一开始自己可完全看不出这人会武功啊,现在这轻功一露,显然造诣不凡,自己居然看不出,极有可能,对方的功力在自己之上。

    “看你的脸色,想必你的武功路子是走极寒属性的。当世只上,走这个路子的高手,不多,你这个年纪的,我只能想到玄冥二老了,怎么,另一个老鬼呢?”

    独孤无名一路走,一路想,虽然他没有见过玄冥二老,但根据对方的内功路子,再根据倚天屠龙记世界的各类高手一对比,很容易就想到答案。

    “既然知道是玄冥二老,居然还敢如此大言不惭,看来你是不想活了。”老头说话越来越大声,看来似乎是想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果不其然,在巷子的尽头,突然进来几个蒙古士兵,对着这老头行礼道:“鹿公公……”

    此时那老头大声道:“立即去找我师弟过来!”话音刚落,便向独孤无名攻来。

    独孤无名对那几个离去的蒙古士兵毫不在意,压低功力,好好和这什么鹿公公好好打一场。

    玄冥神掌是百损道人所创的一种极阴、极寒、极毒的武功。

    这是一种阴毒无比的掌法、掌力犹如排山倒海相似,一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对手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受者身现绿色五指掌印,寒毒入体,触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块寒冰一般、背心上一处宛似炭炙火烧,四周却是寒冷彻骨,寒毒入体,发作时痛苦难当,九死一生。

    但好死不死,独孤无名作为一个“非人类”,身体对于阴、阳,寒、热等属性的内力,都能融于己身,不受其害。

    他的融于己身,并不是单纯的各种属性的内力互不统属,各自为战,而是各种内力变为一种中正平和的属性,想要使用各种属性时,又能瞬间变出相应的属性内力。

    此时独孤无名内力之精纯冠绝古今,区区鹿杖客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不过他想要戏耍对手一番,故意压低实力而已。

    鹿杖客接连数掌,独孤无名则以阴阳磨,辅以九阳真气应对。

    每一次交手,鹿杖客都能感觉到对方手上的炙热掌力,而自身的玄冥寒力不觉之间,便被对方一丝一毫的逐渐消耗。

    待鹿杖客发觉自身内力消耗过快,因此而警觉之时,两人已交手了数十掌。

    另一边他师弟鹤笔翁也赶到了。

    可惜独孤无名根本不给两人合力的机会,心想这两人其中一人,就是打伤徒弟张无忌之人,具体是哪个,他倒没认真回忆。

    认真想的话,他就知道,打伤张无忌的,其实是玄冥二老中的师弟,也就是后面赶来的鹤笔翁。

    见到鹤笔翁来了,独孤无名当下催动真气,加快速度,逼着鹿杖客和自己对掌。

    四掌相对,鹿杖客顿感一股强大的阳刚内力灌注到自己体内,原本自己打出去的玄冥寒力也被逼回己身。

    此时鹿杖客不仅遭到玄冥神掌的阴毒反噬,还有独孤无名的九阳真气在他体内不断耗损他苦练数十年的玄冥真气。

    好在独孤无名没有要他的老命,并没有赶尽杀绝,不过想要恢复功力,没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了。

    见师兄被擒,鹤笔翁急忙阻止那些兵丁,道:“不要害了我师哥!不要害了我师哥!”

    鹿杖客此时阴毒反噬,浑身寒气逼人,脸色发紫,嘴唇发青,冻得直发抖,断断续续道:“在下……在下老眼昏花……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阁下……意欲何为……”

    “很简单,拿《玄冥神掌》的秘笈来换,我就饶了你师哥的性命。”独孤无名知道这师兄弟二人,师兄更为多智,因此说出自己的要求后,根本不让鹿杖客继续说话,因而制住了对方,让他不能在言语。

    那鹤笔翁性子虽然狠辣,但师兄弟无妻无子,二人相依为命。而且相对来说,他智计不如师兄,一向都是以师兄马首是瞻。见师兄口不能言,心中着急,当下无法,只能将秘笈远远抛向远处。独孤无名眼力过人,撇嘴一笑,便放了鹿杖客,飞身取得秘笈,一经翻阅,便知真假,大笑一声,瞬间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