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一回 六大派欲围攻光明顶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玄冥二老因为师哥鹿杖客受了重伤,无奈只得放弃任务,回大都复命。

    独孤无名在回义军驻扎地的途中,也想明白了二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江浙一带,无非是因为常遇春的队伍近年来反元声势浩大,而且卓有成效,想必是派这玄冥二老来实行所谓的「斩首行动」吧。

    只是没想到两人刚到杭州,鹿杖客因为色心难改,想要好好犒劳自己。结果好死不死,遇到了独孤无名,如果不和对方抢人,估计也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不过在独孤无名看来,其实自己还帮他们剩下了麻烦,反正即便他们到了义军所在地,面对张无忌,也是会无功而返的,最多就是让他们杀几个义军士兵而已。

    独孤无名回到义军队伍后,便把这件事跟张无忌和常遇春交代了一下,当然,他绝对不会说是对方和自己抢头牌才打起来的。

    至于「玄冥神掌」,因为张无忌本身内力属「阳」,连之前的「寒冰真气」都练不了,这个的「玄冥神掌」当然也只能看看了,算是了解一下这门阴毒掌法的法门,以便以后对敌时能更好的应对了。

    独孤无名就没有这个顾虑,回到军营后,便独自修炼了起来。

    ※※※※※※※

    一年后,至正十六年,即公元1356年。

    常遇春接到消息,不论是江湖中流传的,还是明教教内的信息渠道获得的,都表明一件事,那就是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此时常遇春部队已经攻下了金华,军队在金华驻扎,张无忌也将金华治理得井井有条。

    此时的张无忌,已经不仅仅是常遇春部的军师,还是金华实际上的最高行政长官,跟后世的市长差不多,只是要管理的事更多而已,毕竟人才稀缺,几乎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军师,此次六大派围攻我光明顶,我们作为明尊教徒,不得不回援总坛,希望军师能为我坐镇金华。”

    因为张无忌的存在,常遇春部的现状愈发像一支正规军队了,所以在商议正事的时候,彼此都是以职位相称。

    “将军此言差矣,六大派之人,不过是些武林人士,对于我们来说,真如散兵游勇一般,如果我等大军所驱,必然让他们土崩瓦解。即便如此,对我大军亦难免有所损伤。不如就让我和师父前往光明顶,以我师徒二人的武艺,料想能化彼此的干戈。”

    张无忌几年的军旅生活,此时已经变得果敢刚毅了很多,不再复原著中的优柔寡断,而且野心的种子正在慢慢滋长。一年的「市长」生涯,对于权力和责任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了。

    好在张无忌一直保持一颗仁义之心,否则独孤无名自己,都不知道他做的这一切到底对不对了。

    “军师师父能够一同前去,自然最好了,只怕……”

    虽然独孤无名不太喜欢他们这么称呼自己,他总是希望那些人直接叫他名字,可惜他数次显露的武功,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众人都觉直呼其名过于不敬,劝了数次,独孤无名自己也放弃了,随他们怎么称呼吧。

    “放心吧,此事师父也曾嘱咐过我,我和师父都是一个意思。”

    此时张无忌已经二十岁,独孤无名很多事情也不像从前那般,强加在徒弟身上,只是张无忌尊师重道,不少事情都还是按照师父的意思来办。或许两人之间的想法也因为多年来的相处,越来越相似了吧。毕竟张无忌在成长过程中,最关键的那个年龄段,都是和独孤无名在一起的。

    按照独孤无名的意思,是要张无忌帮明教解围,顺势接手明教教主之位,统合明教所有的反元队伍。张无忌在常遇春部队的几年时间里,也得到了长足的成长和进步,想要获取更大的军事力量的决心也越来越大了。

    “呼——”常遇春长出一口气,料想六大派的人,应该会铩羽而归了。“既如此,我便留守金华,以防衢州,待军师功成归来,再一起商议图谋衢州之事。”

    张无忌看出常遇春因为不能回援总坛之事,心里还是耿耿于怀,便又规劝了几句,所谓大事为重嘛,当下之时,反元才是最大的事。好不容易才有了根据地,不能说丢就丢了。

    常遇春本来还想派一部分人跟着二人,但张无忌明确拒绝了,毕竟人多了,反而拖慢了师徒二人的步伐。

    二人商议已定,便招来其他部曲的将领一起议事,说明了此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相应安排。

    那些将校对常遇春和张无忌都无比信服,前者骁勇善战、豪气冲天,后者智计百出、儒雅不凡,更兼一手霸王枪使得雄浑挥洒、灵活多变。

    没错,独孤无名特意把唐伯虎的「唐家霸王枪」传授给了张无忌。毕竟唐家的霸王枪本身就是脱胎于宋代著名爱国将领杨业的霸王枪,即「杨家枪」。其本身就是战阵之中使用的枪法。

    金华城郊,一众将领向师徒二人告别。

    “诸位放心吧,以后有机会,我还未回来的,到时候大家在一起喝酒赌钱。”

    听到独孤无名这么说,诸多将领连连摆手。独孤无名不比张无忌,张无忌会和将士们同吃同喝,但他从不会和他们赌钱。独孤无名就不同,他时常会参与将士们的赌局,经常赢得他们裤子都输光,搞得这些将士对他非常“惊惧”。

    突然一个兵士上前,给张无忌递交了一份书信,独孤无名和众将都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张无忌,毕竟大家都知道,给张无忌的书信,除了一年一封的武当山来信外,也就是光明顶那位杨大小姐的书信来得最勤。这一封,绝对不是武当山的来信。

    张无忌看大家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虽然平时与万军从中,都能镇定自若,但到底是年青人,于男女情事,还是不如这些大老粗豪放,当下脸色有些发红,惹得众将一阵大笑。

    随着独孤无名的大笑之声,师徒二人踏上了前往光明顶的征程。

    ※※※※※※※

    师徒两人没有施展轻功赶路,只是简单的二人四马而已。比起六大派的人来说,依然要快上不少,毕竟对方人多,而且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马匹,各门各派与光明顶的距离远近不同,约同一起干事,自然要等人齐了才好办事。

    所以即便独孤无名和张无忌启程的时间比较晚,但依然能够及时赶到,此时虽然正值隆冬时节,但西域的气温依然颇为炎热。

    “无忌,按照之前商议好的,你先去支援五行旗,如有机会,结好五散人也很有必要,这些人才是对反元队伍有直接话事权的人。”

    “好的,师父。那些六大派的人就麻烦师父‘稍微拖延’一二。”

    “你干嘛要用重音啊。”

    “师父,六大派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师父千万别对他们苛责太过,伤了他们的脸面。”

    “行了,啰啰嗦嗦,你是师父还是我是师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