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二回 巧遇蛛儿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师徒二人分开已有一日,次日正午,独孤无名慢悠悠的才遇到第一个队伍,远远望去,基本都是女流之辈,看服饰和临头的那个老女人。不用多说了,肯定是峨嵋派的。

    此时峨嵋派一众人等正在围观场中的战斗,只见一个使剑的中年汉子,一人独斗三个道人。三个道人左手衣袖上都绣着个红色火焰,显是明教中人。那中年汉子手舞长剑,剑光闪烁,和三道斗得甚为激烈,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

    只见那中年汉子长剑越使越快,突然间转过身来,一声呼喝,刷的一剑,在一名魔教道人胸口穿过。

    峨嵋众人喝彩声中,独孤无名见这一招乃是武当剑法中的一招“顺水推舟”,便想到,原著中第一个和峨嵋派相遇的武当门人,应该是武当派的六侠殷梨亭了。

    只见殷梨亭以一敌三,依然轻松将三人一一击杀,赢得峨嵋群弟子的大声喝彩,也让灭绝师太深感叹息。估计是既叹息好好的峨眉女婿没了,也叹息自己门下没有这等武艺高超的弟子。

    只见殷梨亭向灭绝师太躬身行礼,说道:“敝派大师兄率领众师弟及第三代弟子,一共三十二人,已到了一线峡畔。晚辈奉大师兄之命,前来迎接掌门师太及诸位师姊、师兄。”

    其实说起来,张三丰和郭襄平辈论交,论资排辈,殷梨亭还是灭绝师太的师叔辈呢。只不过江湖中人,又不是同门,所以还是以年龄论交的多。

    灭绝师太道:“好,还是武当派先到了。可和妖人接过仗么?”

    殷梨亭道:“曾和魔教的木、火两旗交战三次,杀了几名妖人,七师弟莫声谷受了一点伤。”

    灭绝师太点了点头,她知殷梨亭虽说得轻描淡写,其实这三场恶斗定惨酷异常,以武当五侠之能,尚且杀不了魔教的掌旗使,七侠莫声谷甚至受伤。

    灭绝师太又问:“贵派可曾查知光明顶上实力如何?”

    殷梨亭道:“听说天鹰教等魔教支派大举赴援光明顶,有人还说,紫衫龙王和青翼蝠王也到了。”

    灭绝师太一怔,道:“紫衫龙王也来了么?”两人说着话并肩而行。

    群弟子远远跟随在后,不敢去听两人说些什么。

    两人说了一阵,殷梨亭举手作别,要再去和华山派联络。

    静玄说道:“殷六侠,你来回奔波,必定饿了,吃些点心再走。”

    殷梨亭也不客气,道:“如此叨扰了。”

    峨嵋众女侠纷纷取出干粮,有的更堆沙为灶,搭起铁锅煮面。她们自己饮食简朴,款待殷梨亭却十分殷勤,自是为了纪晓芙之故。

    殷梨亭明白她们心意,眼圈微红,哽咽道:“多谢众位师姊、师妹。”

    这时突然从峨眉众女弟子中探头出来一人,突然说道:“殷六侠,我跟你打听一个人,成么?”

    殷梨亭手中捧着一碗汤面,回过头来,说道:“这位小师妹尊姓大名?不知要查问何事?但叫所知,自当奉告。”神态很谦和。

    那女子道:“我不是峨嵋派的。我是给他们捉拿来的。”

    独孤无名一看,看她面容黝黑,脸上肌肤浮肿,凹凹凸凸,甚为丑陋。料想这就是练了「千蛛万毒手」的殷离,即蛛儿了,只是原著都被自己改得面目全非了,怎么蛛儿还是被峨嵋派所擒?后来才得知,原来是跟着金花婆婆一起来光明顶的,只是二人分开行动,蛛儿失手被峨嵋派所擒。

    殷梨亭起先只道她是峨嵋派的小弟子,听她这么说,不禁一呆,但想这小姑娘倒很率直,问道:“你是魔教的么?”

    蛛儿道:“不是,我是魔教的对头。”

    殷梨亭不暇细问她来历,为了尊重主人,眼望静玄,请她示意。

    静玄道:“你要问殷六侠何事?”

    蛛儿道:“我想请问:令师兄张翠山张五侠,也到了一线峡么?”

    此话一出,殷梨亭大吃一惊。原来蛛儿久居灵蛇岛,对中原的事情一无所知,故有此问。

    殷梨亭道:“你打听我五师哥,为了何事?”

    蛛儿红晕生脸,低声道:“我是想知道他的公子张无忌,是不是也来了。”

    殷梨亭道:“你这话可真?”

    蛛儿道:“我是诚心向殷六侠请问,怎敢相欺?”

    殷梨亭道:“我五师哥逝世已过十年,墓木早拱,难道姑娘不知么?”

    蛛儿一惊站起,“啊”的一声,道:“原来张五侠早去世了,那么……他……他早就是个孤儿了。”

    殷梨亭道:“姑娘认得我那无忌侄儿么?”

    蛛儿道:“六年之前,我曾在蝶谷医仙胡青牛家中见过他一面,不知他现下到了何处?”

    殷梨亭道:“我那无忌侄儿现下武艺大成,每年都有信件传回武当,只是行踪不定,我也不知此时他在哪里。”说到这里,心中却想,毕竟无忌参与反元之事,还是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过于声张的好,但神色却颇为欣慰。

    然而转念又想,无忌所在的队伍是明教中人常遇春所部,不知这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那些明教的部队,还有无忌侄儿会有何反应,心中难免忧心。

    蛛儿见殷梨亭神色变换,忙问:“怎么?你听到什么噩耗么?”

    殷梨亭凝视着她,问道:“姑娘何以如此关切?我那无忌侄儿于你有恩,还是有仇?”

    蛛儿眼望远处,幽幽地道:“我要他随我去灵蛇岛上……”

    殷梨亭插口道:“灵蛇岛?金花婆婆和银叶先生是你什么人?”

    蛛儿不答,仍自言自语:“……他非但不肯,还打我骂我,咬得我一只手鲜血淋漓……”

    她一面说着,一面左手轻轻抚摸着右手手背:“……可是……可是……我还是想念着他。我决不是要害他,我带他去灵蛇岛,婆婆会教他一身武功,哪知他凶得很,将人家一番好心,当作了歹意。”

    灭绝师太冷冷地道:“她师父金花婆婆,听说也是跟魔教有梁子的。但金花婆婆实非正人,此刻我们不想多结仇家,暂且将她扣着。”

    殷梨亭道:“嗯,原来如此。姑娘,你对我无忌侄儿倒一片好心,他日或许还会相见。”

    “哎呀呀,没想到我那榆木疙瘩一般的徒弟,还真是桃花运旺盛啊,六年时间,依然让人念念不忘。”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惊疑不已,殷梨亭手按长剑以示警惕,灭绝师太却脸色巨变,这声音她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