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四回 宋青书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当殷梨亭和蛛儿要开口询问独孤无名关于张无忌的事情时,突见东北方一道蓝焰冲天而起。

    殷梨亭道:“啊哟,是我青书侄儿受敌人围攻。”转身向灭绝师太弯腰行礼,对余人一抱拳,便即向蓝焰奔去。

    静玄手一挥,峨嵋群弟子跟着前去。

    此时独孤无名以一阳指法隔空解开了蛛儿腿上的穴道,带着她前去看热闹,峨嵋群弟子也只当看不见了。

    众人奔到近处,只见又是三人夹攻一人的局面。那三人罗帽直身,都作佣仆打扮,手中各持单刀。

    众人只瞧了几招便暗暗惊讶,这三人虽穿佣仆装束,出手之狠辣竟不输于一流好手,比之殷梨亭所杀那三名道人武功高得多了。

    三人绕着一个青年书生,转来转去地厮杀。那书生左支右绌,大落下风,但一口长剑仍将门户守得严密异常。

    在酣斗四人的左侧,站着六个身穿黄袍的汉子,袍上各绣红色火焰,自是魔教中人。

    这六人远远站着,并不参战,眼见殷梨亭和峨嵋派众人赶到,六人中一个矮矮胖胖的汉子叫道:“殷家兄弟,对方来帮手了,你们夹了尾巴走吧,老子给你们断后。”

    穿仆人装束的一人怒道:“厚土旗爬得最慢,姓颜的,还是你先请。”

    静玄冷冷道:“死到临头,还在自己吵嘴。”

    周芷若问道:“师姊,这些人是谁?”

    静玄道:“那三个穿佣仆衣帽的,是殷天正的奴仆,叫做殷无福、殷无禄、殷无寿。”

    周芷若惊道:“三个奴仆,也这么……这么了得?”

    静玄道:“他们本是黑道中成名的大盗,原非寻常之辈。那些穿黄袍的是魔教厚土旗下的妖人。这个矮胖子说不定便是厚土旗的掌旗使颜垣。师父说魔教五旗掌旗使和天鹰教教主争位,向来不和……”

    这时那青年书生迭遇险招,左手衣袖倏给殷无寿的单刀割去了一截,左臂出血。

    殷梨亭一声清啸,长剑递出,指向殷无禄。殷无禄横刀硬封,刀剑相交。殷梨亭内力浑厚,非同小可,啪的一声,殷无禄的单刀震得陡然弯了过去,变成了一把曲尺。殷无禄吃了一惊,向旁跃开三步。

    突然之间,蛛儿急纵而上,右手食指疾伸,堪堪要戳中殷无禄后颈之时,却被独孤无名抓住手腕,进退不得。

    本想一击必杀的蛛儿,此时也诧异的看着独孤无名,独孤无名摇了摇头,道:“小姑娘,你不能杀他,好歹他是你爷爷的手下……”

    毕竟这殷无禄武功原非泛泛,到时候张无忌统合了明教、天鹰教后,因为张无忌是殷天正外孙的关系,相对来说,忠心和能力方面,更加令人放心。只是这个却不便多说了。

    殷无福、殷无寿大惊之下,顾不得再攻那青年书生,抢到殷无禄身旁。三人眼望蛛儿,突然齐声道:“原来是小姐!”

    蛛儿甩开了被独孤无名制住的手,道:“哼,还认得我么?”

    众人心想这三人定要上前和蛛儿厮拼,哪知三人俱都一言不发,便向北方奔去。这变故突如其来,人人目瞪口呆,摸不着头脑。

    那身穿黄袍的矮胖子左手一扬,手里已执了一面黄色大旗,其余五人一齐取出黄旗挥舞,虽只六人,但大旗猎猎作响,气势威武,缓缓向北退却。

    峨嵋众人见那旗阵古怪,都是一呆。两名男弟子发一声喊,拔足追去。殷梨亭身形晃动,后发先至,转身拦在两人之前,横臂轻轻一推,那两人身不由主地退了三步,满脸涨得通红。

    静玄喝道:“两位师弟回来,殷六侠是好意,这厚土旗追不得。”

    殷梨亭道:“前日我和莫七弟追击烈火旗阵,吃了大亏,莫七弟头发眉毛烧掉了一半。”一面拉起右手衣袖,只见他手臂上红红的有大块烧炙伤痕。两名峨嵋男弟子不禁暗自心惊。

    灭绝师太寒森森的眼光在蛛儿脸上转了几圈,冷冷地道:“你这是千蛛万毒手?”

    蛛儿道:“还没练成。”

    灭绝师太道:“倘若练成了,那还了得?你为什么要伤这人?”

    蛛儿道:“可惜没戳死他。”

    灭绝师太问道:“为什么?”

    蛛儿道:“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看着两人斗嘴,独孤无名可不会走出来解释,刚才他跟蛛儿说话,特意压低了声音,任你灭绝师太内力高深,也听不到他说什么。

    灭绝师太身形微侧,已从静玄手中接过长剑,只听得铮的一声,蛛儿急忙向后跃开,脸色惊魂未定。原来灭绝师太在这一瞬之间,本意是想斩去她的手指。好在身旁的独孤无名相救,任你灭绝师太的手法再快,也快不过独孤无名,被他一指荡开了灭绝师太的长剑。

    灭绝师太将长剑掷还静玄,哼了一声,道:“怎么什么事都有你?”

    “师太德高望重,何必和一个小姑娘计较。”独孤无名笑着说:“天下武功,哪里有正邪之分,用之为正即为正,用之为邪即为邪。人家用「千蛛万毒手」杀人,你用宝剑杀人,其实并没有分别。”

    灭绝师太根本不想在和独孤无名多做纠缠,因为根本打不过,只得再次哼了一声,道:“这次便宜了你,下次再使这等邪恶功夫,休叫撞在我手中。”

    殷梨亭见蛛儿练这门歹毒阴狠的武功,原是武家大忌,但她意欲指戳殷无禄,乃相助自己,再者见她牵挂无忌,一往情深,也不禁为之感动,本想劝说几句。此时见灭绝师太因为那个年青人而不再追究,便放下心中打算。

    其后拉着那书生过来,说道:“青书,快拜见师太和众位师伯、师叔。”

    那书生也就是宋青书和峨嵋众人一一见礼,众人只觉他眉目清秀,俊美之中带着三分轩昂气度,令人一见之下,自然心折,果然不愧是“玉面孟尝”。

    独孤无名心想,这个就是因为周芷若而色迷心窍,最后欺师灭祖的悲剧男了。突然想起数年前自己看无忌长大了,要带他去青楼见识见识,免得他以后和原著中那样,见一个美女爱一个,如果单纯只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关键是他不断被美女愚弄,这就尴尬了,因此他要让无忌早早开荤,加强对美女的免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