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六回 轻轻三掌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此时独孤无名转头对蛛儿道:“蛛儿,你练这「千蛛万毒手」其实没什么意思,难练倒在其次,还很容易会功力全失。主要是好好的美人变丑了那就可惜了,要不我传你「一阳指」如何?虽然你和我徒弟无忌是表兄妹,不过你这么喜欢他,要不要我为你做主,让他娶你过门?”

    蛛儿一听这张无忌师父开头的话语,心中本来不喜,但后面说让张无忌娶她的话,却让她欣喜若狂。这才知道,原来日思夜想的“情郎”,是自己姑姑殷素素的儿子。

    此时突见东北角上十余里外一道黄焰冲天升起。殷梨亭叫道:“崆峒派遇敌,快去赴援。”

    这次六大派远赴西域围剿魔教,为了隐蔽行动,六派分进合击,议定以六色火箭为联络信号,黄焰火箭是崆峒派的信号。

    众人疾向火箭升起处奔去,但听得厮杀声大作,声音越来越惨厉,不时传来一两声临死时的呼叫。待得驰到临近,各人都大吃一惊。眼前竟是一个大屠杀的修罗场,双方各有数百人参战,明月照耀之下,刀光剑影,人人均在舍生忘死地恶斗。

    独孤无名一眼望去,就见徒弟张无忌身在战场之中,左右腾挪,不断阻挡明教五行旗中的锐金、洪水、烈火三旗,以及六大派中的崆峒派、华山派、昆仑派的攻击。

    不过好在三旗中的人也认出了张无忌的身份,从他手中亮银枪,以及一手精湛的霸王枪枪法,就猜到他是教中兄弟常遇春身边的军师,要不是有他相助,旗内的兄弟只怕死伤更多。然而毕竟只有一人,即便轻功不凡,也难以完全阻挡两方人马出现死伤。

    在这三派斗三旗的战场东方,数十丈外黑压压地站着三队人马,行列整齐,每队均有一百余人。独孤无名心知,这些人应该就是天鹰教的人马了。

    独孤无名笑着对蛛儿道:“你爷爷的天鹰教和五行旗不睦,但说到底都是明教中人,如此见死不救,说不过去啊。”蛛儿事不关己,也不作答。

    灭绝师太和殷梨亭等人一听,才知道缘由,便准备加入战场,帮助三派挽回颓势。

    正当灭绝师太、殷梨亭和宋青书、静玄商议如何布阵对敌时,宋青书总算又好好表现了一番。众人一番定计,先支援暂时比较占上风的昆仑派,以雷霆之力一举而歼锐金旗,再对付其余二旗。

    灭绝师太长剑挥动,喝道:“今日大开杀戒,除灭妖邪。”和殷梨亭、静玄各率一队,径向锐金旗冲去。

    锐金旗掌旗使庄铮见情势不对,手挺狼牙棒抢上迎敌,才将灭绝师太挡住。十余招一过,灭绝师太展开峨嵋剑法,越打越快,竭力抢攻。庄铮武艺甚精,一时竟和她斗个旗鼓相当。

    庄铮评砰砰三棒,将灭绝师太向后逼退一步,跟着又举棒搂头盖脑地压将下来。灭绝师太长剑斜走,在狼牙棒上一点,使一招“顺水推舟”,要将他狼牙棒带开。哪知庄铮是明教中非同小可的人物,在武林中实可算得是一流高手,他天生膂力奇大,内功外功俱臻上乘。这时狼牙棒上感到对方剑上内力,大声呼喝,一股刚猛的臂力反弹出去,啪的一响,灭绝师太长剑断为三截。

    灭绝师太短短两日,居然连断俩柄长剑,心中对独孤无名夺走倚天剑的怨恨更加大了。再次从旁取得长剑,不再以力敌,改为以技胜。灭绝师太毕竟还是技高一筹,庄铮渐感不支,不多久就被灭绝师太制住了。

    正当灭绝师太要杀死庄铮的时候,张无忌急忙从斜刺里杀出,道:“师太,五行旗是反元义军的强大助力,切不可因小失大。殷六叔,你快让其他六派的人住手。”

    听到这个看起来和他五哥颇为相似的年青人喊他“六叔”,殷梨亭才知道,这就是他多年未见的无忌侄儿。此时不仅蛛儿,就连周芷若也是一心将注意力都倾注在场中大义凛然的张无忌身上。

    灭绝师太道:“魔教中人,人人得而诛之!”

    张无忌诚恳道:“现下最重要的,是反元大计,诸位的门派恩怨,只是私怨,与反元义军的大义相较,实不足为道。师太,贵派祖师郭襄女侠的父母,不正是因反元而殉难的吗?”

    谁人都知道,峨嵋祖师是郭襄,郭襄的父母郭大侠和黄帮主,还有姐姐郭芙、姐夫耶律齐、弟弟郭破虏,一家五人,俱都是死守襄阳而亡,抵抗蒙古入侵的名族英雄。张无忌的意思,多少有些质问灭绝师太,怎么做出和祖师相反的事情来,只是他顾念灭绝师太的脸面,没有直诉其事。

    昆仑派偏居一方,自然对中原汉人的苦难不甚了解,但武当、峨嵋、崆峒、华山四派就不同了。

    其中殷梨亭知道的就更多了,张无忌就在明教的义军队伍里当军师呢,否则现在也不会因为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急忙忙的放下军务,赶到西域来为明教和六大派解围了。

    峨嵋群弟子更是进退两难,只灭绝师太心有不甘,道:“哼!魔教妖邪,残害武林正道,此时正是报仇雪恨、斩妖除魔的时候!”

    “贵派与明教的恩怨,在下略有耳闻,师太想要报仇,我原不该阻拦。不如我们来个约定,只要在下能在师太手下挨过三掌,麻烦师太放过五行旗一众人等。”

    见这张无忌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模样,灭绝师太心中更是气急。心想,你师父我奈何不得,你这区区二十岁的少年郎我也能奈何不得吗?当下答应张无忌的三掌之约。

    两方人马分开,张无忌将亮银枪挂在后背,急忙上前行礼道:“师父。”

    “这位你还认识吗?”独孤无名一向不在乎这些虚礼,指着殷梨亭道。

    张无忌远远便看到了对方的服饰,知道是武当派的人,看他的容貌和年纪,便隐隐猜到了,此时近前一看,心中十分激动,当即跪拜道:“殷六叔,侄儿张无忌不肖,多年以来,都未曾上武当山拜见太师父和各位师伯叔。”

    殷梨亭心中也是激动异常,武当七侠中,他和张翠山年纪相仿,最是亲厚,张翠山死后,他便将这份兄弟之情,全部倾注在张无忌身上。

    当即泪如雨下,不管打量张无忌的身体,道:“无忌孩儿,好!好!好!数年前收到来人的传信,知道你得遇名师,获授神功,终于祛除体内「玄冥神掌」的寒毒,武当山上下无比是喜不自胜,恨不得早日将你接回武当山。不想事与愿违,时过境迁,竟让我们阔别如此之久。”

    灭绝师太不耐他们叔侄的互叙别情,当下便要求比试,张无忌也知此时还是尽快让明教的人离开为好,便即答应。

    灭绝师太此时已经粗略的了解了张无忌的武艺,而且因为深恨他师父独孤无名的缘故,自然不会和原著中那样,一开始手下留情了。甫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然而此时张无忌的武功比之原著高出实在太多,而且经验丰富,灭绝师太这全力的三掌,真如牛入泥潭一般,无踪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