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七回 战斗稍息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殷梨亭看着自己的侄儿如此神功盖世,自然颇为欣慰,对独孤无名也颇为感激。

    而独孤无名早知结果如何,倒不大在意,反而看着蛛儿、周芷若那为张无忌所倾倒的表情,甚为有趣。而旁边的宋青书就有些悲剧了,痴迷周芷若,但伊人眼中只有张无忌,使得宋青书时不时露出对张无忌的嫉妒之情。

    独孤无名轻轻示意殷梨亭,殷梨亭一见之下,心中升起早知道当年叫大师哥带宋青书去青楼的荒谬想法来。但他自己都深陷痴情纪晓芙的泥潭之中,又如何以身作则去教导这个情窦初开、为情所困的师侄呢?

    灭绝师太三掌过后,颇有些心灰意冷,顿时有些进退失据。

    张无忌当即朗声道:“六大派和明教之间的恩怨,其中多有谬误,要诸位立即下山回去,诸位想必也不愿,但在下必定会查明此事,诸位何必就此罢斗,到光明顶上,再一一对峙清楚?”

    原著中五行旗被六大派所擒,更被灭绝师太诛杀多人,早就陷入了死地,好在有张无忌愿受灭绝师太三掌,才让他们死里逃生,这才对张无忌感恩戴德。等他后来当了教主之后,才对他忠心耿耿。

    现在情势虽然说不上颠倒,但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因为有张无忌从中调停,五行旗的人虽然地位不高,但也是极明事理之人,知道这几天能不死,多数是因为张无忌一路来的相助。

    但两相对比,感激之情,自然后者不如前者来得强烈了。好在独孤无名更看重的是五行旗的作战能力,至于他们对张无忌的忠心,相信自己的徒弟依然能够获得。

    场中除了少林和武当的大部队以外,六大门派占了五席,而且形势比人强,自家分散来开,确实难免会被对方全军覆没。何不如六派集结,再统一对敌呢?当下只得答应张无忌的提议。

    五行旗众人被张无忌包扎好伤势后,一一向其抱拳告别,离去时队伍严整,实在是一支战力不俗的“特种部队”。虽然人数不多,但应付各种特殊战况,却颇有奇效。这也是为什么独孤无名和张无忌师徒极力维护他们的原因。

    五行旗众人刚刚退去,远处天鹰教队伍后面走来一人,却原来是天鹰教教主殷天正的儿子,蛛儿的生父,张无忌的舅舅——殷野王。甥舅二人又是一番动情相认。

    之后殷野王眼光转到躲在一旁的蛛儿,淡淡一笑,说道:“阿离,你好啊!”

    蛛儿抬起头来,眼光中充满了怨毒,随即低头,过了一会儿,叫道:“爹!”其实按她的性格,知道儿时千思万想的“情人”张无忌的时候,早就应该冲到他身前,问长问短了,只是一直不得空闲,毕竟这里还有张无忌的师父独孤无名在内。本来以为终于得空了,却没想到自家的父亲又来了。

    只听殷野王冷笑道:“你还知道叫我一声爹,哼,我只道你跟了金花婆婆,便将天鹰教不瞧在眼里了。没出息的东西,跟你妈一模一样,练什么千蛛万毒手,哼,你找面镜子自己瞧瞧,成什么样子,我姓殷的家中可有你这样的丑八怪?”

    蛛儿本已吓得全身发颤,突然转过头来,凝视着父亲的脸,朗声道:“爹,你不提从前的事,我也不提。你既要说,我倒要问你,妈好好地嫁了你,你为什么又要另娶二娘?”

    殷野王怒道:“这……这……死丫头,男子汉大丈夫,哪一个没三妻四妾?你忤逆不孝,今日狡辩也是无用。什么金花婆婆、银叶先生,天鹰教也没放在眼里。”

    回手一挥,对殷无福、殷无寿两人道:“带了这丫头走。”

    张无忌双手一拦,道:“且慢!舅舅,你要拿她怎样?”

    张无忌此时才有机会仔细端详自己这位表妹,从师父那里提示得知,这就是当年蝴蝶谷要强拉自己去灵蛇岛,被自己咬了一口的女孩。却不曾想,当年的美丽女孩,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而且还是自己的表妹。

    殷野王道:“这丫头是我的亲生逆女,她害死庶母,累死亲母,如此禽兽不如之人,怎能留于世间?”

    张无忌道:“那时表妹年幼,见母亲受人欺辱,一时不忿,做错了事,还望舅舅念在父女之情,从轻责罚。”

    殷野王无奈苦笑,说道:“无忌,我,哎……”

    正当二人争执不下之时,黄沙中突然钻出一个青袍人来,双手一长,已抱起蛛儿,疾驰而去。

    殷野王怒喝:“韦蝠王,你也来多管闲事?”

    青翼蝠王韦一笑纵声长笑,抱着蛛儿向前急驰,他名叫“一笑”,这笑声却连绵不绝,何止百笑千笑?殷野王和张无忌一齐发足急追。

    独孤无名立即出声,道:“无忌你立即上光明顶,视情况随机应变,你表妹为师自会保其周全。”

    话音刚落,后发先至,人已越过殷野王和张无忌,飘然而去了。

    其实也是独孤无名故意为之,因为他想引出金花婆婆来,有件事想摆脱她去办,心想殷离出现在这里,相比是跟着金花婆婆而来的。只是不知为何二人分开行动,这才让她失手被峨嵋派所擒。

    原著中殷离被韦一笑擒去,最终也是被金花婆婆找到带走的。

    因此独孤无名一路上并没有急着追赶,只是在后面吊着韦一笑而已,否则以他的轻功,超过韦一笑是绰绰有余的。

    果然,韦一笑虽然最终还是受不了寒毒发作,想要吸食人血,但念在殷离是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孙女的份上,宁愿自己死,也不愿吸她的血。

    独孤无名隐在暗处,眼见着韦一笑冻僵在原地,殷离急忙自己逃开了,独孤无名走上前去,一指点在韦一笑的身上,稍微灌注了一些阳性内力,稍微缓解了他的痛苦,之后便跟随殷离的方向而去。

    过不多时,韦一笑便被一个说话颠三倒四的人给带走了。看这人的行为举止,应该就是五散人中的周颠了。

    “阁下跟着老太婆祖孙两人,所为何事?”金花婆婆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