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八回 大战伊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金花婆婆,好久不见,哦,不对,你应该是第一次见我,不过当年在蝴蝶谷,我是见过你的。”独孤无名当然是故意让对方发觉自己的了。

    “蝴蝶谷?”金花婆婆不断回忆,但还是没有独孤无名这个人的丝毫印象。

    “婆婆,他就是张无忌的师父,叫做独孤无名。”殷离提醒道,但其实她也不知道当年在蝴蝶谷有见过对方,毕竟独孤无名一直没说自己隐在暗处观察一切的事情。

    独孤无名简略都是说了一下当年蝴蝶谷的事情,金花婆婆心中虽然惊诧,但不漏丝毫异色,独孤无名初时还以为她城府深沉、性格内敛,转念一想,或许是对方的人皮面具的功劳吧。

    其实当年独孤无名那封信,只写了几个字而已,那就是“紫衫龙王”四个大字,自然吓得金花婆婆急忙离开蝴蝶谷,不再找胡青牛和王难姑的麻烦了。此时当年写字的人就在眼前,任她如何心机深沉,也无法掩饰她内心的波动。

    独孤无名道:“说起来金花婆婆你的年纪比我还小,今年大概也就是四十多吧。”

    “什么?!婆婆你?”殷离自然不信,但惧怕金花婆婆怪罪,便不在多言。金花婆婆现在却百分百确定,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金花婆婆话也不说,立即出手,可惜独孤无名轻功冠绝古今,她一招还未使出,独孤无名就已经来到她身后,声音从身后传来,直如鬼魅一般。

    “龙王何必动怒,在下有一事相求,只要龙王能办到,即使以后波斯来人,我也可以帮你击退来敌。”

    “龙王什么的,老身一概不知。不知阁下有什么事要办的?”此时金花婆婆也知道两人的武功差距太大,只得顺着对方的话问道。

    “好吧,韩夫人你看我手中这把剑如何?”对方年纪比自己小,独孤无名当然不会叫她婆婆,只得学谢逊那样,称呼她为韩夫人,说不定,这个称呼才是金花婆婆黛绮丝最愿意听到的。

    金花婆婆转过身来一看,心中颇为惊讶,心想怎么倚天剑到这人手里了。然后又想到,刚刚他手里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这剑从哪里来的,更觉此人神秘异常。

    “江湖之中,传闻已久,说什么「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在下手握倚天剑,自然是想见识一下屠龙刀了。”

    “阁下是找错人了,屠龙刀可不在老身手上。咳咳……不妨问问你自己的徒弟,屠龙刀在他义父金毛狮王手上。”金花婆婆当年寒气入体,至今依然咳嗽不止。

    “不用问我也知道谢逊在哪,又何必让徒弟为难呢。只是具体位置实在难找,需要极其熟悉海上航行的大行家才行,当今武林,论海上远航的能力,只怕没人比得过韩夫人你了。”当下独孤无名便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冰火岛的事情,一一向金花婆婆说明,拜托她寻回谢逊,助自己获得屠龙刀。

    金花婆婆本就一直在找寻屠龙刀,好报当年输给手持倚天剑的灭绝师太那一个场子。只是多年来毫无头绪,现在正主张无忌的师父提供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当然要抓住了。

    两人约定好时间在南方某个港口等待,至于寻到了谢逊,屠龙刀到底为谁所有,那就到时候再说了。当下两人心照不宣,就此分别。

    ※※※※※※※

    独孤无名料想六大派差不多时候也到光明顶了,但明教毕竟势大,还有徒弟张无忌在那里,所以一路上慢悠悠的过去。

    待他来到光明顶上的时候,发现此时张无忌正要和六大派的人单挑,旁边还有一位白发老人,看起来受了些伤。而明教之中符合这老人形象的,唯有殷天正一人而已。

    看那人服饰,应该是崆峒派的人,从他的武功底子,独孤无名一眼便看出其人身居「七伤拳」,因为明显此人心脉、肺脉、肝脉都有所损伤,正是练习「七伤拳」所致。

    只见那人大步上前,指着张无忌喝道:“小子,你是谁?”

    张无忌道:“我叫张无忌。”一面说,一面伸掌贴在殷天正背心灵台穴上,将内力源源输入。

    他的九阳真气浑厚之极,殷天正颤抖了几下,便即睁眼,他此前已经从儿子殷野王那里得知了外孙张无忌的事情,此刻望着这外孙,形貌酷似爱女,一时神情激荡,好在及时克制,否则内伤又有加深。张无忌向他微微一笑,加紧输送内力。

    片刻之间,殷天正胸口和丹田中闭塞之处已然畅通无阻,低声道:“好乖孙!”站起身来,傲然道:“姓宗的,你崆峒派的七伤拳有什么了不起,我便接你三拳!”

    ‘姓宗,又是崆峒派的,哦,原来是崆峒派的宗维侠啊。’独孤无名想道。

    其实群雄之中,知道张无忌就是张翠山和殷素素的儿子的并不多,除了峨嵋派、武当派和昆仑派的数人以外,俱都不知他的身份,此刻听殷天正这么称呼他,才惊呼此人身份,原来他知道谢逊的下落。只是此时显然是围攻明教之事为重,便暂时压下了质问张无忌的事情。

    宗维侠万没想到这老儿竟能又神完气足地站起,眼见这现成便宜是捡不到的了,忌惮他「鹰爪擒拿手」厉害,便道:“崆峒派的七伤拳既没什么了不起,你便接我三招七伤拳吧!”他盼殷天正不使擒拿手,单是拳掌相对,比拼内力,那么自己以逸待劳,当可仗着七伤拳的内劲取胜。

    张无忌听他一再提起「七伤拳」三字,想起在冰火岛的那天晚上,义父叫醒自己,讲述以「七伤拳」打死神僧空见之事,后来他叫自己背诵「七伤拳」拳诀,还因一时不能记熟,挨了他好几个耳光。

    数年前得师父传授「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其后修炼任何武功,都是得心应手,这七伤拳自己也是信手拈来。

    要知天下诸般内功,皆不逾九阳神功之藩篱,而乾坤大挪移运劲使力的法门,又是运使诸般武功精义之所聚,一法通,万法通,任何武功在他面前都已无秘奥之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