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四十一回 单挑六派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华山派、昆仑派门派里武艺最高的四人,合力以「反两仪刀法」、「正两仪剑法」对付张无忌一人。

    张无忌随即从小昭手上取过亮银枪,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以简单直接的枪法,对付四人繁复无比的剑招。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张无忌以此破局,实在是再简单易懂不过了。

    当今武林,以长枪做兵刃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而以枪法闻名的更是一人也无。

    但是群雄在张无忌的招数之中,却难以分辨那是枪法,还是剑法、刀法。实在是因为独孤无名传授武功之时,绝不会拘泥于招式,张无忌天赋异禀,对无招的领悟非比常人。自然在武道一途中,远胜群雄。

    这在原著中也有描述,张无忌跟张三丰学太极剑的时候,张三丰在传完剑法后,就问他“忘记了多少”,直到数次之后张无忌说“完全忘记了”,张三丰才呵呵大笑,表示这太极剑张无忌已经学会了。

    可见这无招的境界,不止独孤求败、风清扬懂,张三丰和张无忌也懂,自然,独孤无名也懂了。

    「反两仪刀法」和「正两仪剑法」虽然繁复无比,但被张无忌以快打慢和一力降十会,一一将四人击退。

    要知道,天下武者比武较技,无外乎比的是技巧、力量和速度之间比较输赢。

    故而江湖中就有了“化繁为简”、“一力降十会”,以及“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的论断。任一项做到极致,都能达到天下第一。

    比如独孤求败,就是技巧达到了极致,成为天下第一的。

    比如李元霸,就是力量达到极致,成为天下第一的。

    比如东方不败,就是速度达到了极致,成为天下第一的。

    此时张无忌三者皆占优势,高矮老者和何太冲、班淑娴自然就不是对手了。

    这次张无忌并没有使用乾坤大挪移,四人中的高老者也就没有再继续纠缠,四人都知道,对方是堂堂正正的击败了四人的联手。

    华山派代理掌门矮老者向张无忌抱拳道:“阁下神功盖世,老朽生平从所未见,华山派认栽了。”

    张无忌还礼道:“得罪!晚辈侥幸而已,适才若非四位手下容情,晚辈已命丧正反两仪的刀剑之下。”听他这么说,群雄都知道他说的是客套话了,当时的局势实在是说不上险象环生。

    高老者得意洋洋地道:“是么?你自己也知胜得侥幸。”

    张无忌道:“两位前辈尊姓大名?日后相见,也好有个称呼。”

    高老者道:“我师哥是‘威震……’”

    矮老者喝道:“住嘴!”向张无忌道:“败军之将,羞愧无地,贱名何足挂齿?”说着回入华山派人丛之中。

    高老者拍手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子是满不在乎的。”拾起地下两柄钢刀,施施然而归。

    原来何氏夫妇纵横半生,却当众败在一个后辈手底,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但想到这小子数年未见,武功进步成这样,他师父还没见着呢,未必不会和当年一样,藏身在某处,虽然想要偷袭一下挽回颜面,但还是心惊胆战不敢决然出手,最终只得抱拳以对,退回昆仑派阵营。

    ※※※※※※

    这边厢灭绝师太向宋远桥叫道:“宋大侠,六大派中,只剩下贵我两派了,老尼姑女流之辈,全仗宋大侠主持全局。”

    宋远桥道:“在下已和殷教主对过拳脚,未能取胜。师太剑法通神,定能……”下面的话却说不出来,毕竟对面的是自己的侄儿张无忌。

    灭绝师太冷笑一声,料想武当派或许会包庇张无忌,当下拔出背上长剑,缓步走出。

    原著中俞莲舟本来提议由武当派先上,车轮战消耗“曾阿牛”的内力,最后再由灭绝师太出场。只是灭绝师太不领情,坚决要自己先打而已。

    此时众人都知道张无忌的身份,俞莲舟即便看在同是六大派的份上,也断然不会说出这个计策来。武当众人见灭绝师太自己先出来了,也就不再多言。

    灭绝师太横剑当胸,剑头斜向上指,走向张无忌身前。明教教众丧生在她手中长剑之下的不计其数,这时场畔教众见她出来,无不目眦欲裂,大声鼓噪。灭绝师太冷笑道:“吵什么?待我料理了这小子,一个个来收拾你们,嫌死得不够快么?”

    独孤无名心想,这灭绝师太是哪里来的自信,此前三掌都奈何不了张无忌,怎么现在手里有剑,就以为能有其他作为了。

    张无忌虽然不已剑法为长,但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弱点,非常全面,太全面了。不论内力、轻功、拳掌、兵器,可以说张无忌是金大侠小说里最全面的主角。

    在独孤无名的教导下,此时的张无忌,比之原著中他退隐江湖之时,还要厉害不知多少分呢。

    群雄此时都知道灭绝师太失了倚天剑,但即便如此,旁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凭灭绝师太的剑法造诣,即使没有倚天剑,旁人在剑法上,也比她不过。

    旁人不敢说,不代表明教的人不敢说。

    明教锐金、巨木、洪水、烈火、厚土五行旗下的教众纷纷鼓噪,叫道:“老贼尼,有本事就跟曾少侠肉掌过招。”

    “你倚天剑都丢了,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你峨嵋派的列祖列宗。”

    “张少侠的剑法比你高得多了,你去寻回倚天剑再来比过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贼尼的倚天剑是被张少侠的师父给夺走了。”

    “什么叫夺走了?分明是两人打赌,看谁的剑法高,结果张少侠的师父剑法通神,从老贼尼手中赢走了倚天剑。”

    “哎呀,原来如此啊。那现在只有一柄平常长剑怎么搞啊?”

    “不如这样吧,这老贼尼若能在张少侠手下走得了三招,算你峨嵋派高明。”

    “什么三招?简直一招半式也挡不住。”

    这下子,光明顶群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灭绝师太此时脸色变幻莫测,失却倚天剑之事,让她引为生平最大的耻辱。现在被魔教妖人当众喊出来,更是对她的奇耻大辱。

    灭绝师太受此大辱,哪里忍得住,也不顾辈分有别,立即出手。

    她因为被独孤无名击败,夺走倚天剑之事,而奋发练武。她此时的剑法修为,真的可以说是除了独孤无名和张三丰以外,当世最高的人了。

    然而任由灭绝师太剑法如何高明,依然没有摆脱“剑招二字”的束缚,当世之上,能够做到超脱于招式的,只有张三丰、独孤无名和张无忌三人而已。

    所以任由灭绝师太剑法如何凌厉,让群雄如何钦佩、心惊,张无忌一杆亮银枪在手,应对起来,依然绰绰有余。

    只见剑锋和枪尖针锋相对,火光四溅,剑影漫天,枪锋弥漫。这几下交手,当真兔起鹘落、迅捷无伦,一刹那之间,灭绝师太连攻了八下快招,招招是致命的巧妙杀着。

    张无忌虽不能完全领悟「独孤九剑」的剑法精髓,但对于根据对手出招的动作判断对手的招式这个“中心思想”,却也领悟得很好,每次都能后发先至,化险为夷。

    当真攻是攻得凌厉无比,守也守得诡异之极。在这一瞬之间,人人的心都似要从胸腔中跳了出来。实不能信这几下竟是人力之所能,攻如天神行法,闪似鬼魅变形,就像雷震电掣,虽奇变已过,兀自余威迫人。

    隔了良久,震天价的喝彩声才不约而同地响了出来。

    对于灭绝师太这种凌厉攻势的对手,张无忌实在是太了解了,因为他自己的师父,独孤无名说过,他出道的时候的风格,就是这样的,以最凌厉的攻势,将对手迅速瓦解,一般人更不躲不过他起手的几招,就已落败了。

    只是后来武功越来越高,想戏耍对手也好,想一观对手的武艺也罢,这才时不时的用“防守”的姿态对敌。

    因此在师父和自己交手练招的时候,这种风格他见得多了。对付这种风格,要么比他快,要么守得稳,再伺机而动。

    对上独孤无名,张无忌是不能比快的,因而基本都是以守为主,因而对上这个灭绝师太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选了这个平常最顺手的方式来应对。

    此时一想,他可不想再守了,他也没有必要守。当即转守为攻,抢了几个先手,立即以更快更凌厉的招式,压制了灭绝师太。张无忌一边进攻,一边说道:“师太,晚辈进招了!”

    张无忌展开轻功,如一溜烟般绕到了灭绝师太身后,不待她回身,左一闪,右一趋,正转一圈,反转一圈,刷刷两枪刺出。

    灭绝师太横剑封挡,正要递剑出招,张无忌早已转得不知去向。他的轻功可比灭绝师太高出太多,这时越奔越快,如风如火,似雷似电,连韦一笑素以轻功睥睨群雄,也暗自骇异。但见他四下转动,迫近身去便即刀砍,招术未老,已然避开。

    这一次攻守易势,灭绝师太竟无反击一剑之机,张无忌碍于峨嵋派的脸面,却也不想过分逼迫。他奔到数十个圈子后,体内九阳真气转旺,更似足不点地地凌空飞行一般。

    峨嵋群弟子跟见不对,如此缠斗下去,师父定要吃亏。静玄叫道:“今日咱们是剿灭魔教,可不是比武争胜。众位师妹师弟,大伙儿齐上,拦住这小子,让他不得取巧,乖乖地跟师父较量真实本领。”说着提剑跃出。

    峨嵋派男女弟子立时拥上,手执兵刃,占住了八面方位。周芷若站在西南角上。丁敏君冷笑道:“周师妹,拦不拦在你,让不让也在你!”

    周芷若又气又羞,说道:“你单提我干吗?”

    便在此时,张无忌已冲到了跟前,丁敏君嗤的一剑刺出。张无忌左手伸出,夹手夺过长剑,顺手便向灭绝师太掷去。

    灭绝师太挥剑将来剑斩为两截,但张无忌这一掷之力强劲之极,来剑虽断,劲力仍将她手腕震得隐隐发麻。张无忌更不停留,左手随伸随夺、随夺随掷。

    峨嵋群弟子此次来西域的无一不是派中高手,但一遇到他伸手夺剑,竟没丝毫闪避余地,给他手到拿来,数十柄长剑飞舞空际,白光闪闪,连续不断地向灭绝师太飞去。

    灭绝师太脸如严霜,一一削断来剑,削到后来,右臂大为酸痛,当即剑交左手。她左手使剑的本事和右手无甚分别,但见半空中断剑飞舞,有的旁击向外,兀自劲力奇大,旁观众人纷纷后退。

    片刻之间,峨嵋群弟子个个空手,只周芷若手中长剑并未遭夺。

    独孤无名见此一笑,果然这个徒弟和他一样,见一个美女就爱一个,不过两者也有大分别。独孤无名只是想一夕风流,张无忌却想娶回家里去。所以独孤无名每次来到古代世界,从来不会去招惹这些美人,有需求了也只是去青楼解决,十足一副现代社会的做派。

    在张无忌本身,是对周芷若怜香惜玉,岂知这么一来,却把她显得十分突出。她早知不妥,抢上去想攻击数招,但张无忌身法实在太快,何况故意避开了她,不近她身子五尺之内。周芷若双颊晕红,一时手足无措。

    丁敏君冷笑道:“周师妹,他果然待你与众不同。”

    这时张无忌虽受峨嵋群弟子之阻,但穿来插去,将众人视如无物,刀刀往灭绝师太要害招呼。

    灭绝师太已身处只有挨打、没法反击的局面,暗暗焦急,丁敏君的言语却一声声传入耳中:“你眼看师父受这小子急攻,怎地不上前相助?你手中有剑,却站着不动,只怕你在盼望这小子打胜师父呢。”

    灭绝师太心念忽动:“何以这小子偏偏留下芷若的兵刃不夺,莫非两人当真暗中勾结?我试试便知!”朗声喝道:“芷若,你敢欺师灭祖么?”挺剑疾向周芷若当胸刺去。

    周芷若大惊,不敢举剑挡架,叫道:“师父,我……”她这“我”字刚出口,灭绝师太的长剑已刺到她胸口。

    张无忌不知灭绝师太这一剑只在试探是否真有情弊,待得剑尖及胸,自会缩手。他亲眼见过灭绝师太想要击死纪晓芙的狠辣,知此人诛杀徒儿,绝不容情,当下不及细想,纵身跃上,一把抱起周芷若,飞出丈许。

    灭绝师太好容易反宾为主,长剑颤动,直刺他后心。然而张无忌内力高深,轻功卓绝,即便手中抱着周芷若,脚下仍丝毫不慢,听到背后风声,灭绝师太的长剑跟着刺到,张无忌反手运劲,这一下使上了七成力,一枪巨力压制,灭绝师太登时气息窒滞,不敢举剑格挡,伏地闪避。

    张无忌眼见有机可乘,不及放下周芷若,反手将亮银枪插在地上,随即抢身而进,右手前探,挥掌拍出。灭绝师太右膝跪地,举剑削他手腕,张无忌变拍为拿,反手勾处,已将对方长剑轻轻巧巧地夺了过来。

    这般于一刹那间化刚为柔的急剧转折,已属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第七层神功,灭绝师太武功虽高,但于对方刚猛掌力袭体之际,再也难以拆解他忽转轻柔的擒拿手法。

    张无忌虽然得胜,但对灭绝师太这般为人,戒惧极深,丝毫不敢怠忽,以长剑指住她咽喉,生怕她又有奇招使出,慢慢退开两步。

    周芷若身子一挣,道:“快放下我!”

    张无忌惊道:“呀,是!”满脸涨得通红,忙将她放下,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只觉她头上柔丝在自己左颊拂过,不禁斜眼相望,只见她俏脸生晕,又羞又窘,虽神色恐惧,眼光中却流露出欢喜之意。

    灭绝师太缓缓站直身子,一言不发,瞧瞧周芷若,又瞧瞧张无忌,脸色越来越青。

    张无忌倒转剑柄,向周芷若道:“周姑娘,贵派的宝剑,请你转交尊师。”

    周芷若望向师父,见她神色漠然,既非许可,亦非不准,一刹那间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今日局面已尴尬无比,张公子如此待我,师父必当我和他私有情弊,从此我便成了峨嵋派弃徒,成为武林中所不齿的叛逆。大地茫茫,叫我到何处去觅归宿之地?张公子待我不错,但我决不是存心为了他而背叛师门。”

    忽听得灭绝师太厉声喝道:“芷若,一剑将他杀了!”。

    当年周芷若跟张三丰前赴武当山,张三丰以武当山上并无女子,一切诸多不便,当下挥函转介,送投灭绝师太门下。她天资聪颖,又以自幼惨遭父母双亡的大变,刻苦学艺,进步神速,深得师父钟爱。这八年多时日之中,师父的一言一动,于她便如是天经地义一般,从未生过半点违拗的念头,这时听到师父蓦地大喝,仓促间无暇细想,顺手接过长剑,手起剑出,便向张无忌胸口刺去。

    张无忌心中虽然不信她竟会向自己下手,因而全没闪避,一瞬之间,剑尖已抵胸口,他大惊之下,待要躲让,却已不及,然而此时距离他神功大成已有数年,内力之深,是非常人所能理解。

    周芷若手腕发抖,心想:“难道我便刺死了他?”迷迷糊糊之中手腕微侧,长剑略偏,咔嚓的一声轻响,长剑被张无忌的内力反震,断裂开来,不过张无忌也被长剑划伤流血。

    周芷若一声惊叫,扔掉手中断剑,只见剑尖还插在张无忌右胸之上,鲜血不断流出,四周惊呼之声大作,暗惊这内力到底得所深厚啊。

    张无忌伸手拔出剑尖,按住伤口,脸上神色极是古怪,似乎在问:“你真的要刺死我?”

    周芷若道:“我……我……”想过去察看他伤口,但终于不敢,掩面奔回。她这一剑竟然得手,谁都出于意料之外。

    小昭脸如土色,抢上来扶住张无忌,颤声道:“你……你……”

    张无忌对小昭道:“小昭不怕,我没事……”心中却想,好在师父不在这里,不然还不得被他笑死。

    然而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这不,独孤无名的笑声从高处传来了。群雄无不大惊,任何一人,都没有发觉,远处山坡上,居然还隐藏着一人。

    只见那人闲庭信步,从小坡上飘然而下。其轻功比之一般的武林中人,大不相同,犹如仙人一般,是飘飘然而来,实在骇人听闻。

    此时张无忌的脸色比起刚才,更难看了,这让身旁的小昭非常着急。实则张无忌的伤势根本没什么大碍,只是想到等下师父的各种“嘲讽”,张无忌实在是不想面对。

    果然,还是那个令他“讨厌”的口吻,只听独孤无名调侃道:“哎呀,哎呀,我亲爱的徒弟,你肿么了?”

    群雄一听,不少人心中都是一惊,明教的人或许是惊喜,六大派的人就是惊吓了,徒弟的武功都这么高了,刚刚师父那一手轻功,更是举世绝伦,师徒两人联手,天下谁人可敌?

    张无忌很无奈,道了声:“师父。”

    小昭一听,心中大喜,急忙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独孤无名,希望这个师父赶紧救一救自己的心上人。

    独孤无名道:“小姑娘,放心,你的情郎没事,他在扮可怜博同情。这种撩妹子的招式,哪里能瞒得过他师父我啊。”

    小昭一脸通红,羞涩不已,不过听到独孤无名说张无忌没事,心中喜不自胜。

    张无忌则很“无辜”,他当然知道师父是估计这么调侃的,但他又不愿说什么自己没有撩妹子,毕竟他心中确实也喜欢身旁这个聪明坚强,善解人意,形貌秀美绝伦,性格温柔和顺的小姑娘。

    要是自己否定了师父的说法,难免伤了小姑娘的心,而且,自己内心深处,说不得还真的有别的想法,当下只好来个默不作声,不肯定,也不否定,弄得旁边的小昭小鹿乱撞。

    张无忌见小昭又哭又笑,说道:“小昭别怕!我不会死。”

    小昭心中略宽,放开了双臂,止泪说道:“你如要死,我跟着你死。”

    张无忌向她微微一笑,对着众人说道:“峨嵋、武当两派有哪一位不服在下调处,可请出来较量。”

    灭绝师太冷冷地道:“峨嵋派今日已然落败,你若不死,日后再来算账。咱们瞧武当派的吧!六大派此行成败,全仗武当派裁决。”

    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崆峒、少林、华山、昆仑、峨嵋五派高手均已败在张无忌手下,只剩武当一派尚未跟他交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