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四十三回 成昆被擒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此前就已经交到过,独孤无名自己补全的「乾坤大挪移」第七层心法,比起原作者“山中老人”霍山胡乱臆想的心法口诀要上乘,对于挖掘人体潜力的威力更加高深。

    独孤无名获得提升的潜力,可不单止力量和速度这两项而已,他的精神力也获得了极大的提高。特异功能的威力和多样性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原本从赌圣左颂星那里学到的念动力,自然威力大增。

    而且以他的内力,做到隔空取物,简直是如来佛捉孙大圣——易如反掌。内力与念动力互相配合之下,威力更甚。而想出一个这么中二的招式,也真是太符合他的个性了。

    只见十二柄宝剑凭空消失,独孤无名拱手道:“「真武七截阵」果然名不虚传,非我这一手绝招,实难以匹敌。”

    群雄看着独孤无名这短短一刹那,宛如“神迹”一般的招式,都是震惊得久久不语。

    还是宋远桥稳重,先行反应过来,当下抱拳拱手,道:“独孤先生神技,武当宋大心服口服,此事我武当就此罢手。”

    宋远桥只说他自己心服口服,不说武当心服口服,独孤无名也理解,当下笑笑,不以为意。

    武当派也认输了,但其他门派的人却不可能说他们因为自家侄儿张无忌的关系,而有所偏袒,实在是武当也出了大力气,只是对手实在太强,让人无话可说。

    其中灭绝师太更是有苦无处申,眼看着倚天剑在自己眼前一现而没,却还是无能为力,当下心头思绪万千,转眼看到徒弟周芷若,心中若有所思起来。

    突然七侠莫声谷询问道:“独孤先生适才那一招似有失传已久的「擒龙控鹤功」的奇效,不知……?”

    独孤无名笑道:“或有相似之处,这招名为「'」。”

    众人一阵沉默,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独孤无名身后的张无忌急忙解释道:“莫七叔,师父的意思是说,这招叫「巴比伦之门,国王的宝藏」。”

    群雄也不知道独孤无名为什么取一个这样“奇葩”的名字,但此时仔细回想,才发觉那十二柄宝剑俱是绝世神兵,其他古剑或许他们认不全,但倚天剑却是实打实认得的,毕竟灭绝师太当年没少拿出来显摆,那叫“宝藏”,也没什么不对的。

    不理会群雄的心里猜测,独孤无名倒是表扬了张无忌几句,夸他英文学得好。嗯,这也是独孤无名为了让张无忌以后拓展版图用的,如果他能达到那个高度的话。

    群雄缓过劲来之后,才发觉张无忌手中还扣着一人,那人正是应该已经“战死”的少林寺和尚——圆真。

    圆真,即成昆,当然是和原著一样假死的了,本来他想趁着独孤无名和武当派比武的时候偷偷溜走,但独孤无名哪里会让他如意,早在入场准备比武的时候,就传音入迷给张无忌,让他时刻关注成昆了。

    当时群雄都被场上精彩而激烈的比武所吸引,除了事先得到提醒的张无忌,竟无一人留意成昆的动向。当他悄悄溜走的时候,反而被张无忌偷袭得逞,一举将其擒获。

    当时成昆的“尸体”是在后方,张无忌也因为要让出场中央,而退到后方去了,因而都没有引起全神贯注观看比武的群雄的注意。此时见张无忌出来说话,才发觉“死掉”的圆真,有复活了。

    六大派震惊,明教震惊,少林寺更是惊得不行。心中不免想到,看来之前张无忌说的那些话,说不定是真的,圆真死不足惜,少林寺近千年的声誉或要受损。

    少林寺创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即公元495年,此时是元顺帝至正十六年,即公元1356年,实际还不到九百年。

    群雄窃窃私语,明教更是骂骂咧咧起来,只少林寺默然不语,空智大师是此次少林寺的领头人物,当下道了声佛号,道:“圆真,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自说来。”

    成昆一副悲泣的样子,独孤无名一看就知道他要耍心机,当下轻声一哼,成昆顿觉头皮发麻,脑中似有什么东西要炸裂一般,只不过痛感转瞬即逝。

    即便如此,成昆依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道:“师叔,师侄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原本师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却不知为何,突然醒转了回来,但刚一醒转,就被这魔教妖人扣住了。”

    此时成昆也是憋屈的很,想他纵横江湖数十年,把天下人耍得团团转,没想到这一天之内,居然在同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小子手上栽了两次跟头,一次被他打伤,一次被他偷袭擒住。

    张无忌想起义父谢逊的悲惨遭遇,心中激愤难平,正想呵斥成昆,但被师父独孤无名拦住,只见独孤无名优哉游哉的道:“成昆,当年你和明教教主阳顶天的恩怨,我也有所耳闻。听说阳顶天的夫人,还是你的情人师妹。”

    群雄之中,除了张无忌、杨逍、韦一笑和五散人之外,其余人等都不知道这桩密事,心中都升起了极大的八卦之心,静静的听着独孤无名娓娓道来。

    说成昆的师妹被阳顶天看中而提亲,他师父因为惧怕阳顶天的势力,以及想要攀附明教,遂将女儿许配给阳顶天。

    独孤无名见成昆兀自死撑,看他模样似乎是说别人的事情一般,笑着继续说道:“在我看来,成昆你真是一个窝囊废,当初你既喜欢你师妹,就应努力去争取。而你师妹既然钟情于你,也应该据理力争。即便你们都畏惧明教和阳顶天的势力,委曲求全了。那你也不应该在此之后,继续去勾搭你师妹这个有夫之妇,你师妹也不是好人,居然还背着阳顶天和你私会。”

    之后独孤无名便将成昆的复仇计划一一道来,成昆发觉自己的徒弟谢逊居然成了明教的护教法王之一,便寻机佯醉,奸杀谢逊一家一十三口,诱逼谢逊在江湖中大开杀戒,并指出了谢逊夺取崆峒派「七伤拳谱」,以及误杀少林寺空见神僧的事,都是成昆在一旁设计陷害所致。

    群雄听到这里都是啧啧称奇,六大派的人自然对毫无廉耻的女人鄙夷甚深,也对成昆的奸诈阴狠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忌惮不已,好在他现在也束手就缚了。

    而明教则又有不同,对成昆的感觉自然是相同的,但想到自家的教主和夫人出了这么一档大丑闻,心中颇为难受。他们自然不会也不敢把怨气撒到此时侃侃而谈的独孤无名身上,那就只能找成昆这个始作俑者发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