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四十六回 你三哥还有得医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想来当年俞三侠就是被刚刚逃走的那两人所伤了。”独孤无名依稀记得,俞三侠俞岱岩应该是阿三伤的。

    “哎呀!”殷梨亭一声惊呼,眼中热泪盈眶,哽咽道:“当年我们都误会了五嫂,以致……以致五哥和五嫂自刎而死……却全都是这西域金刚门做下的恶事!”

    要知当年张翠山自刎而死,乃为了俞岱岩伤于殷素素的蚊须针之下,无颜以对师兄之故。其实俞岱岩中了蚊须针之后,殷素素托龙门镖局运回武当,医治月余,自会痊愈,俞岱岩四肢为人折断,实出于大力金刚指的毒手,倘若当日找到了这罪魁祸首,张翠山夫妇也不致惨死了。

    “人死不能复生,殷六侠节哀。”独孤无名心想,可惜当年自己也没想到这穿越的时间就这么寸,刚好迟了一年。

    只得安慰道:“对于这金刚门,我也略有耳闻,知道他门中有一种独门稀世药物,叫「黑玉断续膏」。其药性极其神奇,常人手足身体骨节若遭致重创从而伤残,敷上此药膏后伤患仍可痊愈,从而逐渐恢复正常活动。若是伤残时日长久、骨伤已经愈合者,则需先将其断骨重新折断,敷上此药膏后亦可使骨骼恢复正常,可恢复正常行走等能力。”

    “先生此言当真!”殷梨亭不顾伤势,急忙站起来,双眼希冀的望着独孤无名。

    独孤无名看着这位年近四旬的殷六侠,感叹对方果然是个性情中人,性格稚弱,常常为了亲人的苦难遭遇而落泪。刚刚还泪眼婆娑,现在听到自家三哥的伤势还有得救,又立即跳脱起来。

    其实这事现在才说,也和独孤无名有关。

    当年张无忌武艺大成,研读《胡青牛医经》有成,知道了「黑玉断续膏」的事,便想写信通知武当派上下。

    但独孤无名以金刚门武力高强,势力不弱,武当派除非倾巢而出,否则难以成事,而且即便成事,难免损伤惨重。而张无忌自己又军务繁忙,难以脱身。独孤无名便说,待他有空时,再亲自去取,结果一拖,就拖到现在。

    况且从明教下属情报机构递交的信息来看,金刚门这几年犹如人去楼空,门内高手早就投靠了元廷,想要找「黑玉断续膏」,还得从元廷这里着手。这也让张无忌对反抗元廷愈加用心。

    此时殷梨亭听独孤无名一一道来,心中感慨颇多,自家无忌侄儿虽然和几位师伯叔相处时日甚短,前后算来,也不过两年左右而已,但感情委实深厚。

    几位长辈还可以说,是因为张翠山的去世,让他们把兄弟间的深情厚谊转嫁到张无忌身上,因而对他非常亲厚。但张无忌能够在小小年纪做到这一点,却更加难能可贵得多了。

    殷梨亭骤然听到这样的喜讯,因为纪晓芙的事情而激愤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当下决定先独自快马加鞭回武当山,免得又在路途上寻找大部队的时候遭遇别的围堵。

    独孤无名本来就和金花婆婆约好,在南方一个港口会合,等待她将金毛狮王带回中土,对于赵敏找六大派的麻烦的事情,这个独孤无名就不参合了。

    这件事对于张无忌带领明教的初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自己这个师父插手,难免会分薄了张无忌和明教的功劳,对于张无忌统合明教和六大派两大势力共同抗元的大事上,反为不利。

    因此两人也就此分别,殷梨亭回武当山,独孤无名回到山洞,带着成昆远去南方了。

    ※※※※※※※

    次年春,独孤无名羁押着成昆,来到了南方一个海港城市,也就是之前和金花婆婆约定的地方。顺便打听前往灵蛇岛的航路,可惜一无所获。由此花费了数月的时间,辗转了几个地方,才打听到消息,得知金花婆婆去了大都。

    独孤无名自觉带着成昆实在是个累赘,便废去了他的武功,挑断了他的四肢,还用药将他弄得病怏怏的,没有他这样的医术,是断然不能好得了了。然后把他安置在海津镇(属今日的天津市),花钱请了一个人“照顾”他,自己独自疾驰大都而去,说不定还能看看戏。

    是年九月,独孤无名来到大都,不用打听,就知道六大派的人被关押的地方——万安寺的所在,因为火光冲天,黑夜之中,实在是再难错过了。

    独孤无名在万安寺外一看,就看到徒弟张无忌在高塔下,似乎准备救援塔上被困的六大派门人。当即飞跃到塔上,看看情况。

    无巧不成书,刚巧看到一个熟人,这位熟人不是别人,正是鹿杖客。只看他在一间牢房外,做偷听状,看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似乎在等待里面的人赶紧出来一般。

    鹿杖客回头一望突然看见有人近前,心中惊惧万分,怎么是这个大敌!当年奉了命令,前往义乌执行「斩首行动」刺杀常遇春等头领,结果出师不利,路过杭州,就遭了这个人的毒手,现在遇到,哪里还敢耽搁,当即撒腿就跑。

    好在独孤无名也知事态紧急,没有追赶他,一个闪身,进入了牢房之中。鹿杖客不敢回头,只是死命逃离而已。

    只听从牢房内传出一个老妪的声音,道:“你这样说:小女子周芷若对天盟誓,日后我若对魔教教主张无忌心存爱慕,倘若和他结成夫妇,我亲生父母死在地下,尸骨不得安稳;我师父灭绝师太必成厉鬼,令我一生日夜不安;我若和他生下儿女,男子代代为奴,女子世世为娼。”

    听这话语,不用猜,就知道是峨嵋派的灭绝师太了,另一个人,显然就是周芷若。

    这样的誓言,不仅周芷若惊呆了,门外的独孤无名也很是错愕,心想应该还来得及吧。

    “师太,你这样也太令人失望了,堂堂名门大派的掌门人,居然如此恶毒。”独孤无名急忙阻止了灭绝师太接下来的话语。

    毕竟看过原著的他知道,接下来灭绝师太就要逼迫周芷若故意接近张无忌,之后闹得不可开交,好好一个小姑娘,本来就颇有心机,但依然善良,结果因为师父的遗命,变得心狠手辣,不折手段,这个独孤无名就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