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超级战神 第六章 主动请缨
作者:乔三郎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徐国仁走远后,林若涵才收回有些恋恋不舍的目光,对楚倩雯笑着道:“倩雯,怎么,你也不邀请我去你家坐坐?这可不是老同学的待客之道啊。”    楚倩雯把她刚才的举动都看在眼里,不知为何心里就是有那么一丝不悦,不过碍于老同学的情面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淡然一笑道:“走吧,正好让根生送我们回去。”    话说,徐国仁紧赶慢赶来到警局时,发现王海已经把警局绝大部分警察都集结完毕,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在院子里列队候命。    老爹徐天阳和一个肥头大耳身穿警服的家伙并肩站在警局大厅外的石台上,徐国仁认得那人正是如今的警察局长,也是自己便宜老爹在江城的一个至交好友。    徐国仁连忙上前敬礼道:“局长,我听说我家货物被抢了,特来归队,请局长批准!”    局长看向徐天阳询问道:“天阳兄你看?”    徐国仁怕老爹不同意,连忙对他道:“爹,我是一名警察,参加剿匪行动是职责所在,更何况这次被抢的是咱们自家的货物,我更没理由袖手旁观。”    “嗯,国仁说的有道理。”徐天阳赞赏的朝徐国仁点了点头。    局长立即点头道:“那好,国仁贤侄,你归队吧。”    “是!”徐国仁喜出望外连忙敬礼,轰然应诺。    王海已经让人给徐国仁拿来了一杆步枪和几十发子弹,亲手递给徐国仁道:“好样的。”    徐国仁接过枪和弹药,一种久违的熟悉感顿时传遍全身,前世作为一名全能的战神,他的天职就是战斗,所以,对于武器有着前所未有的热爱。    对于这种手动拉栓式步枪,徐国仁在前世就有所研究,其实玩枪械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没有他不会用的武器了。    入列后,徐国仁迅速往枪膛里装子弹,这是汉阳兵工厂出产的汉阳造步枪,弹容量五发。    很快,徐国仁便填装完毕,拉动枪栓推弹上膛,将步枪处于待发状态,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畅快熟练,看的队长王海和其他警察都大呼意外。    “国仁,看不出来啊,你有两下子啊,啥时候偷练的吧?”王海笑着问道。    徐国仁只是微微一笑,并未置与否。    这时局长发话了:“弟兄们,经调查,此次抢劫杀人的水寇,那是纵横太湖多年的悍匪张冠三,此人时常拦路抢劫,杀害过往商旅,作恶多端。    这一次,我已经请示市长,让他派遣保安团配合我们剿匪,希望大家都能全力以赴,奋勇争先,如果能够夺回徐老板被劫的货物,奖赏大洋三千!”    王海立刻挺身带头表示道:“请局长和徐叔叔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剿灭张冠三等匪寇,夺回被抢货物,为民除害!”    “出发吧!”局长大手一挥。    王海立即带着近两百名警察,从警局鱼贯而出。    江城不远处就有一条河,可直通太湖,江城政府早已经在哪里帮警察局和保安团准备好了船只,这次剿匪,警察局是要打先锋的。    所以,徐国仁他们率先抵达,登船后,便在眼线的引领下朝太湖方向驶去。    太湖是五大淡水湖之一,水域面积达两千多公里,其周边拥有数十条大小不等的支流,位于江城不远的石臼湖就是其中之一,也属于太湖水系。    这次抢劫徐家商队,杀害徐家运输工人的张冠三所部匪寇,就盘踞在这水域面积达到二百多公里的石臼湖中。    “这张冠三,据说早年是船工出身,后来因为战乱失业,才在石臼湖这一代落草为寇,仗着他熟悉水性和船只,在这里横行霸道了十余年。    之前的国民政府一直忙着东征西讨,无暇关顾这里,地方保安团等力量也曾几次进剿,但都被他仗着对地形熟悉和娴熟的水性,逃之夭夭,屡次死灰复燃。    现在竟然把注意打到你们徐家商号的头上来了,真是胆大包天!”一艘渔船上,王海主动对徐国仁介绍起这股水寇的来历。    徐国仁点了点头,道:“这次一定要将他们彻底剿灭,以绝后患,还一方安宁!”    王海道:“没那么容易,这家伙不但狡猾多端,而且身手了得。这次能夺回你家被抢的货物就不错了,真以为剿匪像局长说的那么轻松啊。”    徐国仁也不争辩,以自己的战力,哪怕如今这具身体还远未达到自己巅峰时期的水平,但是要对付区区一股水寇,还是不成问题的。    更何况,己方还有一个保安团和两百多警察协助,占据绝对的兵力优势。    徐国仁回头看了看跟进的船只,问道:“怎么还不见保安团的人?”    “他们那帮家伙,就只知道吃喝嫖赌,剿匪这种事情他们完全就是出工不出力。”王海没好气的道。    这时,后面一艘小舢板快速追了上来,上面一个警察对王海汇报道:“队长,保安团派人传话说,他们负责封锁石臼湖外围,进攻的任务就交给我们警队了。”    王海听完顿时大怒:“这帮孙子,拿军饷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跑得快,打起仗来一个比一个怕死!”    徐国仁劝说道:“海兄不必生气,有我们警队这些人,上下一心,剿灭这些水匪也绰绰有余了,等回头灭了这帮匪寇,我向我爹给大家多争取一些奖赏!”    “难得国仁兄你有如此信心,我王海就舍命陪君子,这次一定要干出点名堂,让市政府那些高官们看看,咱们和保安团,究竟谁是废物!”王海见徐国仁一脸的胸有成竹,顿时受到鼓舞,胸中热血激荡,当即表态。    很快,船只便进入了石臼湖,放眼望去,整个湖面水雾缭绕,烟波浩瀚,宛如一片仙境。    在眼线的引领下,徐国仁他们的船队顺利抵达湖中唯一的一座小岛,中心岛附近。    此时,正值寒冬,天气寒冷,湖面隐约有些薄冰,船只行进间传来薄冰破碎的声音,不断刺激着警察队员们紧张的神经。    徐国仁见王海带着一个望远镜,向他索要道:“海兄,能否把你的望远镜给我用用?”    王海立即把望远镜递给了他,徐国仁接过举起,开始观察小岛上面的情况。    但是因为有水雾弥漫,根本看不太清楚,徐国仁又问王海道:“海兄,你熟悉这中心岛上面的地理环境和匪寇们的部署吗?”    王海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徐国仁道:“敌情不明,我们如果贸然进攻的话,很可能会遇到麻烦,甚至陷入对方的埋伏。”    王海道:“那该怎么办?”    徐国仁环顾了一眼四周,主动请缨道:“这样吧,给我一艘小船,我上岛侦察,你们等我信号行事!”    “那怎么行,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徐叔叔交代!”王海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徐国仁会在这个时候主动请缨,深入匪窝。    徐国仁给了他一个放心的微笑道:“海兄,放心吧,我既然要去,自有把握,而且谁的命不是命,为何别人去的,我却不能去?就这样吧。”    说完,徐国仁不等王海答应,便从旁人身上要了一个信号手枪和几颗信号弹,然后背着一杆步枪,跳上了旁边的一艘小舢板。    王海见他心意已决,顿时心生敬畏,沉声对徐国仁道:“国仁兄,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王海一定要和你结为兄弟!”    “如果我回不来了,替我照顾我爹!”徐国仁晒然一笑:“当然了,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