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超级战神 第五十四章 突围
作者:乔三郎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第54章突围    鬼子军官被姚子青那悍不畏死的眼神,一往无前的气势给吓了一跳,连忙退后。    他身边的几名鬼子步兵见状,纷纷大吼一声,挺着刺刀就冲了上来。    噗噗,至少四五柄刺刀,几乎同时刺中姚子青并不算强壮的身躯。    姚子青奋进全力,手中枪托一个横扫千军,横向砸在了其中一名鬼子头上,砰!一声闷响,鬼子的钢盔都被砸的凹进去了一大块,当场吐血身亡。    其他鬼子兵见状,纷纷怒吼着向前推,噗噗噗,刺刀尽数穿透了姚子青的身躯,直透后背。    姚子青被几个鬼子兵一直推到了不远处的一堵断墙之上,殷红的鲜血从他嘴里不断涌出。    被鬼子们顶在墙上,姚子青手中的步枪在刚才的退步中,已然掉落。    他咧嘴笑了笑,因为鲜血不断涌出的原因,话语已经有些模糊不清:“弟兄们,营长来了,来陪你们了!”    言讫,不知何时,他的右手已经悄然摸向后腰,拉响了他一直藏在哪里的一颗手榴弹。    滋滋滋!手榴弹导火索被拉,顿时吱吱冒烟。    几个鬼子兵们见状大吃一惊,纷纷丢掉手中步枪,转身就想逃跑。    “小鬼子,哪里跑!”姚子青奋进余力,纵身一跃,朝几个鬼子兵扑了过来。    轰!一声巨响,手榴弹猛然爆炸。    姚子青和几个鬼子兵同归于尽,壮烈牺牲,为国捐躯。    此时此刻,徐国仁他们已经带着部队突破了日军的层层阻击,来到了城西北方向,即将突围而去。    被这一声爆炸惊的猛然回头,张若飞黯然道:“战神,是团指挥部方向!”    徐国仁感觉鼻子发酸,眼泪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很想冲回去,为姚子青报仇雪恨,哪怕和鬼子血战至最后一刻,但是,一想到,淞沪即将失守,南京保卫战必不可免,还有更多人的无辜同胞的性命等着自己拯救。    徐国仁只得收回目光,咬牙切齿沉声道:“撤!”    言讫,便毅然带头朝城外走去。    张若飞,徐浩东,杨昊天,牛大根,徐根生,王海、张金虎等人也是心怀壮烈,对鬼子充满了仇恨。    一小队鬼子兵,这时闻讯沿着城墙赶来,试图阻止徐国仁他们这支漏网之鱼突围。    徐国仁直接从一名突击兵手里,躲过一支mp18冲锋枪,带头冲锋在前,一边冲一边扫射:“小鬼子,受死!!!”    牛大根也抱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猛烈扫射。    加上,徐根生他们也都迅速纷纷跟着开火。    密集的突击火力,很快将这个小队的鬼子射杀殆尽,纷纷倒在了城墙之上。    趁此机会,他们一举冲出了重围。    出了城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在徐国仁他们的带领下,他们有惊无险的穿过了日战区,到达了苏州河一带。    天色刚黑,武汉行辕。    蒋委员长正打算吃晚饭,侍卫长王世和匆匆而来,手里还拿着一纸电文。    见到蒋委员长,便连忙挺身立正道:“委座,前线宝山中锐团来电。”    蒋委员长见王世和的脸色凝重,心头不禁一沉,立即问道:“念!”    王世和当下将姚子青发来的诀别电文念了一遍,蒋委员长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肃然起敬道:“姚子青不愧是我黄埔将士,忠勇无双,实乃党国军人之楷模,民族英雄!”    言讫,一顿,蒋委员长又颇为痛心的问道:“对了,中锐团有没有突围?全都战死了吗?徐国仁呢?”    王世和默然道:“这个,卑职也不知道,姚团长的电文中没提,按理说,应该是追随姚团长为国捐躯了!不过,也不排除,徐副团长率残部突出重围的可能性,毕竟姚团长也没明说嘛!”    蒋委员长一脸悲恸的点了点头,抬手示意道:“给辞修发电,让他派出得力部队,向宝山方向移动,搜寻中锐团可能突围之残部。另外,命令军统和中统派出精干人员,待宝山战事结束过后,伺机寻回姚子青的遗体,当以国礼厚葬!以慰忠魂!”    “是!”王世和连忙掏出一个小本,迅速简略记下后,打了个敬礼,转身领命离去。    …………    陈诚接到蒋委员长的电令后,本就深感痛惜的他,迅速照办。    当天晚上,徐国仁一行八十余人,终于和第三战区的一支前线部队的巡逻队相遇。    问明情况后,徐国仁他们进入了己方防御区,暂时安全了。    连日的征战,让包括徐国仁五人在内的全体中锐团幸存将士们,都十分疲惫。    所以刚回到第98师的驻地,战士们便倒地大睡。    有些伤兵甚至连自己身上的伤都顾不上,直到第九十八师师长夏楚中闻讯携参谋长、副师长等人赶来,见状颇为痛心,立即对一名随行副官吩咐道:“郭副官,马上带人把受伤的将士送到后方野战医院,好生照顾,给他们治伤。”    虽然徐国仁也很累,但,见夏楚中肩扛中将军衔,徐国仁还是强打起精神,走过来敬礼迎接:“卑职徐国仁,见过长官!”    “你就是徐国仁?”夏楚中一听到徐国仁的名字,立即目露惊奇连忙上下打量起徐国仁。    徐国仁,在夏楚中等一众高级军官的注视下,不卑不亢的点头道:“正是。”    “太好了!委座可是亲自下令,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你们啊!没想到,你们自己就成功突围了!”    “可惜姚团长却为国捐躯了。”徐国仁有些悲伤,低下头道:“我等没能坚守宝山到最后一天,致使国土沦丧,请长官责罚!”    夏楚中连忙摆手道:“哎,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言重了,你们虽然没有坚守到天亮,但也基本完成了任务,牵制了大量的敌军,给敌人造成重大杀伤,立下了足以让前线数十万将士汗颜的辉煌战功!不但无过,而且有功啊!相信,委座和党国一定会重重的嘉奖你们的!”    一名参谋也忍不住点头道:“是啊,徐副团长在宝山,狮子林接连创造了堪称神话的空前战功,实乃我辈军人之楷模,何罪之有啊!”    当下,夏楚中偕一群高级军官,众星捧月的把徐国仁等人迎回了师部。    一方面,是出于对徐国仁等人立下赫赫战功的钦佩,另一方面,谁都知道,经过宝山、狮子林这连番立功,历经这么多血战,恶战,徐国仁绝对是前途无量,和他搞好关系,当然很重要。    所以,徐国仁他们受到了隆重的欢迎和热切的接待。    夏楚中甚至亲自给徐国仁倒茶介绍自己:“军中无酒,以茶代酒,敬我们的抗日英雄一杯。哦,对了,光顾着说话,倒是忘了自我介绍,鄙人就是国民革命军第九十八师师长夏楚中。”    徐国仁连忙起身,敬礼道:“原来是师座,刚才失敬了,怎么能让师座给卑职倒茶!”中锐团是以姚子青第三营和徐家军改编而来的,建制上也归九十八师管辖,所以,夏楚中也是徐国仁的师长。    夏楚中连忙伸出手按住徐国仁道:“安稳做好,你是我们全中国的英雄,这杯茶你受得起!而且,这杯茶也不光是倒给你喝,也是为了向那些战死在宝山,狮子林的中锐团忠魂们,表示敬意!”    徐国仁郑重其事的接过茶杯,凛然道:“卑职替全体中锐团将士,谢谢师座好意!”言讫,仰头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