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超级战神 第90章 桂永清
作者:乔三郎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第90章桂永清    南京,原国防部参谋部的会议室。    蒋委员长和陈诚,张发奎,唐生智等一大群国.军高级将领齐聚一堂。    经过讨论商议决定,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正式成立南京卫戍区,由唐生智带头着手筹建部署南京防务。    会议即将结束时,一名侍卫参谋急匆匆的进入到了会议室,向守候在门旁的侍卫长王世和耳语一番。    王世和不禁脸色一变,对他吩咐两句,那侍卫参谋点了点头,转身退出了会议室。    王世和看了看与会的一众高级将官们一眼,轻步走到了蒋委员长身旁。    察觉到王世和到来,蒋委员长露出询问的目光,作为自己的侍卫长,蒋委员长知道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这个时候来过来的。    感受到蒋委员长询问的目光,王世和立即低头附耳低声道:“委座,刚刚得到消息,日军调集了数个师团,十万大军正在向太仓云集,意图很明显,是想要消灭徐国仁的中锐旅。”    蒋委员长听的眉头一挑,显然吃惊不小。    蒋委员长立即让王世和,将这个最新重要情报,向在座的唐生智,陈诚,张发奎他们讲了一遍。    问他们道:“你们认为,该怎么办?”    张发奎第一个起身道:“委座,从战略全局来说,日军放弃追击我主力部队,转而集结兵力围攻太仓,这是好事儿!我们应该让徐国仁率中锐旅再在太仓坚持几日,最好能够拖住日军主力三五日,这将为我主力部队,迎来难得的宝贵喘息之机。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容布置兵力,防守南京。”    “再坚持几日,以中锐旅区区几千久战之兵,恐怕会被日军在太仓就第一口吞掉,连个渣都不剩!”陈诚立即反对,因为张发奎的言下之意,就是要拿徐国仁的中锐旅当炮灰。    陈诚实在不忍心,让这支屡立战功的英雄部队白白牺牲。    当即,扭头对蒋委员长道:“委座,徐国仁率中锐旅,已经与敌人血战竟日,予敌大量杀伤,立下了赫赫战功。    如今,日寇集结重兵来犯,已经非他们所能力敌,断不能再让他们坚守下去,这样会使三军将士寒心的!”    “辞修老弟你倒是仁义,那战死在淞沪战场上的十几万将士就不寒心了?现在放弃太仓,日军没了牵制,必然挥军北上,直捣南京,请问辞修老弟我们该如何抵挡?”张发奎毫不客气的冷声反问道。    陈诚没有直接回答张发奎,而是对蒋委员长继续建议道:“委座,国门洞开,强敌入侵,绝非徐国仁这支孤军之罪,日军大举进攻,非得举国之力才能与之抗衡!仅凭任何一支部队,都不可能逆转乾坤,反败为胜!    不过,我们可以命令中锐旅采取节节抗击的战术,牵制日军,迟滞敌人的进军速度!日军现在的目标就是中锐旅,他们亟需消灭这支我们的英雄部队,也是为了雪耻报仇,并进一步打击我国民将士们的抗日之决心!    所以,中锐旅只要撤离,日军必定追击,只要不给徐国仁下达死守某地某城的命令,让他灵活机动的袭扰牵制敌军!我相信,他是能够完成任务的!    可以让中锐旅依托阳澄湖一带水网地区,节节抵抗,这样既可避免被日军重兵合围,又能拖延时间,便于需要时全身而退!可谓是一举两得!    而鉴于敌人可能沿长江溯江而上,威胁常熟,镇江,乃至南京,所以,卑职认为,我们还应加强江阴要塞等沿江各地的防御,以确保南京侧翼安全!”    陈诚这个建议,算是说的蒋委员长的心窝子里去了。    徐国仁现在可是蒋委员长的心腹爱将,又是深得民众拥戴的民族英雄,蒋委员长可舍不得真的让徐国仁战死殉国。    但是,又不能不考虑到全局的战略利益,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采纳了陈诚的这个建议。    第18师团被打残,又失去了师团长和参谋长,所以,在新的最高指挥官和其他围剿援军到来之前,他们暂时无力向太仓进攻。    这给了中锐旅一个难得的喘息之机,连续一天一夜,除了一些零星交火外,基本没有发生什么战斗。    唯一不完美的就是,鬼子的舰载机和陆航航空兵,不断从海上,上海机场等地赶来,对太仓城进行狂轰乱炸!    许多战士,都不幸被炸身亡。    在日军空袭刚刚结束时,一队中央军骑马从苏州赶到了太仓。    守军问明情况后将他们放入城内,来的这队中央军,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奉命前来为徐国仁,张若飞他们授勋章和嘉奖电的中央教导总队中将总队长桂永清。    恰好,这时,蒋委员长的最新电令也发了过来,电文命令徐国仁率部于当天晚上放弃太仓,秘密向阳澄湖一带撤离,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继续牵制日寇,确保苏州等地的侧翼安全!    把撤退的命令传达给各团正副团长后,徐国仁得知桂永清到来,立即偕副参谋长周云兵,作战参谋陈振国,陈家伟等人出迎。    指挥部外,双方迎头相遇。    桂永清见沿途持枪警戒的中锐旅官兵,一个个神情肃穆,身材魁梧,装备精良,无形之中都有一股子杀气从他们身上弥漫开来。    顿时肃然起敬,因为他明白,这支部队是真正经过战火洗礼的,从战士们的神情就能看出。    当看到穿着少将服的徐国仁,带人从指挥部走出时,饶是早有耳闻,也不禁怔了一怔,因为面前这个党国最年轻的少将旅长,简直太年轻了。    桂永清是中将,出于礼仪,徐国仁带头挺身敬礼:“不知长官莅临,有失远迎,还请赎罪!”    桂永清连忙回敬,随后又笑着与徐国仁主动握手道:“哎呀,徐老弟,你这话真是折煞我了!你现在可是委座最钟意的爱将!再说,你率部在前线抗日,立下了赫赫战功!劳苦功高,我怎敢让你出迎?    那样,全国民众和三军将士都不会饶了我的!”    “长官过奖了!卑职所做作为,皆是在履行一个军人应尽的使命和责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徐国仁不卑不亢的和他握了握手,微微一笑道。    “不知长官这时候冒险赶来太仓,有何吩咐?”徐国仁问道。    桂永清立即从副官哪里拿出一份嘉奖令,和一把精致的短剑,对徐国仁道:“我奉委座之命,特地来向徐老弟和中锐旅的诸位将士们祝贺你们取得的辉煌战绩,并给你们送来委座亲自颁发的嘉奖令和青天白日勋章!    还有这个,中正剑,委座专门吩咐授给老弟你的啊!”说着,桂永清还把中正剑拿起了晃了晃。    ps:万分抱歉,昨天胃病又犯了,很难受,用手机写了一半,最后还是没能坚持住!所以才会食言!为了表示歉意,三郎今天会拼了老命,至少三更,力争四更以回报大家!    看过超级兵王的兄弟们应该都知道,三郎有胃病这个老毛病。顿首拜谢,致歉求包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