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小萌妻:大叔,stop! 第13章 骗子,他在撒谎!
作者:水凝幽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之前,舅舅说今晚有重要的客人来,让她不能太失礼。

    那时候顾浅浅还不明白为什么,只觉得舅舅家重要的客人关她什么事?为什么要她特意换衣服,还叮嘱她不要失礼?

    她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且不受欢迎的乡下丫头不是么?

    而且,她今天才刚刚到这里……

    觉得奇怪,但上桌之前她还是乖乖地换了舅妈特意为她选的那一条裙子。

    上桌之前,顾浅浅只有一个想法,做一个零存在感的人。

    可现在……

    她希望自己消失,彻彻底底地消失。

    她不傻,不至于连这种情况也分不清。可她不理解的是,为什么陆夜白看她的眼神,看似温和实则透着冰冷……

    她甚至觉得,这一切他都乐见其成。

    包括,她当着他全家人的面,被这个无耻的胖子明目张胆占便宜。

    ——————————————-

    一年了。

    自他离开,顾浅浅家里的座机从来没有停过,因为,怕他找不到她。

    可是,他再也没有来过电话……

    僵坐在精致的餐桌前,顾浅浅藏在桌下的双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陆夜白,更没有想到,再见他时,他们的身份,竟尴尬到这般没有余地。

    表哥表妹,在古时候那叫成双成对,可在当今社会,是一道禁忌……

    启眸望他,想用眼神询问他为什么?

    可陆夜白整晚都只和那个胖子说话,就算偶有余光瞄到她,也只如初见她一般温和地笑笑,仿佛,他和她真的是头一回见面。

    骗子,他在撒谎!

    她分明能看到他眼底对她的那一抹熟悉,他分明认得她,也知道她是谁,更记得,他们曾经的关系。

    曾经,她们是梨花镇最郎才女貌的一对。

    曾经,她们是梨花镇最令人羡慕的一双,

    曾经,他爱她,她也很爱他!

    手,握得死紧,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站起来大声地质问,可餐桌下,这一次换妈妈死死抓住了她的手。

    眼,红了!

    顾浅浅扭头去看妈妈的脸,却见妈妈的眼中也闪着骇然,显然也是认出了陆夜白是谁。

    但妈妈的眼神也在告诉她,妈妈也同样不知道,她们认识的陆夜白就是这个家的少爷,妈妈的侄子。

    肚子又叫了一下,饿的!

    但这时候顾浅浅却一点味口也没有,只想赶紧逃离这个令她觉得窒息的地方。

    这么想着,她竟真的颤微微地站了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说完,她在众人错愕的眼光中,逃也似地离开了餐厅。

    也逃开了,陆夜白的视线……

    ————————————

    洗手间里。

    中式复古的盥洗台前,顾浅浅拼命地往脸上浇着凉水。

    紫色的小洋装包裹着她妖娆的曲线,玲珑的裙摆,在她飞快撩水的辐度里优美地鼓动着。

    夜风,从透气的窗户吹进来,冷泠泠地刺激着顾浅浅的神经,她还没有完全冷静,镜子里却忽地多了个人影。

    她吓了一跳,倏地抬起头来……

    镜子里的男人圆头大脸,目光淫邪,不是那个省长的公子又是谁?

    猛地转身,恰看到他顺手带上了洗手间的门。

    “你干什么?”

    心里一惊,她赶紧冲了过去,试图阻止他将门反锁,可她人才刚刚跑到门边,傅景晨竟直接反过身来一把将她抱了个满怀。

    “浅浅妹妹,我觉得你很可爱,能和你好好聊聊吗?”

    嘴里还说着聊聊,可胖子的手却直扶着她的腰线往下,顾浅浅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猛地一把推开他:“咱们出去……”聊!

    最后的一个‘聊’字还没说出来,傅景晨竟又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就在这里挺好的,我们还是不要出去了。”

    “你,放开我……”

    女人的力气毕竟不敌男人,她挣扎了几下就是挣不脱,傅景晨见状,又伺机想要来抱她,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浅浅,好浅浅,哥哥真的很喜欢你,简直是一见钟情啊!你喜欢你!”

    妈的!什么一见钟情?

    这混蛋分明就是个淫棍……

    原本顾浅浅知道她是省长的公子得罪不起,想说就算吃了一点亏只要能相安无事也就算了,可眼看着这货越来越过份,她也不忍了。

    “姓傅的,这里可是我舅舅家,你要再这样我就叫人啦!”

    看她气得脸都涨红了,小苹果一般惹人怜爱,傅景晨更是心猿意马,不安分的大手,也开始越来越不规矩:“想叫你就叫吧!如果你觉得有用的话……”

    闻声,她惊得眼睛都瞪圆了:“你什么意思?”

    “好妹妹,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顾浅浅:“……”

    不想多心的,可刚才她说要上洗手间的时候,管家特意告诉她一楼的洗手间有问题,要么上二楼,要么上外面佣人们用的这一间。

    二楼她自然不敢上,再加上觉得能到外面透透气她觉得更好,所以,当时她几乎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外面这间公用的卫生间。

    可现在……

    她来了这里,这个邪恶的胖子也来了。

    越想越怕,她连挣扎都几乎忘记了,她怔着不动,傅胖子却欣喜若狂:“对了,这就对了,别反抗,也别闹,让哥哥我好好……”

    说着,他的手一滑,顺着腰部就直接探向了她的臀部。

    惊觉到他下-流的动作,顾浅浅猛然又激烈地反抗起来:“姓傅的,你放开我,放开我……”

    话落,顾浅浅已顾不上客气,反过手灭便挠了他一脖子。

    未修剪的指甲尖利,傅胖子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三条血痕,他疼得一嘶的同时,顾浅浅已趁机逃离了他的怀抱。

    扑向卫生间的门口,她用力地拉着门锁,可是……

    门,被从外面锁住了!

    身后有条恶狼,面前的生路却已被斩断,顾浅浅的眼神彻底变了。

    正发怔间,傅景晨竟不顾一切地又扑了过来……

    这一次,顾浅浅躲避不及,终于又被他抱了个满怀:“好烈的性子,不过,我喜欢!”

    心知这回再难逃脱,顾浅浅终于大声叫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色狼!唔!唔唔……”

    可惜,她才叫了一句,小嘴已被傅胖子肉肉的大手死死捂住。

    傅胖子一边将她卫生间的深处拖,还一边猴急地撩起了她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