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5.第95章 谁不服?来战!
作者:凿砚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萧风,斗之力八段。合格!”

    测试员惊异的看了萧风一眼,冰冷的声音中隐隐有些颤抖。

    显然,萧风的测试结果让测试员都吓了一大跳。

    这个结果宣布之后,整个训练场中猛的一静!所有的人都一脸茫然的张大了嘴巴。

    萧焱没有惊讶,而是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脸上的神色十分激动。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他果然突破了!苦心人,天不负!风哥这么努力的人,怎么可能不成功?怎么能不成功?”

    “他成功了!他做到了!他都能做到,我为什么做不到?风哥,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萧熏儿也没有惊讶,只是有些意外,“明明我刚才还感觉到他只有七段,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八段了?这个萧风表哥,到底隐藏得多深啊?”

    “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家主萧战一脸赞赏的点头,“能让我儿萧焱都如此佩服的人物,岂能真的只是十年都突破不了一段的废物?隐忍十年,沉淀十年,今日一朝爆发。好坚持!好心性!”

    “这不可能!”

    大长老惊怒的大叫着,指着黑色石碑前的萧风大声叫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大长老的话让整个训练场中所有的人都惊醒了。

    “是的!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一个十年都突破不了斗之力一段的废物,一个一直被众人嘲笑讥讽的废物,即使修为再差的人都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句“我至少比萧风强”的废物,竟然晋升到斗之力八段了?

    怎么能有这种事?怎么敢有这种事?

    “这不可能!”

    整个训练场上,所有落榜的家族子弟,所有曾经看不起萧风的家族子弟,所有被萧风现在的成绩刺痛了眼睛的家族子弟,都在愤怒的呐喊着。

    “作弊!你绝对是作弊!”

    萧宁冲出人群,指着萧风暴怒的狂吼着。

    “对!对!作弊!绝对是作弊!”

    被萧宁的举动带动了情绪,对萧风这个成绩不满的所有家族子弟都冲了出来,指着萧风怒斥着!

    这一刻,萧风已经千夫所指。

    “萧风小子,现在你有什么感想?”

    太上丹灵的声音在脑海里响了起来。

    “感想?”

    萧风朝愤怒的家族子弟扫了一眼,眼中带着一丝怜悯,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不到别人的努力,也看不到自己的缺陷,却一味嫉妒别人的成绩。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有进步。他们……真可怜!”

    “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性!你能看透事情的本质,我很欣慰。只是,你恐怕还有麻烦哦!”

    太上丹灵轻笑了一声,沉寂了下去。

    “麻烦么?我敢站出来,我敢把力量摆出来,又怕什么麻烦?又岂能没有准备?”

    萧风脸色一片平静,散发着处变不惊的沉稳和从容。

    但是……麻烦果然已经来了。

    “萧风,你好大的胆子!”

    大长老一巴掌拍在身前的桌子上,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伸手指着萧风大声喝骂道:“萧风,你竟敢在家族测试中作弊?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把这个孽障拿下!”

    “对!对!拿下!拿下!”

    萧宁竭斯底里的大叫着,带动身后的众人一起呐喊起来。

    “拿下!拿下!”

    群情激愤,整个训练场上升起了愤怒的大吼声。

    “慢着!”

    家主萧战大喝一声,站起身来,冷冷的盯着大长老看了一眼,“大长老,我才是家主!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了?”

    “嗯?”

    大长老脸色一变,阴鸷的双眼之中透出一抹冷光,“家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要拿下他有什么不对?难道家主跟这件事有什么牵扯?嘿嘿!”

    “大长老,你说萧风作弊,有何证据?”

    家主萧战根本不搭理大长老的栽赃,连忙转换话题。

    萧战身为家主,处事经验十分丰富。这种时候当然不能按照对方的节奏来,一旦纠缠到是否跟这件事有什么牵扯中来,那就扯不清了。还不如直接跳过这个问题,转而从另一个角度入手。

    “证据?”

    大长老冷笑一声,指了指台下群情激愤的家族子弟,“家主,众目睽睽。所有人不相信萧风能够晋升斗之力八段。一个十年都突破不了一段的废物,凭什么能晋升八段?不是作弊又是什么?这还要什么证据?”

    “凭什么?”

    萧战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那你怎么不问萧风呢?怎么不问问萧风凭什么能晋升第八段呢?”

    说到这里,萧战扭头看向萧风,“萧风,大长老想问你,你凭什么能晋升第八段。现在,你告诉他,告诉他凭什么!”

    “是!”

    萧风不卑不亢的朝萧战行了一礼,然后昂起了头,挺直了脊背。

    “你们都想知道我凭什么能晋升第八段吧?”

    萧风扭头朝激愤的人群看了一眼,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在你们看来,一个十年都突破不了一段的废物,一个一直被你们看不起的废物,突然有一天走到了你们都只能仰望的位置,就不敢相信了,就说我作弊了!”

    萧风指了指训练场上的石锁,“看到那个石锁了吗?这些年来,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摸过一下吗?”

    “在你们吃喝玩乐的时候,我在修炼;在你们灯红酒绿的时候,我还在修炼。在你们起床之前,我已经在修炼了。在你们睡觉之后,我还在修炼。”

    “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这样的日子,到今天已经整整十一年了。”

    “十一年的坚持,十一年的刻苦,十一年的沉淀,十一年的积累,我凭什么不成功?我凭什么不能成功?”

    “当然,有人说,就凭你那资质,你再努力一百年也没用!但是……你怎么知道我的资质就一定不行?”

    “这个世界有多少奇特的血脉,有多少奇特的体质?你们全都清楚?全都知道?你们就能如此清楚的判断出一个人的资质?”

    “不说远了。就说萧焱表弟。”

    萧风看向萧焱,不要意思的笑了笑,“拿你当例子,不好意思啊!”

    萧焱笑了笑表示无妨。

    “就拿萧焱表弟来说,他之前都是斗者了,现在却跌落到了第四段。这是什么原因?是资质?还是体质?还是其他?你们清楚原因吗?你们不清楚!”

    “既然他能莫名其妙的跌落修为。我十年积累一朝爆发?为什么不可以?”

    “你们要问我凭什么成功?我反而要问你们,我凭什么不能成功?”

    一时之间,整个训练场上只剩下萧风那慷慨激昂的声音。

    “当然,我一直认为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那么……”

    萧风抬眼看向一众家族子弟,昂然说道:“谁不服?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