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第1章 痴人说梦
作者:晨光路西法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叶雷阳觉得很累,对于很久没有用自己的力气站起来的他而言,如今睁开眼睛看一看周围的世界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有时候他也会回忆从前,想起自己还能够在夕阳下奔跑的时候,虽然父母在自己上大二那年就去世了,给自己也留下不少抚恤金,但对于叶雷阳而言,如果不是那一次莫名其妙的见义勇为,自己也不会从扑街写手变成一个重症肌无力的病人,躺在这冰冷的医院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下辈子老子再也不做好人了。”

    叶雷阳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脑海之中闪过无数自己曾经看到过的小说电视剧,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世界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就好像自己救下的那个女明星,除了给自己付了医药费之后,竟然一次都没有再出现过。自己那个女朋友更有意思,在确定自己是绝症之后,干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莫过于此。

    “看来老子是真的要挂掉了。”

    叶雷阳努力的眯起眼睛,虽然这耗费了他为数不多的力气,但他总觉得,离开这个狗屁世界之前,自己总要看上一眼外面,他记得自己这个床位应该可以看到外面天空的。

    人生寂寞如雪,凄凄惨惨戚戚,叶雷阳看着外面那一抹湛蓝的天空,脑海里面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词来,渐渐失去的力气和触觉让叶雷阳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病床旁边七八位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白大褂可绝对不会是来看戏的,因为叶雷阳记得,自己好像签署过遗体捐献协议,否则这家医院可没那么好心让自己在医药费用尽之后住到今天。

    慢慢的闭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当中,叶雷阳知道,自己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下辈子,老子一定要抡圆了活个痛痛快快!”

    …………………………

    …………………………

    “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雷阳脑海里面出现这么一句话,可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太文艺腔了,睁开眼睛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努力的告诉自己,别像个文艺青年那么多愁善感,身为一个男人,要阳刚豪迈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才像个爷们。

    “等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叶雷阳脑海当中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他猛然间意识到,刚刚那一系列动作,自己原本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更重要的是:“老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叶雷阳,你在干什么?”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叶雷阳耳畔响起,却让他打了一个激灵。

    抬起头,叶雷阳却一下愣住了,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在他眼中失去了光彩,眼中只剩下面前的这个人。在叶雷阳的思想当中,他不知道自己此时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状况,是不是有妖魔鬼怪的存在,又或者上天让自己在临死之前做一场美梦,但此时此刻他宁愿自己沉湎在这个有些虚幻的梦境当中。

    “唐欣,你是唐欣?”叶雷阳张了张嘴巴,发出一个声音,同时手指微微有些颤抖,抬起来想要抚摸面前人的脸庞,却又害怕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场美梦。

    “你这人,抽什么风啊。快点把志愿书填完,一会儿就要照毕业相了。”名叫唐欣的女孩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留着清爽的短发,不施粉黛清丽的脸庞给人的感觉很亲切。虽然对叶雷阳古怪的举动有些害羞,却还是耐着性子对他说着话。

    “我居然真的活过来了!我居然真的活过来了!”

    此时的叶雷阳却没有理会唐欣的话,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古怪的氛围当中。

    他记起来了,今天是2001年7月15日,高考已经结束一个星期,今天是填报志愿的日子。

    前世叶雷阳如果说最大的失误,就是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高考分数,原本他以为按照自己平时的成绩最多也就是四百九十分左右,能混上二本线就已经是运气不错。却万万没想到,自己超常发挥,最终居然考了五百三十多分。

    四十分的失误在估分的时候是很少见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失误,叶雷阳错过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女人,也错失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看着面前的唐欣,叶雷阳相信,除了自己没有人会知道,十年之后,这个女人会从锦江国际的最高处一跃而下,结束了她如夏花一般璀璨的生命。

    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时候在京城做编剧的自己,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是哭的如何撕心裂肺。

    叶雷阳不会告诉任何人,曾经的自己是如何喜欢面前这个女孩,每天哪怕只是坐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都会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人生在世一辈子,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好像两条射线,偶然间有了交集,可之后却渐行渐远,渐渐的没了彼此的消息。

    抬起头看了一眼外面湛蓝的天空,叶雷阳忽然觉得心情无比的愉快了起来,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张还没有填好的志愿表,站起身对唐欣笑道:“唐欣,你报的哪里?”

    “滨州师大。”唐欣下意识的回答叶雷阳,可下一刻却指着被叶雷阳撕掉的志愿表:“你疯了,今天就交志愿了。”

    叶雷阳耸耸肩,对唐欣笑着说:“没关系,我打算换志愿了。找老师再要一份就是了。”

    唐欣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雷阳却没有犹豫,径直走向讲台,对正在低头看着志愿的班主任道:“老师,我想再要一份志愿表。”

    班主任秦永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叶雷阳记忆当中自己在他班里受了不少照顾。

    看了一眼叶雷阳,秦永江一笑:“怎么,不想去天府学院?”

    叶雷阳点点头:“是的,太远了。我打算报滨州师大。”滨州师大是省城的一所师范类学校,分数线要比叶雷阳之前报考的天府学院高三十分左右。

    秦老师眉头皱了皱,却没有马上说话。

    一旁已经有人笑了起来:“叶雷阳,你又开始白日做梦了!”

    叶雷阳的脸色一变,眼睛眯了起来,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在他的嘴角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