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第32章 莎士比亚
作者:晨光路西法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之后的日子里,叶雷阳依旧过着自己的作息时间,该逃的课一节不去,不该逃的他自然也不会不去,他是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人,当然不会浪费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

    上天既然给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让自己用积累的智慧和经验走的比同龄人快一点,那么叶雷阳就不会浪费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就好像一个体育比赛,就算比其他人出发的早许多,可如果没有抵达终点,那么一切都没有意义。

    当然,大学的课堂肯定是很无聊的,五十分钟的一节课听下来,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没有意思。

    叶雷阳最不喜欢的课目是外国文学赏析,一大段一大段的英文书看下来,还要分析语法之类的,他常常觉得,这根本就是一点用处没有的无用功,所以每当这个时候,他一般都跟蒋智和赵东健在那里窃窃私语,有时候是他们俩向叶雷阳讨教魔兽争霸的技巧。

    “后面的那三个男生,你们在干什么?”

    某一天三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叶雷阳抬起头,发现站在讲台上的何远征老师,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这边。

    教室很安静,何远征这个人个头很高,但是头发有些略秃,类似于地中海的造型,沉下脸的时候颇有几分威严。

    “活该!”坐在很远地方角落里的邵帅低低的说了一句,他是怎么看叶雷阳怎么不顺眼。

    眉头皱了皱,叶雷阳站起身:“抱歉,老师。”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叶雷阳觉得低头道歉没什么,有时候忍耐是生活的必需品,无关对错。

    何远征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叶雷阳,淡淡的说道:“你给我解释一下,刚刚我说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ShallIcomparetheetoasummer‘sday?Thouartmorelovelyandmoretemperate:RoughwindsdoshakethedarlingbudsofMay,Andsummer‘sleasehathalltooshortadate:Sometimetoohottheeyeofheavenshines,Andoftenishisgoldcomplexiondimm‘d;Andeveryfairfromfairsometimedeclines,Bychanceornature‘schangingcourseuntrimm‘d;ButthyeternalsummershallnotfadeNorlosepossessionofthatfairthouowest;NorshallDeathbragthouwander‘stinhisshade,Whenineternallinestotimethougrowest:Solongasmencanbreatheoreyescansee,Solonglivesthisandthisgiveslifetothee。”

    这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何远征不认为一个大一学生会听过这个。抛出这个问题来,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叶雷阳难堪,然后自己再教训他一番。

    因为是英语系三个班一起上的大课,几乎所有人这时候目光都停留在叶雷阳的身上,大家都在好奇,他要怎么解释这段话。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语法或者造句之类的东西,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本身就十分的难懂,很多单词相对于这些大学生而言,绝对是没有接触过的。

    坐在最前排的钱玉转过身,秀眉微蹙的看向叶雷阳,她很好奇,这个家伙难道也精通英语诗词?如果真是那样,她倒是对这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就连一脸淡然的唐欣也用满是忧虑的眼神看向了叶雷阳,她很想知道,这个让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的老同学,会不会继续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

    叶雷阳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他看着何远征:“何老师,这应该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那首十四行诗吧?”

    何远征一愣神,不过他并不意外叶雷阳居然知道这个,淡淡的笑了笑,开口说道:“你既然知道,那应该也会翻译吧,否则你在我的课堂上无所事事,就代表着你不尊重我。”

    心里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叶雷阳知道自己这是撞在枪口上了,还好上辈子做编剧的时候自己有一段时间特别迷恋莎士比亚的诗歌,还真就特意去背诵过他的十四行诗,否则今天就要丢人现眼了。

    “我想将你比作迷人的夏日,但汝却更显可爱和温存:狂野之风摧残着五月蓓蕾的柔媚,也一天天消逝着夏日的归期:苍天的明眸偶然泻出璀璨,却难以辉映他暗淡的容颜;一切明媚的色彩渐已消褪,过程是如此苍白;然而你却如永恒之夏,所有的美好永远也不会改变;就连死神也不敢对你嚣张,因你将永生于不朽的诗篇:只要世人一息尚存,你将和这诗篇永驻人间。”叶雷阳慢慢的开了口,抑扬顿挫的开始朗读了起来。

    因为是做编剧出身,所以叶雷阳朗读的水平也是很不错的,硕大的教室里面很安静,只有他的声音在回响着。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从何远征这个当老师的,到钱玉、唐欣这些学生们,每个人都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叶雷阳,谁都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能够把这首十四行诗完整的翻译过来,而且还能朗读的这么轻松。

    等到叶雷阳的朗诵结束,教室里依然一片安静。

    邵帅有些不甘心的看着叶雷阳成为众人的视线焦点,忍不住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他是不是提前背诵过。”

    何远征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叶雷阳,忽然开口说道:“Todaymarksaprofound,thoughbittersweet,milestoneforallofus......aswebearwitnesstobothanendandabeginning。”

    叶雷阳微微一笑:“今天是深刻的,虽然苦乐参半的,里程碑为我们所有人......我们见证既结束,一个开始。”

    说完之后,他笑了起来:“《王子与我》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作品。”

    所有人都糊涂了,不明白叶雷阳跟何远征在打什么哑谜,只有唐欣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来,她似乎隐隐约约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何远征脸上原本严肃的表情此时终于舒缓了,看着叶雷阳的眼神也从原本的严厉变成了慈祥,摆摆手对叶雷阳说道:“你先坐下吧,以后认真听课,不要以为自己读过就能理解,知道么?”

    这番话一说出来,学生们彻底傻眼了,怎么这何教授的鞭子高高举起最后却又轻轻落下了呢,难道说这叶雷阳真有那么厉害么?

    这时候,就听见何远征的声音在教室里面响起:“在座的诸位,如果谁能像这位同学一样把莎翁的十四行诗全都背下来,那这门课,期末的时候我给他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