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6.第46章 约会
作者:晨光路西法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有时候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未来,而是你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将会发生,却碍于自己的能力,没有办法去阻止。就如同现在的叶雷阳,他所忧心忡忡的,恰恰是如果自己不能改变唐欣的命运,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最终走向死亡的归宿?

    重生以来第一次,叶雷阳对于未来有了一种无力感,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自己要眼睁睁的看着唐欣再次步入深渊?这时候,他真的感觉也许什么都不知道才是真正的幸福。

    袖手旁观?

    脑海当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可下一刻叶雷阳就摇摇头,上辈子自己曾经无数次后悔当年没有对唐欣表白,更因为那朵美丽的鲜花凋零而黯然神伤,如果连重新来过一次,自己依然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那将会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疤,以后不管做什么,自己都会想起这个时候的畏惧和逃避。

    所以,叶雷阳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阻止唐欣跟叶枫继续发展下去!

    执着有的时候是一种无形中巨大的力量,一个人如果执着于某件事情,总会能够从中获得继续坚持下去的勇气,压下心浮气躁,回归趋近于一种平和的心态,这种自信来自于哪里,叶雷阳很清楚,他终究要比同龄人看的远一些。

    唐欣被叶枫追求这件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在英语系的温度降了下去,或者确切的说,英语系的大一新生们已经习惯了看到叶枫每天都来邀请唐欣去操场散步,虽然大部分时候唐欣都是拒绝的,但偶尔叶枫也能成功的邀请到她。

    即便这样,对很多人而言,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起码在他们看来,如同叶雷阳对唐欣的暗恋,对钱玉的追求一样,这是普通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但对于叶枫和唐欣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普通人跟他们,原本就距离着不同的世界。

    就好像钱玉和叶雷阳,即便叶雷阳“表白”失败,但两个人成为朋友,在周围人的眼中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钱玉这么做,在人们眼中反倒凸显了她平易近人的性格,既然成不了恋人,那么大家之间最起码也可以成为朋友的。

    这大抵也是学生时代最美好的一种事情了,在这个时候的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有那么一丝纯真,不会有太多物质利益和情感投入到自己的感情当中,所以表白失败之后变成仇人的并不多。至于走入社会之后,人的心灵变得更加脆弱和阴暗,自然也有很多恶劣的东西出现。

    而这个时候的年轻人,表白失败之后,更多的恐怕是一种忧伤吧,毕竟被自己喜欢的人列为朋友,这本身就是一种残酷的宣判,换句话说,“你是个好人,我们做朋友吧。”这句话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而对于唐欣来说,在她的世界里,大部分人都是陌生人,偶尔有熟悉的人,也被归纳为好人的行列里。至于叶雷阳,虽然心里面对这个老同学还有些好奇,但唐欣并没有认为,自己跟他会产生更多的交集。

    直到她在某一天的专业课上,收到一张纸条。

    旁边的室友传递过来一张纸条,唐欣有些意外,虽然这种事对她而言并不新奇,从开学到现在,她已经面对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或者确切的说,从初中时代起,她永远是班上收到情书最多的那一个。

    对唐欣的室友来说,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身边的这个女孩从开学到现在收到的鲜花已经足够开一个小型花店了,更不要说那位白马王子叶枫更是每天早晚一束鲜花往宿舍里面送。只不过很可惜,唐欣除了偶尔跟叶枫一起在操场上散散步之外,就连单独跟他吃饭的机会都不给。

    至于这种小纸条情书的幼稚表白方式,室友觉得唐欣下一个动作肯定是把纸条扔进书桌里。

    “欣欣,一会儿我们去吃饭吧,听说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饭店,水煮鱼特别好吃。”室友想到叶枫送给自己的那一大袋零食,笑了笑对唐欣说道。

    想要攻克一个女生的堡垒,就要先“收买”她身边的同学,这是大学时代男追女的不二法门。

    没想到唐欣轻轻摇头:“不好意思,我一会儿有事,你们去吃吧。”

    室友顿时就愣住了,她们几个清楚的很,如果唐欣不去的话,叶枫之前计划好的偶遇就彻底失败了。

    对于叶枫而言,约唐欣吃饭这种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要知道唐欣每次面对他邀约吃饭的请求,通常的回答都是有事或者不吃。这次的偶遇也是琢磨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办法,但万万没想到,居然唐欣又拒绝了!

    而对叶雷阳而言,这一次是他改变唐欣命运的第一步,也是他正视自己上辈子某段从未说出口的内心的第一步,对唐欣和叶雷阳两个人来说,这都是很重要的。

    那张纸条是叶雷阳写的,上面的内容只有一句话:“班长大人,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怎么样,要不要请我吃顿饭?”

    就这么简单,叶枫用了无数花言巧语和鲜花都无法达成的愿望,叶雷阳用一张小纸条和几句话就达成了。

    对于人心的把握,多了几十年阅历的叶雷阳要远远强于自己的对手。他很清晰的把握住唐欣的某种怀旧心里,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卑劣,但这并不影响叶雷阳的心情。尤其是在看到唐欣对自己点点头,算是答应下来自己的要求之后,叶雷阳的心情瞬间变得愉悦了起来。

    “老三,你傻笑什么呢?”坐在叶雷阳身边的蒋智注意到这家伙嘴角的微笑,忍不住奇怪的问了一。

    叶雷阳呵呵一笑:“没什么,一会儿你跟老大去吃饭吧,我有事。”

    “啊?”

    蒋智狐疑的看着叶雷阳,他总觉得,从前几天开始,身边的家伙就变得越发古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