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7.第87章 风波停(求点击)
作者:晨光路西法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老狐狸这三个字虽然有那么一点点难听,但不得不承认,人活的久一点,不管是阅历还是经验方面,都要比年轻人更加多,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常说姜还是老的辣。

    唐东方和蔡晋是什么人,那是能够在华夏金字塔一般的官场体系里面爬到厅级位置的人精。换句话说,他们这种人哪怕别人咳嗽一声都能够察觉出不妥当的地方,更何况叶雷阳两次三番的动用所有能动用的关系,想要告诉他们韩国人有问题。要知道,从表面上来看,他跟这伙韩国人无仇无怨,根本没必要陷害对方。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韩国人没问题,唐东方也不可能不让人查一下了。

    “唐书记,那小家伙难道真的发现了什么?”蔡晋还是有些狐疑。

    唐东方脸上的表情很有趣,想了想说:“不管他发现了什么,如果他说的东西是真的,这个事情的责任,你我都承担不起。”

    他们都是聪明人,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查一下也无伤大雅。毕竟如果叶雷阳的怀疑是错的,只不过耽误几天时间而已,但如果那个年轻人怀疑的事情是真的,如果真的签约成功,将会让北海政坛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管是唐东方也好,还是蔡晋也罢,仕途怕是要走到终点。

    就这样,下午的签约仪式被延后举行,理由很简单,市委宣传部打算把这个事情搞的大一点,邀请省里面的领导和一些明星参与,然后加大投资力度。

    韩国人并没有怀疑,他们并不知道,当天下午唐东方就联系了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让他们秘密调查一下这家韩国企业的资料。要知道之前得到的资料,都是招商局在南方参加一次招商会的时候对方自己拿出来的。

    在华夏,很多事情有时候并不是没人管,只不过是没人在意。一旦上面有想要处理的意识,那么很多事情的效率往往就会变得无比迅速。

    仅仅三天之后,韩国人的资料就摆在了唐东方的案头,而此时此刻,他正在召开市委常委会。

    只看了一个大概,唐东方的脸色就变得铁青,敏锐的政治嗅觉告诉他,如果这件事不是女儿的那个同学无意当中揭破的话,自己将会面临一个可怕的局面。

    “招商局的人都是猪么?”

    唐东方猛然间一拍桌子,力气大的连茶杯都蹦了起来:“一群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被几个外国人耍的团团转,差一点就把几个亿的资金给这群骗子!”

    这时候,其他的市委常委也看完了发下来的资料,一个个脸色都十分的难看。这伙人是一群活跃在国内偏远地市诈骗集团,利用华夏某些落后地区急于寻找投资的心理,通过伪造的文件和背景,骗取当地政府和企业的资金,然后消失走人。

    之前在南方地区,他们已经成功诈骗了不少地区,很多地方的领导吃了亏,却碍于证据不足以及对方的行踪诡秘,根本查不到。

    而这一次,他们终于遇到对手了!

    一个月之后,这个跨国诈骗团伙成员全部落网,南方数省公安厅特意向北海方面表示衷心感谢。而此时,所有人并不知道的大功臣叶雷阳,正踏上开往滨州的火车,准备迎来自己大一的下学期。

    他的身边,是一脸淡然微笑的唐欣和不情不愿的邵帅。

    这一次的事情,叶雷阳起了多大的作用,除了田晓旭和唐欣之外,没有人知道。邵帅也是事后才从父亲的嘴里面得知,如果这次被对方诈骗成功,自家的公司除了破产一途没有别的选择,所以即便心里面不愿意看到叶雷阳这个讨厌的家伙,却还是跟着唐欣一起上了火车。

    “喂,你真的懂韩语?”邵帅坐在叶雷阳旁边,瞪着他问道。

    “是啊,你什么时候学会的韩语?”唐欣也十分的好奇。

    虽然两个人心里对于叶雷阳的感觉不一样,但是却是一样的不明白叶雷阳究竟是怎么做到。要知道高中时候的他,是绝对不懂韩语的。难道说就在这短短的大一上半年时间里,叶雷阳学会了一门外语?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尤其是唐欣,她甚至还记得那天叶雷阳的反常表现,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叶雷阳绝对不是猜测的,他分明就是确定了什么之后才对自己说出的那番话。

    叶雷阳笑了起来,这事情被证实是真的之后,不管是邵帅的父亲还是唐欣的父亲,虽然没有亲自出面,却都通过一些渠道对自己进行了感谢。最直观的反应就是,老爸弄的那个网吧,原本卡工商局的执照手续以及银行的贷款手续,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解决。不但如此,之前老爸选的地址并不算大学附近的黄金地段,但就在昨天,最新开发的学府家园忽然有一处门市房出租,而且价格低廉。

    这里面的猫腻,叶雷阳不需要告诉老爸老妈,他只需要明白,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就好。

    至于因为这件事有多少个领导会被愤怒的唐东方摘掉官帽子,又有多少人会因为这件事而飞黄腾达,那与叶雷阳也没有关系。他明确的向因为这件事被提拔成市委宣传部副科级干部的田晓旭表示,自己无论如何不会出现在前台。

    对于把自己如今的生活归类在每天游走于宿舍、图书馆、教室三点一线的叶雷阳来说,他希望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希望自己周围的人都是幸福的,当然,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是安静的。

    发生在上层圈子的政治斗争对叶雷阳而言距离太过遥远,一个人如果身处马里亚纳海沟,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感觉到头顶上海面究竟是狂风暴雨还是古井无波,毕竟飞鸟和鱼的圈子格格不入,很难有所牵连。

    这就是生活,世纪初的日子对于每个出生在八零年代的人而言都是难以忘记的,夕阳西下也好,小桥流水也罢,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慢慢的长大,最终走向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