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一章 这是什么东西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窗外大雨倾盆,芭蕉树被狂风蹂躏的东倒西歪,有几棵甚至被连根拔起。

    屋内,一个清秀少年穿好蓑衣,对床上躺着的一个十分雄壮少年道:“秦忠,你好生待着,我把丙字区的排水口打开就回来。”

    床上躺着的少年,身体厚度和宽度是常人的两倍有余,那单人床他几乎躺不下来,半边身子都在床沿外担着。

    此刻听到少年说话,他慌忙爬起身来,“少爷别去,这狂风暴雨的,太危险了,要去也是小的去,小的没事的。”

    少年一把按住他,笑着说道:“秦忠啊,你腿上有伤,等养好了伤再帮我也不迟。”

    秦忠眼圈一红,竟抽抽噎噎的哭泣了起来。

    “是小的没有照顾好少爷,是小的无能……”

    清秀少年拍拍他宽厚的肩膀,安慰道:“宋儒有夜游巅峰境界,他用灵魂体和你打,你连看都看不见他,这怎么打?好了,这不怪你。”

    “可是小的的职责就是……”

    清秀少年拍拍他的肩膀,戴好斗笠,走了出去。

    此刻,屋外大雨瓢泼。

    ……

    清秀少年名叫周成,是东宁城周家嫡系的一名子嗣,被父亲花了极高代价才进了这药王宗。

    可惜的是,因为资质的原因,被分到了外门。

    初来乍到,他资质又不好,没什么前途,自然受人欺压。

    这才刚来一周,他从家里带来的仆人秦忠,就被打人断了腿,要不是救治及时,很有可能那条腿就废掉了。

    像灵武大陆的修士修炼的都是灵魂体,依靠灵魂出窍作战,灵魂体出窍之后普通人连看都看不到,这也是秦忠被打的原因。

    药王宗禁止弟子之间的争斗,那宋儒不好对自己动手,却是当着自己的面打断了自己手下秦忠的腿,当真是欺人太甚,狂妄至极!

    想起宋儒的嘴脸,周成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

    自己来药王宗也是有大抱负的,先是天赋测试资质不佳被分到外门,如今又被这样的无耻之徒故意刁难,以至于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也要去药田放水,想想真是让人胸闷。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半山腰,看着已经一马平川被灌满水的药田,渐渐地面露笑容。

    他一向乐观豁达,虽然来到这里一路艰险,但见到面前的景色也不由暗暗称奇。

    从此处往远处望去,四处都是青蒙蒙一片,天与地之间充塞着海量的雨水,此时此刻,天地已是一体!

    一股大风吹来,吹了他个趔趄。

    他吓了一跳,赶紧收摄心神,小心搬开排水口的石板,田里的水立刻流了出去。

    一连打开七八块药田的排水口,他这才舒了口气,又往另一片药田走去。

    突然,大地不安的震动了一下。

    周成心中一惊,还未有什么动作,脚下的大地突然往悬崖下滑了过去。

    “这……”

    周成立刻惊醒,这么大的雨,定然是出现滑坡了。

    想清楚原油,他撒腿就跑。

    可就在这时,形势突然急转,整个大地猛地竖了起来,药田里的积水急速灌下,一下把周成拍落下去!

    周成身体周围全是黄澄澄的泥水,他看不见周围的情形,只能伸手乱抓,迷迷糊糊中抓住了什么藤条,哪里知道下坠之力太大,竟一把把那藤条连根拔起,一起拽了下来!

    他心中大急,丢掉藤条,还要再抓,一块石头砸来,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周成悠悠转醒。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却依旧下着冰凉的小雨。

    他看了眼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堆淤泥里,身体冷得厉害,冻得他一直发着抖,刚要爬起身来,却又觉得浑身酸痛的要命。

    低头看时,穿在身上的蓑衣已经破烂不堪,混乱中,斗笠也早已不见,这一路碰碰撞撞,也不知道受了多少伤。

    他勉强爬起身来,看了看一线天的山谷,却是难以辨别方向。

    没有办法,只能随意选了个方向,一瘸一拐的走了下去。

    只是没走几步,他发现一边黑黝黝的淤泥里竟然有些微微弱的亮光。

    “这是怎么回事?”

    他走上前去,把淤泥扒开,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绿豆粒大小的碧绿色种子。

    种子上还竟然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芒。

    他拿起这神秘的种子仔细看了看,心里嘀咕道:“这是什么东西?怎的种子也会发光?难道是什么宝物不成!”

    这神秘的种子让他想起了远古时期的传说。

    远古时期还是修真者横行,修真者里面有一位叫龙树道人的修士,在当时非常的有名,据说他就是炼化了一枚降龙木的种子,这才闯下如此大名头的。

    “难道这也是什么神树的种子?那我岂不是发达了!”

    周成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只是他刚来药王宗,可不知道怎么炼化宝物的。

    “难道滴血认主?”

    他还是听说过这一点的,周成也顾不得全身发冷,在旁边水洼里洗净手掌和种子,用锋利洁白的犬齿轻轻一咬,无名指上立刻流出血来。

    他选择无名指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无名指用到的时候最少,总比伤了食指的好。

    鲜红的血珠滴落到种子上面,立刻渗透了进去。

    周成顿时大喜,“有戏!想不到天无绝人之路,我周成也能有成名的宝物了。”

    他捧在手里又呆了半晌,面色却慢慢僵硬了。

    “怎么没变化,是血太少了吗?”

    周成看着已经慢慢结痂愈合的无名指,闭上眼睛又撕了开来,于是又有一滴血珠滴落在了神秘种子上面,顿时又渗透了进去。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神秘种子,那种子却是光华流转,还是没有其他变化。

    “这尼玛!”

    周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再次撕开伤口,又滴了一滴血液上去。

    如此再三,持续了许久,到了后来,周成已经开始开始面色惨白,浑身发抖了。

    “看来老子今天就是死在这里也炼化不了这东西了,还是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他收起种子,又走了下去。

    一路上都是断裂的大树,凌乱的树枝,还有半埋在淤泥里的灵草药。

    周成饿的头脑发昏,随意挑了几种灵药,就着旁边的水洼洗了洗,张口就吃。

    如今遭了水灾,想必这些灵药应该也不会有人过来清点了,自己吃点应该也不算什么的吧,再说了,这些外门弟子照料的灵草药都不怎么珍贵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找到不少灵草药,虽然不是特别名贵,但也吃了个半饱,唯一的遗憾是,他始终没有找到出谷的路。

    他浑身冷的要命,只能在附近找了个相对干松的山洞,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

    排查掉没有野兽之后,却又发现了一些干草,实在是令他喜出望外。

    他把为数不多的干草铺到地上,仰头就躺了上去,他也实在是疲惫至极,竟然霎时就睡着了。

    早上一觉醒来,顿时精神气爽,他伸了个懒腰,又反手拿出那枚神秘种子看看,心道:“这东西必定是宝物无疑,如果就这么回去,万一被那些前辈发现的话,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他拿着那种子翻来覆去的仔细研究,脑子里的念头转动不停。

    忽然,他停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