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三章 深夜偷袭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周成闭目去看那小东西,小苗儿第二个叶子都伸出了一半,看其挺立的模样,似乎是个树苗,倒不是什么草啊、藤啊之类的。

    “虽然有点坑,但能吃也是福啊,我这里有一百粒百草丹呢,就看你能吃多少了。”

    周成向来豁达,一般修士见到那树苗把丹药四分之三的药力都吸收了,定然十分心痛,可他知道这树苗成长以后,定然对自己用处更大,倒也不能太在乎这些丹药的。

    他随手往嘴里丢了颗丹药,再次闭目打坐。

    晚上的时候,周成灵魂出窍,看着自己结实了不少的灵魂体,面露微笑。

    一天时间吞了七粒百草丹,这可是外门弟子七个月的份量了,看看那自己马上就要进入夜游境界的灵魂体,周成还是忍不住的欣喜。

    “天赋敌不过丹药啊,还是吃丹药练得快!”

    刚感慨完,十分突然地,他全身一阵恶寒,回头看时,一个淡蓝色的身影从门缝内钻了进来!

    “宋儒,是你?”

    进来的这人竟然是宋儒的灵魂体!

    “嘿嘿,周成,你这灵魂体凝结的不错嘛,这才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勉强达到夜游境界了吧?跨度很大,我记得你以前可是连出窍都出不利索的。”

    “这是我的密室,你灵魂体前来,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宋儒嘿嘿一笑,“听说白天的时候,叶锋长老为了奖励你看护药田,给了你一瓶百草丹,是不是?”

    “是又如何?”

    “嘿嘿,乖乖交给我,老子饶你一条狗命。”

    周成心中警兆频生,他的灵魂体还十分脆弱,像刚才宋儒那样把身体压扁,从门缝内钻进来他就远远做不到。

    看刚才对方能从门缝内挤进来,估计已经是初入日游境界了,强行动手,自己绝对是毫无还手之力,毕竟自己才进宗门七八天的时间,啥也不会,还是个愣头青。

    宋儒见周成低头不语,大怒道:“你真想死不成!”

    周成看看自己腰间的利剑,心道:“刚才他从门缝里钻进来,宝物自然没法带,也许我还真有一拼之力。这瓶丹药如果给了他,我一个月后的大比岂不是要彻底没机会进内门了!”

    他心中一动立刻伸手往地上的长刀抓去,手还没抓到,一个冒着寒气的冰蓝色巴掌抽来,顿时把周成抽飞了出去。

    宋儒这一下下手极重,摔的周成七荤八素,灵魂体周围雾气翻滚,差点溃散了开来。

    如果灵魂体崩溃,那可是神仙都救不了了,只剩个没有灵魂的**也会变成傻子。

    “周师弟啊,你想干什么,想用刀砍死我吗?为了瓶灵药连命都不要了?”宋儒嘻嘻笑道。

    “是又怎么样,就是给你灵药你还不是要杀我!”

    “说的也对,杀你是必须的!这次宗门大比,大哥一定会进入内门,而我还想在外门再玩个一两年。要在外门一手遮天还不要杀鸡儆猴吗!而你,恰好就是那只猴子。”

    周成见他如此狂妄,猛地蹿起身来,“那你就杀啊!”

    宋儒眯着眼睛扫了眼周成的**,眼神一转道:“不如我让你自己跟自己自相残杀怎么样,嘿嘿,好久没这么玩了。”

    “你要夺舍?”

    周成还没反应过来,宋儒已经钻入了他的**内。

    只是领宋儒完全没想到的是,他刚进入周成的身体,就觉得一股刺眼的青色光芒照射了过来,把他的灵魂体照了个通透。

    “什么东西?”

    刺眼的青色光芒中,他隐约看到一株只有几片树叶的小树苗。

    “这是?”

    青光一放即收,宋儒的灵魂体已经在这个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周成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自己的头脑。

    刚才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化身成了两个人,拥有两个意识,一个就是自己的灵魂体,另一个还在自己的**内。

    而**内的那个意识还有些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感觉,似乎还不太清醒,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对了,那宋儒呢,刚才似乎听到了他的惨叫,不会是错觉吧。”

    又等了半响,见宋儒还没什么动作,周成试着用手指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那**自然没什么反应。

    又呆了半晌,周成终于等不住,灵魂归位了。

    他闭目内视了一番,也没见到宋儒灵魂体的影子,不由暗自纳闷。

    等他看到那神秘树苗又粗壮了小半时,他这才惊讶出声。

    “难不成被这小树苗给吸收了?”

    刚说完,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他的全身,不但**获得了极大益处,就是灵魂体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了那沁入心脾的滋润。

    周成也不管其他,长长舒了口气,开始默默运转烈火诀,修炼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时分,周成睁开眼睛,把手往旁边一指,一株一尺高下,只有七片树叶的小树苗出现在了空中。

    他看着那散发着淡淡青色光晕的小树苗,微皱眉头,因为他竟然觉得这小树苗是另一个自己,一个**的自己。

    他看着树苗,而树苗也看着自己,两幅不同视角的画面同时出现在他的意识中,周成心烦意乱,张口呕吐了起来。

    呕吐之中,他挥挥手,赶紧把那颗小树苗收回了泥丸宫。

    好半响后,他才抚着胸口,坐了起来。

    “这是搞什么,分身?身外化身?灵魂分裂?到底搞什么!”

    ……

    过了几天,有宗门的前辈过来询问了他关于宋儒的事情,他自然假装一问三不知,那两位前辈似乎也只是应付公事而已,随便问了几句,也就匆匆了事。

    后来听说那宋儒是在密室里被发现的,发现时已经成了傻瓜,倒在地上只知道流口水,长辈们说是走了神魂。

    宗门调查一番后,定性为灵魂出窍神游时遭遇意外,灵魂体已经消散了。

    既然宋儒的事已经告一段落,周成也终于放下心来,只是他还有一个哥哥,听说是外门第一人,希望他不会注意到自己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除了整理药田,就是不停修炼,不停地探索者那树苗的神秘之处。

    这天早晨,他独自盘坐在密室里,睁着明亮有神的眼中。

    未见其有任何动作,其眉心慢慢漂浮出一株长了一个分叉的小树苗。

    树苗如同用翡翠雕琢而成,晶莹剔透,又长大了不少。

    小树苗缓缓飘落在地,那一蓬浅白色的根须猛地扎入花岗岩铺成的地面,花岗岩石板迸然炸裂!

    周成眼神微动,嘀咕道:“没想到这稚嫩树苗的根须竟然这么坚韧,不知道能不能利用一下!”

    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少爷,今儿是长老授课的日子,你还要不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