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十六章 满屋子尸体!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周成一把抓住那丫鬟的双肩,说道:“快带我们去找那个算命先生!”

    说着,拉着小翠就走。

    路上秦忠又问缘由,周成只是摇头,“只希望我猜错了。”

    三人赶至西引路一个拐角处的时候,正看大一个身材矮留着八字胡的老者坐在马扎上晒太阳。

    他身前摆着一个算命摊子,招牌上写着“茅山嫡传神仙术,铁口直断刘半仙”,想来这人就是小翠说的算命先生了。

    秦忠三两步跑过去,一把揪住老者的胸口,把他提了起来,大吼道:“快说,我妹子呢?”

    刘半仙明显吓了一跳,颤巍巍说道:“你……你干什么的,什么妹子?”

    秦忠心中牵挂妹妹,急怒攻心,猛地抽了他一巴掌,他这一下用力不竟打的刘半仙吐出一口带着槽牙的鲜血。

    “说不说?”

    “说什么,你怎么平白打人,你……你还有没有王法?”

    秦忠双眼一瞪,伸手又要打,却被一个白皙的手掌给拦住了。

    秦忠回头一看,正是周成。

    “少爷……我……”

    周成摆摆手,对刘半仙道:“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你说吧,把那女孩带到哪里去了?”

    刘半仙看了眼周成,顿时面色煞白。

    “你……你是宗门众人!”

    “你果然修的阴神么!嘿嘿,你知道我是宗门中人就好。此事药王宗已经知晓,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其实周成也不能确定梓儿的消失,就和这老者有关,他这么说自然是要诈一诈这小老头了。

    “我说,我说……”

    刘半仙咽了口吐沫,说道:“前几天有个同行过来找到我,给了我一些钱财,让我留意一下八字纯阴的女孩,只要碰到,一定要留意他的家庭住址,然后告诉他。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的,你们千万要放过我啊!”

    周成道:“他住在哪里?”

    “我去过一次,知道他住在哪里,现在就可以带着你们去。”

    周成问清地址,回头对小翠说:“你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就说我和秦忠去找梓儿,把详细地址告诉他。”

    他这么做自然是为了防备万一了。

    小翠点点头就赶紧跑着离开了。

    “我们这就走吧。”周成对刘半仙吩咐道。

    那刘半仙还要收拾东西,秦忠一脚踢飞他的摊子,吼道:“命都没有了还要摊子?”

    刘半仙吓了一跳,虽然心中万分在乎自己的小摊子,但此刻也只有老老实实的带路了。

    三人一行往西出了城,在一片枯树掩映的土屋前停了下来。

    刘半仙道:“陈算子就在里面。”

    秦忠三两步跑过去,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周成怕秦忠吃亏,也赶紧奔了进去。

    房间内,一名中等身材的年轻人正在摆弄一些瓶瓶罐罐,他见到秦忠进来,皱眉道:“你干什么的?”

    秦忠在屋里打量一番,喝道:“我妹子呢?”

    年轻人不耐道:“什么妹子,给我滚!”

    说着就要来驱赶秦忠。

    秦忠抓住他伸过来的右手,用力一拧,那人顿时惨叫着背过身去,秦忠又往他腿弯踹了一脚,那人立刻跪倒在地,大声惨呼。

    “哎……你干什么的,快放手!”

    周成也冲了进来,见到桌子上的瓶瓶罐罐,顿时大惊失色:“锁魂罐!”

    那年轻人猛回头看了眼周成,面色忽的一变,大声道:“什么锁魂罐?你们干什么的,赶紧放开我!”

    周成心中一动,走到里屋门前,打开门帘一看,顿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面色惊惧至极!

    秦忠立刻奔过去,往里一看,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里面的房梁上,吊着满屋子小女孩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是一身大红袍,手脚绑缚的结结实实吊在房梁上,双脚之间坠着一个秤砣,双手被吊在房梁上,身上结着一层冰,脚上还有长长的冰棱!

    在每个人的眉心还有一个细细的小孔。

    “五行俱全,大红外袍,阴时阴刻眉心抽魂,这是最残忍、最粗暴、最低端的取魂之法!”周成痛心道。

    秦忠冲进去一个个仔细看了看,嘴里神经质的嘀咕道:“不要有,不要有,求求你不要有……”

    直到都看完了,他才长舒一口气,回头一看,只见那年轻人正偷偷摸摸的往外走。

    他大吼一声,“不要走!”

    冲上去就把那年轻人踢翻在地,踩着他的胸口道:“我妹子呢?”

    “什么妹子,我不知道!”年轻人抹抹嘴角的污血,面色阴狠。

    周成走过去,面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你们简直是丧尽天良!你真想死吗?”

    那人仍旧是抵死不认,只是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秦忠急的大吼,正要在说什么,一个魁梧的身材已经冲进了门。

    周成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却见着人满脸风霜之色,却是秦忠的父亲秦子龙来了。

    秦忠见到父亲到来,立刻喊道:“父亲,他们把梓儿给藏起来了。”

    秦子龙走到那年轻人身边,面色阴沉道:“说!”

    那年轻人把头别过去,倔强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子龙看看周成两人,说道:“你们出去一下。”

    “父亲……”

    “出去!”

    周成拉住秦忠,劝道:“这里交给龙叔,我们出去等。”

    门口那刘半仙面色如土,求饶道:“两位公子,我可以走了吗,我对这一切可是毫不知情的。”

    周成摆摆手,“你去吧。”

    两人在外面没等多久,秦子龙就走了出来,他面色冰寒的说道:“梓儿已经被送往铁岩镇了,我现下就赶过去,少爷带着忠儿先回去吧。”

    周成道:“龙叔别急,我们先回城里,等会儿我们乘坐金雕过去,速度还能快些。”

    秦子龙想了想,道:“也好。”

    说着双手夹起周成两人,如一阵狂风一般往东宁城奔去。

    刚进城门,秦忠突然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如同破空的利箭,远远地传递了出去。

    不多时就见到一直巨大的金雕飞了过来,吓得周围的老百姓纷纷叫嚷。

    等其落下身来,周成道:“秦忠,我和龙叔去一趟铁岩镇,你回去把发生的事情向我父亲说明一下。”

    秦忠道:“少爷怎可亲自冒险,还是我去。”

    周成伸手拦住他,面色冷静的说道:“现在不是争的时候,那人专门搜集他人的灵魂,定然是个邪修,这方面我有些了解,也许帮得上忙。”

    秦忠看向父亲,秦子龙道:“成少爷说得有理,你就先回去吧。”

    说完揽着周成的身体一纵,已经到了金雕的背上。

    周成一拍金雕脖子,金雕双翅一震,顿时飞腾而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