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十七章 黑袍男童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秦忠看看远去的金雕,略一沉吟,转身飞奔而去。

    路上,周成问道:“龙叔是怎么处理的那些锁魂罐?”

    “都被我摔碎了。”

    周成又道:“那个年轻人呢?”

    “被我杀了。”

    周成吃了一惊,“他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龙叔了吗?”

    秦子龙低头看看周成,神态严肃的说道:“成少爷,像刚才那种人,即使你放过他,他以后也会为害一方,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并不是我们饶他一命,他就会心存感激,从此弃恶向善的。”

    “但是他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当时没有许诺他什么吗?”

    秦子龙冷笑:“我自然许诺过他,会饶他一命的。但是对他这类人,你觉得我该守诺吗?”

    秦子龙是宗族的护卫首领,周成以前一直觉得他是个正直诚实的人,却从未想过他会有这一面。

    周成摇头道:“我总觉得一个正直的人是应该守诺的。”

    秦子龙眼神悠远,“正直的人?少爷不要做正直的人,正直的人会吃大亏。坏人并不会守诺,他们毫无底线,好人却要先给自己一个条条框框,先告诉自己底线在哪里,哪里能碰,哪里不能碰,束手束脚做事情,如何赢得了坏人。”

    周成急道:“可那样,我们又和坏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在于我们会区别对待好人与坏人。对好人要守诺,而对坏人,要无所不用其极!”

    周成愣在那里想了许久,才长舒一口气,说道:“也许龙叔说的是对的。”

    ……

    黑夜中,金雕盘旋在一座小镇的百米高空。

    秦子龙指了一指远处一个灯火通明的院落,周成立刻指挥金雕飞了过去。

    “龙叔,等会儿我的灵魂体和你下去,**就留在金雕上吧。”周成提议道。

    秦子龙自然知道周成的**太过孱弱,留在下面实在危险,也就点了点头。

    当金雕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时候,院里的侍卫已经发现了天上的金雕,纷纷大吼着聚集了过来。

    秦子龙嘿嘿冷笑,揽着周成灵魂体的胳膊就跳了下去,而金雕则带着周成的**迅速飞远了。

    下面众人一看有人从天上跳下来,赶紧聚集了过来,纷纷冷笑着举起手中的刀枪剑戟,要把跳下来的这人戳成一个烂泥!

    不成想那人飞在空中,忽的一刀劈下,一股长达十余米的刀光闪过,下面众人惨呼声响起,炸出大片血肉,四处飞溅!

    秦子龙携着周成轻轻落地,用刀指着旁边一个已经傻傻呆住的侍卫,问道:“郑文呢?”

    那侍卫哆哆嗦嗦的说:“你……你说的是郑仙师吗,他在后院的密室里。”

    “那你们今天有没有从东宁城运送女孩过来?”

    “有,有,已经被送进后院了。”

    “带我们过去。”

    那侍卫立刻双腿打颤,跪倒在地哀求道:“不行啊,去后院会死的,仙师不让我们进去。”

    秦子龙把刀一指,“不去现在就死。走!”

    那人哀哀怨怨站起身来,就要带路,突然外面一片吵扰声,不多时又有十几位侍卫冲进了院子。

    “你是干甚的,可是找死吗?”一个形貌彪悍的汉子吼道。

    他不过一个低阶体修,自然没有看到周成的灵魂体。

    那要带路的侍卫吓得面色惨白,赶紧使眼色,彪悍汉子愣了一愣,往地上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面色变得煞白。

    秦子龙道:“你们也想死吗?”

    彪悍汉子看看满地残破的血肉,额头冷汗直流,他胸膛急促起伏,伸手拦住自己身后的众人,竟慢慢退了出去。

    秦子龙冷哼一声,道:“走吧。”

    那侍卫带着两人穿过院落,来到后院的一个假山前,轻声道:“郑仙师就在下面的密室里,小的没有进去的方法。”

    秦子龙打量一下地面,握紧拳头,猛地锤落,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上竟然炸了个一米多深的大坑!

    他连续几拳,顿时轰的地面上炸出一个条条深深的沟壑。

    不多时,假山咔咔作响,一个厚重的石门打了开来。

    一个眼睛赤红的大汉猛地冲出,看着几人大吼道:“你们死!”

    竟然二话不说,上来就下杀手。

    也没看清怎么回事,秦子龙已经穿过大汉,出现在了密室的门口。

    大汉身体颤抖了一下,硕大的脑袋猛地被脖子上冲出的血液冲的飞了起来。

    “我们走吧。”

    秦子龙说完率先进了密室,周成立刻跟进。

    甬道内十分黑暗,秦子龙先天境界,自然不怕这点黑暗,周成灵魂之体,也能在黑暗中看清东西。

    没走多久,在甬道尽头出现一个厚重的石门。

    秦子龙轻轻打开石门,那门内顿时有一股浓郁的血光照射出来,似乎里面就是修罗地狱一般。

    两人微微皱眉,迈步走了进去。

    只见密室内地面、墙壁、密室顶部,全都刻满了密密麻麻的血色花纹,一起聚集到密室地面的中心和顶部的中心。

    密室中间悬浮着一柄黑黝黝的利剑,利剑分九节,每一节上面都刻画着神秘的符阵,有地面和密室顶部浓稠的血光照射到利剑上,让那利剑发出极为细微的轻颤声。

    在利剑旁边站着一位身穿黑袍的男童。

    男童皱着眉头抬眼看来,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周成往四周看去,只见在密室的周围跪坐着八个面色惨白的女孩,一个个都是面色困倦,头发干枯,像个将要死去的老太太一般,似乎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在密室的一角还蹲着一个熟睡的小女孩。

    周成看清女孩的模样,立刻显形出来跑过去,扶着她的肩膀道:“梓儿,梓儿,你醒醒。”

    那俊俏的女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含糊的说道:“成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她抬眼看看四周,忽的全身一缩,变色道:“成哥哥,这是哪里,我们怎会在这里?”

    周成握住她小小的手掌,说道:“梓儿别怕,龙叔也在。”

    女孩看到远处的秦子龙,立刻喊了声:“爹!”

    秦子龙却没有回头,他冷冷的看着那男童,问道:“你就是郑文?”

    男童笑着摇摇头,伸手握住了利剑的剑柄,把它从血光中摘了下来。

    “是,我就是郑文。你们是这女孩的亲人?”他笑道。

    秦子龙点点头,“我只要带走我的女儿,并不想与阁下起冲突。”

    周成心中暗道:“这人不过一个孩童,却用他人的生命炼制邪器,龙叔怎么可以就这么放过他呢?”

    郑文阴阴笑道:“不想冲突还杀我的属下,这就是你的诚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