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二十六章 击杀天魔宫弟子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秦忠道:“他是练脏期,虽然比我高一个境界,但多的也只是气息悠远而已,短暂的交兵并没有太大优势的。少爷看我上去弄死他!”

    说完迅速的爬了上去。

    那侍卫看看迅速靠近的秦忠,嘿嘿一笑,一剑刺来。

    秦忠挥刀猛劈,那侍卫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手中利剑几乎握持不住,不但如此,随着利剑还有一股阴寒的气息钻入自己的胳膊,沿着胳膊猛往上窜!

    那阴寒气息所过之处,除了极度寒冷之外还有极度的痛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噬咬自己骨头一般,简直是痛不欲生。

    那侍卫惨叫出声,随后就见到他的心口炸出一大朵血花,侍卫浑身颤抖了一下,手掌一松就掉了下去。

    远处面色苍白的少年愣了愣神,不能置信的说道:“这……这怎么能够?”

    周成也是吃惊不小,心道这就是龙叔教给你的绝招吧,还真是厉害。

    他大笑道:“秦忠干的好。”

    秦忠也高兴的笑了笑。

    远处的少年面色铁青,用绳子拴住自己的一条胳膊,然后就那么出了魂。

    两周成大吃一惊的是,这人的灵魂体竟然头生双角,身体如同龟裂的熔岩一般赤红如火,双眼之中又摇曳的火焰飘出,手掌上还有长长的利爪钻了出来,活脱脱就是一个魔鬼!

    “我曹,这是什么鬼?”

    那怪物对着秦忠嘶吼一声,冲着他就奔了过去,其身形竟如同奔跑在草原上豹子一般迅速,在陡峭的峭壁上完全是如履平地!

    “秦忠小心啊!”

    周成离得有点远,这时见情况危急赶紧往上爬。

    秦忠却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见那少年的灵魂体扑来他不但不闪,反而用脚一踩,右腿深深地陷入岩壁内,再踏一脚,左脚也陷入岩壁内。

    他双手举起长刀,手臂上有大量白色寒气冒出,瞬间如同蒸笼一般,蒸腾不休。

    眼见那灵魂体扑来,秦忠一刀劈出,只听轰的一声,出人意料的,那灵魂体竟然硬生生用手抓住了刀刃。

    灵魂体道:“你以为你能伤的了我吗?”

    秦忠猛把全身的内力逼了过去,那灵魂体顿时面露痛苦之色,随后“噗”的一声,他的肩膀上炸出一股赤红色的流焰,抓着刀刃的手也松了开来。

    秦忠抓住机会,再次一刀劈下,那人“嗖”的一下窜至秦忠身后,抬手就是一爪,还未抓下,却面色一变,猛回头拍了一下。

    回头看时,只见一个手指粗细的树根远远地被拍飞了出去,而树根的另一端竟然长在一个魂修的手掌心。

    这出手的自然就是周成了!

    那灵魂体微微一怔,正在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的手心会长出树根呢,他正犹自迷茫,脖子上刀光闪过,那大好头颅已经飞了起来。

    却是秦忠在后面突然出手了。

    令人惊异的是,那飞起的头颅还未落下,无头的灵魂体突然伸手,竟然接住了自己的头颅!

    他回手就要装回自己的脑袋,秦忠大吃一惊,一连几十刀劈了下去!

    那人的灵魂体“砰”的一声,化为了一团浓密的黑烟,黑烟之中似有熊熊火焰在燃烧,红色的火焰透过黑烟照射出来,十分诡异。

    他黑烟竟就那么悬浮在空中,翻滚起来。

    秦忠骇的面如人色,支吾道:“这……这怎么能够?”

    周成扑上来双手伸出,大片浅白色的树根钻出,一下笼罩了那团烟雾。

    随后就听到惨叫声想起,烟雾中炸出一团团火花,却被那树根强悍的压制了下去。

    不多久,周成额头见汗的收起了树根,那烟雾却是已经被吸收干净了。

    “这人已经是显形巅峰的魂修,也不知道修了什么奇怪的功法,真他娘难杀!”

    秦忠点点头,道:“那边的尸首……”

    周成道:“你等我,我过去看看。”

    他来到那人的**旁边,翻看一阵,见到那人黑色袍服的胸口有一个魔字,不由惊叹道:“原来是天魔宫的人,怪不得灵魂体的威力那么大,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他翻找一番,找到几盒灵药和一些惯用的丹药,其他就没有了,心下不由暗暗摇头:“这天魔宫的修士太自负,竟然连个兵器也不带,不可取啊不可取。”

    料理完了这人,他和秦忠再次往下爬去。

    怒焰火山虽然只有五百多米高,但要抵达地下熔岩处,还早得很呢。

    这火山是个葫芦形的,上面小下面大,越往下爬下面越大,而这火山也够深,爬了一整天的时间,两人也没来到山底。

    找到一处石缝后,两人先后爬了进去,匆匆休息一晚,第二日继续赶路。

    直到第二天的晚些时候,两人终于来到了火山底,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只见后山底部有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熔岩湖,熔岩湖的旁边还有一条蜿蜒曲折的熔岩河流通向远方,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

    在熔岩湖的旁边是红彤彤的结晶森林,辽阔无边,那结晶森林像是水晶一般倒插在地上,高的有三四人高,矮的也有半人高,长得到处都是。

    两人都是深吸一口气,纷纷惊叹大自然的神奇。

    秦忠走到一根水晶旁边,用手敲了敲,只听当当脆响,似乎是金属一般,回头对周成道:“少爷,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

    周成哪里知道,也走过来研究一番,不能确定的说道:“也许是什么金属元素结晶什么的,当然,我也不能确定。”

    秦忠又道:“也许这些东西只是看着好看,但并不值钱的,要不然为什么那些大宗门的前辈不把它们弄走呢?”

    周成看看只剩一个小白点的天空,心道:我们一路爬下来,离火山口最少都要七八十里了,这火山还真是够深啊。

    他道:“也许是上下太麻烦,也许是各大宗门相互制肘,都不能开采,当然也许是这矿石太坚硬,很难开采的。”

    秦忠双手抓住一根水晶用力掰了掰,那水晶竟然纹丝不动。

    他又抽出腰间长刀,正要大发神威,周成立刻拦住了他,问道:“你热不热?”

    此地离旁边的熔岩湖并不远,自然热的不要不要的。秦忠用手掌擦擦额头的汗水,说道:“热啊,当然热啊。怎么了?”

    “热还搞这些没用的!走了,我要在这里好好修炼一段时间了,可要找个好地方。”

    两人在熔岩湖旁边走了一圈,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周成点点头就走了回来。他又来到一片红色的水晶旁边看了看,笑道:“秦忠,我让你见识一下我最大的秘密吧。”

    “什么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