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三十四章 鬼脸狐与水下的怪物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鬼脸狐见有人来袭,身体一个个发出轻微的嗡鸣声,它们的身体猛的化为赤金之色,如同铜浇铁铸,蜂拥而上,扑向三人。

    那天魔宫三人火焰巨刃划过,在鬼脸狐身上擦出大片火花,鬼脸狐吱吱怪叫,一个个急不可耐的要把这些入侵者撕扯干净,但三人刀光绵密,鬼脸狐即使动作迅捷,却也攻击不到三人,正能被三人的刀光劈得倒飞而回。

    后面五位万兽院的弟子,见前面已经打了起来,一个个把手指按在眉心往外一拉,在五人身前出现五只像鲨鱼一样的怪物。

    这些怪物浑身都是青绿色的,尤其后背颜色更深,它们都有两只短腿,粗壮的手臂,锋利的爪子散发着又有寒光。

    其中一位老成的弟子轻轻挥手,这些怪物和他们的主人一同扑入了战圈。

    最后面的八位器灵馆弟子并没有出魂,只是纷纷从腰间摘下佩剑,往空中一抛,这些飞剑就刺入了鬼脸狐群之中。

    前有天魔宫三位弟子挥刀猛劈,劈的鬼脸狐一个个飞出去几十米远,重重的摔到地上,在肚腹上或是脑袋上都会有深深的刀痕,严重的甚至被劈成了两半。

    只是这些鬼脸狐似乎是黄金铸成的,只要受伤不重的,体表金色波纹滚动,那些伤痕很快就愈合了,然后怪叫一声,又扑了上去。

    万兽院招呼出来的那些魂兽利爪翻飞,抓的鬼脸狐一个个肠破肚烂,但他们的后背上、腰腹上也是挂满了鬼脸狐,抓的他们的魂体爆出团团黑雾!

    只是万兽院这五名弟子却是又有下没一下的攻击者,生怕鬼脸狐扑上来把他们吞了似的。

    器灵馆的弟子放出的飞剑看着犀利,斩在鬼脸狐身上却是造不成什么伤害,只是稍微影响了他们的动作而已。

    前面那冯姓少年看到这边的情况,怒道:“黎薰儿,你还不出手,等我兄弟三人累了,你可就没机会出手了!”

    器灵馆一名脖子上戴着项圈的少女叹息了一声,收回飞剑,伸手在腰间的口袋里摸了摸,一会儿拿出一个小木盒。

    打开木盒,木盒内平放着十柄银光灿灿的小飞剑!

    女孩伸手一挥,那小飞剑一个个离开木盒,刺入了鬼脸狐群当中。

    只见小剑飞过,无声无息的在鬼脸狐的口中钻入,从其后背钻出,从其前胸扎入,从其后心钻出,不停地带出一朵朵金色的血花。

    十柄飞剑各自为战,互不干扰,速度极快的杀伤着鬼脸狐,甚至比天魔宫三人击杀的速度还要快得多。

    天魔宫三人见此大喜,一个个狂劈猛砍起来。

    鬼脸狐的尸体越积越高,金色的血液不停流淌,慢慢的流入了旁边的湖泊之中。

    眼见鬼脸狐的数量越来越少,一只紫金色的鬼脸狐急的凄厉惨叫。

    只是不远处就是这些魂修的**,它们却没有攻击,也不知道它们是没看到,还是智力低下。

    当鬼脸狐只剩下几十只的时候,那紫金色的鬼脸狐仰头叫了两声,竟然带头逃跑了。

    其他鬼脸狐听到叫声,也十分果断的扭头逃跑,留下一地的尸体。

    一个粗壮的天魔宫弟子笑道:“这鬼脸狐也不过如此,怎的此前得到星斑果的人那么少呢?”

    随后又自问自答道:“还真是弱啊!”

    那冯姓少年收起火焰,厌恶的把旁边鬼脸狐的尸体踢到湖里,嘴里嘀咕道:“要知道它们这么弱,也许我们三个来就可以了。”

    旁边一个瘦脸的少年往后瞥了眼,道:“师兄,我们要不要把他们……”

    冯姓少年摆摆手,“算了,毕竟我们天魔宫也不是那么嗜杀的。”

    瘦脸少年叹息一声,收起浑身的火焰,回头道:“走了,我们一起去摘果子吧。”

    忽然见到对面的那些人一同惊恐的看向自己旁边,他也不自禁的一阵发毛,随后就听到了哗哗水声,似乎有水滴落在水面上。

    “什么情况?”

    回头看时,湖面上出现一只是多高的怪物!

    这怪物如同乌贼一般长满了触须,唯一不同的是,每一个触须的顶端都有一张满是利齿的巨口。

    巨口内利齿往内倾斜,一直蔓延到触须内部深处,也不知道有多少排!

    “这……”

    瘦脸少年已经吓呆了,一根触须一下弹出,一口就吞到他的腰部,触须蠕动两下,那少年就被吞了下去。

    直到这时其他弟子才反应过来,纷纷放出武器攻击。

    冯姓少年大喝一声,舞动火焰巨刃飞身而上,他刚刚飞起,旁边一根触须猛地抽了过来,“啪”的一声爆响,把冯姓少年抽到一旁的岩壁上,跌落了下去。

    万兽院的五只魂兽猛扑过来,五根触须一起探出,咬住它们五只随意甩动两下,又吞了进去,吓得五位万兽院的弟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器灵馆的弟子不愧是常年和百越国的宗门征战,练下的坚定的心智,此刻依旧组成队形,操控飞剑来回刺杀,只是那怪物的触须十分坚韧,不停地把飞剑拍落进湖里,又被他们操控着歪歪斜斜的又飞了起来。

    戴着项圈的黎薰儿眉头微皱,放出十柄小飞剑刺了过去。

    这些小飞剑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却锋利异常,一枚枚刺入那些触须,又穿透出来,带出一团团绿色的粘液。

    那怪物痛苦异常,伸出触须来拍打,只是小剑速度既快又灵活,触须几次拍打都无功而返。

    黎薰儿伸手一指,那十柄飞剑立刻化为一条直线,直奔怪物圆桌般大小的眼睛而去。

    眼看飞剑就要刺中怪物的眼睛,却见怪物的瞳孔之中猛地射出一股惨绿色的液体,瞬间涂满了飞剑的表面。

    十柄飞剑顿时掉了下去。

    怪物低沉的嘶鸣一声,伸出触须往器灵馆这边抓来,黎薰儿大喊道:“我们快走!”

    他话音刚落,就见到那怪我再次惨嘶一声,扭头看时,只见冯姓少年那边已经占下了怪物的一根触须。

    那根被斩下的足有水桶粗细的触须仍旧翻翻滚滚,扭动不停。

    黎薰儿喊道:“冯涛师兄,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快走啊。”

    说完抱起冯涛的**跑了出去。

    冯涛不甘的劈开一根触须,正要招呼师弟,却听到师弟的惨叫声响起,回头看时,在触须的口中,只能看到师弟的脚了。

    看到师弟的脚上还散发着炽热的火焰,冯涛心伤不已,和自己最要好的两位师弟就这么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