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三十六章 储物手镯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这个神秘的空间是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环形空间。

    空间内蒙蒙亮,整体呈亮黄色,在旁边的地面上还堆积着几堆腐朽的灰褐色东西,已经开始发臭了。

    想来是这手镯以前的主人,在这里放置了什么灵草药,因为时间太久而坏掉的。

    他在这空间内搜寻一圈,见再也没什么发现,便把精神念力从手镯内退了出来,脸上顿时浮现出狂喜之色。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困了就有人送枕头啊,这储物手镯何等稀罕,里面的空间还这么大,定然是极品中的极品。嘿嘿,也不知道是哪位先人的,如今可就便宜我了,多谢多谢啊。”

    之前他还在担心这里的星斑果怎么运走呢,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了一枚储物手镯,里面的空间还这么大,还真是运气爆棚。

    “对了,星斑果”

    他扭头往星斑果树那边看去,却见到地上倒了三四颗大树,橘黄色的星斑果滚了一地。

    他哈哈一笑,飞身而上,赶紧收集果子。

    足足大半天后,周成终于心满意足的走出了石室。

    此刻,他的储物镯中已经堆满了星斑果。

    他忍不住嘴中的馋,拿出一颗果子一口咬下,顿时汁水四溅,喷的到处都是。

    “我曹,这星斑果水好多啊!还很甜,嘿嘿,好吃好吃。”

    两天后的路边,周成刚把一只穿山甲吸收干净后,正要离开,忽然察觉到对面来了两个少年。

    周成自负神功了得,探知到他们是魂士初期的修为后,便没有避开。

    没多久,其中一个粗壮的少年也发觉了他,高声叫道:“你这小子,有没有没见到万兽院的陈倩茜?”

    周成心中一动,想起了那身如蝴蝶般漂亮的蓝色身影,只是他们找她干嘛?

    看了看他俩的胸口,知道他们是天魔宫的弟子,于是十分客气的问道:“两位天魔宫的师兄,你们找陈倩茜干嘛?”

    “干嘛,我们天魔宫粉尘大师兄为了她,已经专程来到了白雾深渊,你说还能干嘛?不过这小妞的魂兽出手暗算,倒是伤到了粉尘师兄。”

    那粗壮少年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在他腰间拍了拍,十分厌恶的咒骂道:“你还真是个穷鬼,你说你来白雾深渊干嘛,在家待着不好吗?”

    说着就用手掌抽周成的脸颊。

    周成抓住他的手掌用力一拧,那人立刻跪了下来。

    “别别,快松手啊!”粗壮少年疼得大叫。

    “给你长个记性,别有事没事老用手抽别人的脸,你高人一等吗?”

    周成为了回敬他,在他脸上用力的抽了两巴掌,啪啪作响,十分清脆。抽完后他又看了眼远处的那人,转身就走。

    身形粗壮的少年,此刻羞愤的面颊涨的通红,**不动,灵魂体出窍的同时一个后仰,抽出腰间短剑,飞身刺向周成。

    周成的脑后似长了眼睛一般,闪身躲开这一剑,然后回头一拳击出,正中粗壮少年的脑袋。

    砰地一声,他的脑袋连同身体一起炸成了大把的魂丝四处飞溅!

    “敢惹我,不知道我的湮灭已经小成了吗?”

    他走到粗壮少年身边,在他身上翻出几个黑色的口袋,随手挂在了自己腰间,扭头对旁边呆立的那人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少年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师兄先忙就是了,我有事先走了。”

    说着就撒腿就跑。

    周成嘿嘿一笑,再次前行。

    晚上的时候,他来到一个隐蔽的山洞前,正打算进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突然一阵痛苦的嘶吼声在山洞内响起。

    这声音很熟,自己一定听过,只是在哪听过呢?他边思考,迈步走了进去。

    没走多远,大地突然有节奏的颤动起来,忽然一个金色的身影迎面扑来,周成赶紧闪身躲开,里面一个声音娇喝道:“金毛儿,快住手!”

    金狮“咚”的一声落到地上,锋利的爪子在地面上留下深深地划痕,看起来威势十足。

    只是让周成意外的是,此刻这大金狮在背部竟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刀疤处还有粉红色气泡在一个个钻出。

    每一个气泡钻出来爆掉,那金狮扭曲的脸上都会更加狰狞几分。

    片刻,一个身穿蓝色衣裙的文静少女走了出来,这女孩正是陈倩茜,不过此刻她的脸上满是疲倦之色。

    “周公子,是你?”陈倩茜满脸惊讶。

    周成看她模样,也是有些意外,拱手道:“陈姑娘,幸会。你们你们怎的成了这幅模样?”

    陈倩茜悄悄走到洞口往四处张望一番,伸手在腰间拿出一个青色的丝帕,往前一丢,那丝帕一下长大,罩在了洞口,散发着淡淡青光,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这山洞里面我刚刚探查过了,我们进去说话。”陈倩茜有些疲倦的说道。

    在这危急时刻,周成没想到她会这样的信任自己。他看了眼洞口,问道:“那丝巾?”

    “从外面看,那丝巾就是一块大青石,他们发现不了这处山洞的,再说,它还可以隐藏我们的声音和气息。”

    周成似懂非懂点点头,跟了进去。

    山洞不大,里面倒是很干净,陈倩茜在一处大石头上坐下来,伸手抚摸着金狮后背上的伤口,面色忧伤不已。

    周成稍一思索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于是问道:“我之前碰到两个天魔宫的弟子,他们说粉尘师兄在找你,这大金狮就是伤在他手里吗?”

    陈倩茜点点头,道:“要不是金毛儿誓死抵抗,也许我们也逃不掉的。只是那粉尘师兄的攻击实在怪异,你看金毛儿背上的这处伤口,不管我用什么方法都愈合不了。”

    周成走过去看了看,之前金狮背上的伤口足有一指深,从脖子上方一直滑到胯骨上,十分骇人。

    关键是,那伤口处如同烧开的沸水一般,粉红色的水泡咕嘟嘟的往外冒,十分诡异,想来是那粉尘使用了什么毒剑,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也或是他把自己有毒的法力比如了金狮的体内,这也是有可能的。

    他想把自己的世界之树的树根放出来给金狮吸一下毒气,又怕那毒气太厉害,再把自己的世界之树给毒死,那可就悲哀了。

    思来想去,周成终于说道:“也许我可以试一下,不过这种方法有些疼,不知道这大金狮能不能撑得住?”

    陈倩茜一怔,问道:“什么方法?”

    周成道:“我听前辈们说过,他们受了伤,为了防止感染,往往会把刀烧红了往伤口上烫!”

    陈倩茜打了个机灵,“然后呢?”

    “然后?”

    周成眉心竖眼打开,一股浓稠的白光照射出来,在地面上烧蚀出一个小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