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四十一章 激战(下)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周成神色冷静。

    他看了眼飞来的罗山,看了眼杨翠萍手中的木杖,又看了眼邓起那释放着点点金光的手掌,飞身远去。

    “逃得掉吗?”

    杨翠萍轻轻一点手中的木杖,地下立刻轰隆隆大响,似乎有什么怪物在地下翻身一般。

    周成一个落地,正要弹跳而起,突然一根直径一米多的树藤从地下钻了出来,一个甩抽就把周成抽了回来。

    罗山抓住机会,挥动巨斧泰山压顶一般压下,周成眉心打开,一股白色光柱直直激射到罗山的胸口。

    只是其胸口有黑色盔甲护卫,只在那黑甲上烧了一个红点,却对罗山根本没什么伤害。

    罗山哈哈大笑,大斧切下,周成闪身躲开,速度毫无征兆的突然加快,在罗山反应过来之前一脚踹出,登时把罗山踹的高高飞起。

    周成飞腾而起,举起细剑就要刺出,一条金色流光飞射而来,周成来不及反应,就被流光击在身体之上,炸出大片金色火花,而周成的身上金色符文闪烁,那流光却是无论如何也刺不穿金色符文。

    他被金色流光击到地面上,还没站稳,背后一根树藤抽来,把他抽飞了起来。上面罗山大斧再次劈来,周成细剑在他斧上轻轻一搭,一股特殊波动钻入罗山体内,罗山顿时面色一顿,似乎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周成眼神一缩,手腕微动,那剑尖已经抵上了罗山的胸口,他正要刺入,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瞬间把他笼罩。

    “不好!”

    周成立刻双手交叉挡在胸前。

    一个十余米大小的粉红色手掌迎面拍来,速度之快完全在电光火石之间,周成来不及抵挡,那手掌已经接触到了的手臂。

    周成察觉到一种锥心的刺痛,其双臂像爆竹般爆个不停,金色符文不停炸裂,符文下面的手臂也接着炸成团团雾气。他身体倾斜,双脚在那手掌上用力一踩,人已经飞射了出去。

    一个声音大笑道:“哈哈,周老弟,怎么样,在下的偷袭是不是妙至毫巅,是不是大大的出乎你的意料啊?”

    周成的双臂齐肩而断,只在肩膀上挂着两条黑色粘稠的雾气,胸口更是烦闷难当,一股热流涌了上来,他张口喷出一股黑中带红的雾气!

    只一掌,周成已成了重伤!

    周成也不理他,深吸一口气,肩膀上挂着的两团雾气疯狂旋转,等到这股旋风从肩头旋到指尖的时候,周成的双臂已经恢复如常。

    粉尘眼露奇怪之色,说道:“你小子体质很特殊啊,看来要给你来一下狠的才能死透。”

    周成抬眼看看被粉尘放在一边的陈倩茜,面色冷静的说道:“粉尘,不如你带着你的三个手下离开如何?”

    粉尘摇摇头,问道:“你这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体型都快赶上我了。”

    周成深吸一口气,眉头紧锁,又问道:“我们萍水相逢,之前一刻我们甚至还不认识,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要打生打死呢?”

    杨翠萍冷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天真,杀你不过屠鸡杀狗一般简单,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要理由吗?再说,你小子敢和万兽院院主的女儿在一起就是该死!”

    周成心中一惊,心道,这女孩竟是万兽院院主的女儿吗,那他要嫁的人就是天魔宫宫主付南天的儿子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枉自己还对她有那样的期望,现在想来不过是个可笑的笑话而已。人家一个院主女儿,一个宫主儿子,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自己又算老几。

    他初尝个中滋味,那股失落的念头几乎让他欲生欲死。

    他面色惨然的同时,竟然大笑出声,只是那笑声中带着无尽的悲苦。

    “周姓小子,你失心疯了吗,怎么突然就笑起来了?”杨翠萍诧异道。

    周成伸手一招,九幽灭魂剑飞入手中,他抬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陈倩茜,心道:“不管如何,我总不忍心看着你被这变态那样折磨!”

    他用剑一指,冷声道:“粉尘、送葬三圣,今天我要把你们尽数屠杀!”

    粉尘指着周成,用夸张语气的说道:“你你你竟然敢吹牛?!还是然当众吹牛,小弟我是甘拜下风啊!大家还都是明白人,你如此低微的实力竟敢如此大言不惭,真真突破我想象的极限了!嘿,现在速速跪地投降也许还有机会看我和陈倩茜小妞盘肠大战,稍有迟疑那可是万劫不复啊!”

    周成见他风言风语,也不理会,只是手掐法决,淡淡了说了一句:“大日真身!”

    其身上猛地喷薄出耀眼的赤红色光芒,一股无可匹敌的热浪袭来,粉尘魂师巅峰的修士,也是满眼间尽皆霞光,什么也看不见。

    他立刻把用精神念力去感应,却也只能在光芒之中勉强看清一个人影,正在扑向罗山。

    “不!罗山快闪开”

    一声惨叫,罗山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已经死了吗,好快!”

    远远看去,杨翠萍和邓起正往这边逃窜,而周成却是腾空而起,吱吱飞了过来!

    “他能飞行了?这不可能!”

    心中一百个不相信,但此时却好似没有时间计较此事了。

    他对杨翠萍两人大声喊道:“他能飞行,你们俩又能逃到哪里去!快给我定住他,我送他上路!”

    邓起率先落下身来,举起弓箭,金色箭矢练成一条金线直直撞到周成的身上,却也只起了一点稍稍阻挡的作用。

    他大喊道:“杨翠萍,还敢保留,命都不要了吗?”

    杨翠萍叹息一声,停下脚步,把手中木杖往地上一扎,那木杖竟然瞬间消失不见。

    周成眼看杨翠萍还站在那里闭着眼睛故弄玄虚,他毫不停留,对着邓起一脚踩下!

    邓起大叫道:“不”

    六七根粗大树藤破土而出,一下子缠住了周成。

    周成嘿嘿一笑,身周火焰喷射,那树藤霎时熊熊燃烧起来,远处的杨翠萍大声惨叫,倒在地上来回滚动。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来吧!”

    周成刚刚说完,就察觉到不对劲,抬头看时,面色一下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