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四十二章 手段尽出!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天空中一个三百多米直径大小的火焰巨掌突然落了下来!

    这巨掌足有四五十米厚,火焰巨掌上不停地有粉红色的气泡骨朵朵升起,又炸裂开来,其炽热的温度让周围的空间都开始隐隐开始变形了。

    邓起趁周成微微走神,身体一纵,快速掠去,周成挣扎几下,地下又钻出十几根树藤,彻彻底底的把周成包裹成了一个球。

    巨掌急速落下,由于手掌够大,速度够快,手掌下面的空气来不及逃逸被迅速挤压,温度飞速升高,河边的植物“嘭”的一声燃烧起来。

    当手掌离地面只有十几米的时候,空气中的温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地面的岩石迅速融化,化为了赤红的熔岩往四周流淌,旁边的河流有大片的白色雾气蒸腾而起,飞不多高那些雾气也燃烧起来。

    天上地下都是火焰,周成却破不开那树藤的缠绕。、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火焰巨掌化为熔岩巨浪奔涌向四周,吓得赵翠萍和邓起再次连连后退。

    赵翠萍看着新出现的“熔岩湖”,面色苍白的的问道:“这小子应该死了吧?”

    粉尘也是额头冷汗直流,面色嘲讽的问道:“你不是说杀他如同杀鸡屠狗一般简单吗?”

    赵翠萍面色一窒,当场憋得脸通红。

    粉尘又看了眼邓起,邓起只是死死地盯着那片熔岩湖,对与两人的对话似乎没听到似的。

    他冷哼一声,说道:“你那么关心他死没死,自己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邓起有些光棍,直接拱手道:“属下修的是金属性功法,最怕烈焰,还是粉尘大人亲自跑一趟的好。”

    粉尘骂了声废物,独自一人走向熔岩湖。

    他踩在熔岩湖的水面上,一步步的往中心走去,眼睛不停地四处打量着,面色谨慎至极。

    前面的湖面中突然有一团岩浆慢慢冒了出来。

    岩浆哗哗流淌,那团岩浆中似乎有绿色光芒透射而出。

    “什么东西?”

    粉尘微皱眉头,他正要仔细探查,一股碗口粗细的白色光芒从绿芒中喷出,直奔自己脑门而来。

    粉尘面色一变,伸手一晃,一面粉红色的小盾挡在了自己面前。

    白光照射到盾牌上,那盾牌上顿时出现碗大的孔洞,粉红色的液体不停滴落。

    那白光射透小盾,又照射到粉尘的胸口,从其胸口透了出去,带出大团粉红色的雾气。

    “你祖宗,好狠!”

    粉尘抬手打出一个**米大小的粉红色手掌,身体一纵,熔岩湖中炸出几十米高的熔岩,粉尘老鹰一般飞了出去。

    周成一剑挥出,把粉红的手掌劈成两半,然后追了上了。

    赵翠萍两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也是转身就跑,毫无抵抗之意。

    粉尘大声喊道:“那小子会飞行啊,我们绝对跑不过他。你们俩拦住他,我还有绝招!”

    赵翠萍两人相视一眼,不得不停了下来。

    邓起道:“粉尘大人,你可要尽全力了,我邓起可只剩下保命的最后一招了。”

    粉尘窜到他身边,大声喊道:“我去你祖宗的,什么时候了我还会留手!”

    邓起回过头来,看着从远处飞来的周成,拉起大弓,手臂如飞,射出的金色箭矢练连成一股金色洪流撞向周成,又在周成的面前炸成大片金光,耀眼夺目。

    不经意间,邓起从后背猛地抽出一根带血的箭矢,放在弓弦上用力一拉,箭矢“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远处的周成看不清这边的情况,眼前的金光不但阻隔了自己的视线,甚至连自己的精神念力也阻挡了。

    等他察觉到危险时,一根带血的箭矢刹那间穿透金光,扎入了自己的胸口。

    周成身上的火焰猛地一窒,他看着自己胸口的血箭,眉头紧皱。

    那箭上猛地窜出一股股黑色丝线,一下子布满了周成胸口,又往他的身体四肢蔓延开去。

    周成惨叫一声,跌落了下去。

    邓起大喜道:“成功了,成功了,周成死定了,他死定了!”

    粉尘却是面色冷峻,对他说道:“你说成功过了,那你过去查看一番。”

    邓起一下子又变了脸色,讪笑道:“粉尘大人,我刚用出后一招,身体正虚弱,还来要打坐休息一会儿才行。”

    说着竟盘膝坐了下来,开始闭目打坐了。

    赵翠萍一脚踢翻他,大骂道:“真是胆小鬼,我去看。”

    粉尘立刻鼓励道:“最后果然还是要靠赵姐。赵姐不但容貌秀丽过人,胆魄也实在令我辈汗颜啊!”

    赵翠萍听到粉尘称赞,那心里简直比抹了蜜还甜,他虽然人丑,但并没有一丁点的自知之明。

    她伸手在地上一招,地下钻出一根烧得焦黑的木杖,面带凄然之色。

    “周成啊周成,你小子可真是我的克星,我赵翠萍掘古墓得到的这根天妖藤可是那么好培养的吗!”

    她越说越气,最后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粉尘催促道:“赵姐,你是快些过去看看那小子吧,万一那小子还没死,你还可以在他身上补几刀,就当做报仇了。”

    杨翠萍暗道说得对,自己在这里发什么呆,自己在这里骂一万句也不如在他身上捅一刀来的痛快啊。

    她把那半截木杖往地上一丢,那木杖迅速长大,眨眼睛竟变成了一个眼镜蛇的模样。

    杨翠萍飞到“眼镜蛇”的脑袋上,一掐法决,那眼镜蛇立刻摇头摆尾的往熔岩湖中游了进去。

    在湖内搜寻半天后,她高声叫道:“可能那小子已经被熔岩给融化了,尸骨无存啊。”

    粉尘皱起眉头,“就这么死了吗,不太可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