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五十三章 表白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周成进了洞室,见到陈倩茜正伏在石床上失声痛哭。

    他有些自责,又想到这石床定然是陈倩茜认真用刀剑切割出来,竟也温润如玉,想着陈倩茜的好,周长出声道:“陈姑娘……”

    陈倩茜立刻抬起头来,也不回头,语气有些疏远的说道:“周公子有什么事?”

    周成见她这样,不由有些语塞。

    “我……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那样说的。”

    陈倩茜摇摇头,道:“其实你说得对,我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总应该维护未婚夫的声誉的。”

    周成听他这样说,不由得把刚才的进来时的冲动全都丢进了水里,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由急的面色发红。

    陈倩茜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就说道:“如果陈公子没事就先出去吧?”

    周成想走过去,告诉她,自己喜欢她,但又觉得直接这样说太过冒失,又有些诱骗别人对不起未婚夫的嫌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倩茜见他还是一动不动,就擦擦眼泪,低着头道:“既然周公子想使用这洞室,那小妹就出去好了。”

    说着低着头就走。

    周成终于忍不住,冲上去抓住了她的双肩。

    陈倩茜红着眼睛抬起头来,问道:“陈公子还有事吗?”

    “倩茜,你觉得我人怎么样?”

    周成心脏砰砰直跳,直欲跳出胸口,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倩茜的双眸,就怕对方说出其他言语。

    陈倩茜有些惊愕,眼睛迅速恢复了活力,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陈公子,你说什么?”

    周成满怀期望的看着她,说道:“陈姑娘,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陈倩茜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真诚眼神,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周成吓了一跳,刚要说什么,陈倩茜点着头,轻轻抱住了周成的身体,把脸颊贴在他的胸口,说道:“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周成轻舒一口气,搂住身前的娇躯,仰头看着石壁,只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两人激动过后,手拉手坐在了石床上。

    周成道:“倩茜,你是怎么来白雾深渊的,怎的连个侍卫都没有?”

    陈倩茜的眼睛还是轰轰的,她理了理发丝,说道:“其实这次来白雾深渊我是跟随师兄师姐们偷偷过来的,父母并不知道的。”

    周成有些惊讶,“伯父伯母不让你来?”

    陈倩茜点点头,说道:“父亲还好一些,母亲从小对我就很严格,其实在这次来白雾深渊来之前从没出过门的。”

    周成道:“也许伯母是担心你的安全才如此的。”

    陈倩茜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我的母亲的。”

    周成讶异道:“为什么?”

    “因为我的母亲是个很强势的人,而且还骗过我。”

    “骗过你?”

    陈倩茜看看周成的眼睛,道:“你知道吗,小的时候,哥哥一次外出打猎回来,送了我一只很普通的棕黄色的小狼。我很喜欢它,给它起名字叫黄毛。那时候我去哪里,它就跟到哪里,而且它很聪明,你让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学得很快。我记得那时候,每次我去听长老上课,它都在门口等我的,我一回来它就摇着尾巴跑过来接我,那时候它是我最好的玩伴。”

    “可是没过多久,有一次我去听长老讲课,回来的时候,黄毛就不见了。”

    说到这里陈倩茜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然后我就去问母亲,母亲说黄毛是普通野兽,待在家里很不合适,已经送人了。我听到母亲这个当时就哭了,我就问送谁了,她也不说。后来我一直哭,母亲见我哭得厉害,就说送的那户人家很远,有时间了带我去。”

    陈倩茜再次哭泣起来,看的周成心痛不已,紧紧握住了陈倩茜的纤纤素手。

    “后来我多次央求母亲,她始终没带我去,我就求父亲,父亲叹息了一声,所送的那户人家已经搬走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又问父亲送的那户人家好不好,会不会好好照顾金毛,父亲向我保证那是一个大户人家,家里很富有,会好好照顾金毛的,甚至比我们家照顾的还好……”

    “我当时就信了,还让父亲帮我留意那户人家,看看那人还会不会再回来……很久之后,我哥才告诉我,母亲嫌弃金毛会脱毛,弄得家里很脏,就直接把它当做食物喂给一只红背隼了……”

    陈倩茜一边抽泣,一边抹眼泪,模样身世可怜。

    “那是哥哥送我的礼物,跟了我大半年,它那么乖,为什么要杀了它,她还骗我送人了,为什么要骗我,她为什么那么狠心……”

    说到这里陈倩茜放声大哭,周成把她搂进怀里,伸手轻轻抚顺她的秀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哭够了,陈倩茜静静的伏在周成的怀里说道:“我和付志文的婚事也是母亲一力促成的,刚一开始的时候,父亲也不同意的。”

    周成自然对这件事最为在意,因此问道:“那后来为什么伯父又同意了呢?”

    “不知道母亲用的什么理由。”

    周成微皱眉头,他和陈倩茜的这件事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磨难,自己总要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当晚两人并排躺在床上,手拉手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周成先醒了过来。

    他感受到手里面的温暖,立刻想起旁边还睡着一人。

    他扭头看去,陈倩茜呼吸均匀,睡的正香。

    他心脏砰砰乱跳,忍不住心中的冲动,悄悄支起身体,把脸凑近了陈倩茜的面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