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六十四章 抵达九霄雷宗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灯神前辈说魂修的确有雷劫这一境界的,而且雷劫分为三重。”六眼蟾蜍道。

    周成面色凝重的点点头,道:“你继续讲。”

    六眼蟾蜍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体修可分为后天、先天、开窍、血肉衍生和人仙五大境界,其中的后天就包括淬体、易筋、锻骨、练脏这四重,而洗髓换血之后就是先天了。这五大境界对应的也是魂修的五大境界,只是听灯神前辈说,同境界内,体修永远都不是魂修的对手,而且体修到了开窍境界才能飞行,可以说是处处落下风。当然了,灯神大人还说道,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血肉衍生境界的体修了,更不要说人仙了。”

    周成点头道:“我曾听长辈说过,说整个赵国开窍期的体修都超不过十个的,可见体修的没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对了,你们妖兽有没有特别厉害的高手?”

    六眼蟾蜍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之前都没离开过地下。不过灯神前辈曾说,东海有两只颇为棘手的海兽。”

    “两只海兽?不清楚,不过听说每隔几十年东海就会爆发一次兽潮,到时候万兽院还会广邀魂修界的高手前去助力呢,就是不知道这兽潮是不是那两只海兽发动的了。”

    六眼蟾蜍想了想,眼神突然严肃了下来:“主人,我想问一个问题,在地底的时候,你是怎么把我的火灵罩给破掉的?当时我感觉你那一拳似乎是分成了上万拳打出来的。”

    周成颇为自得的一笑,道:“我修炼有一门武技,名为湮灭,其实只是很低阶的武技了,但是它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它对付性质单一的东西特别有效。比如你那火灵罩只有薄薄的一层,而且性质单一,完全对我这门武技的胃口,因此才被我轻易破掉的。而如果是成分比较复杂的东西的话,我的湮灭就没多大用处了。”

    六眼蟾蜍有些没听明白,想了想又问道:“为什么,这武技是怎么发力的?”

    周成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一个成分单一的东西,如果我们给它的震动频率能够达一定高度到的话,那不需要多大的力,就能把它打破的?”

    六眼蟾蜍道:“也许有这个情况吧,但别人为什么打不破我的火灵罩呢?”

    周成道:“因为别人的攻击频率不够高。”

    “但你只打了我一拳,就破了我的火灵罩,还谈什么频率呢?”

    周成笑道:“人力有时而穷,让我直接打出那样的频率是不可能的,而湮灭这门功法靠的就是练力成丝,我这一拳下去并不是一拳,而是分成了成千上万股力量,分不同的时间按照相同的时间间隔砸在了你的身体上,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效果。”

    周成说的兴起,让六眼蟾蜍停下来,他立刻在地上打了一拳,然后六眼蟾蜍去看。

    只见地面上出现了几千个极小的小孔。

    六眼蟾蜍倒吸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两人继续上路后,六眼蟾蜍还在夸耀发明这种功法的人。

    “那如果能把力道练到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股的时候,岂不是见谁秒谁,别人穿着再坚硬的铠甲也不管用了嘛!”

    周成觉的好笑,道:“那也要你自己扛得住才行啊,你自己一下都扛不住,上去就被人秒了,又怎么去测试别人铠甲,所需要的破坏频率呢?!”

    六眼蟾蜍吃惊道:“还要测试破坏频率?你打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测试?”

    周成翻了个白眼,“你怎么知道我没测试,刚一开始我打了那么多拳,都是白打了吗?!”

    六眼蟾蜍这才记起,刚一开始的时候,周成是打了他许多拳的。

    它这才泄了口气,嘟嘟囔囔的说:“那还不如我的天赋神通呢,我不过叫了两声,你们的身体就爆碎了,都不用搞什么练力成丝,还有什么测试破坏频率的,真是麻烦。”

    周成苦笑道:“你也说了,那是你的天赋神通,我们就是想学也学不来的。”

    两人有说有聊,不过半天的功夫,就已经出了白雾深渊,来到了地面上。

    此刻那谷底的雾气还没蔓延上来,而周围的森林里满是大地回春的景象。

    地上草儿正在发芽,森林里大树的枝叶也开始生长了,不远处还有几只黄羊正在啃食着地面上刚冒出来的嫩叶。

    六眼蟾蜍看到黄羊直流口水,身体一纵就跳了过去,长长的舌头弹出,顿时卷了一只黄羊进入口中。

    它这么庞大的身体一出现,顿时吓得其他几只黄羊撒腿就跑。

    六眼蟾蜍咔嚓咔嚓,大嘴嚼了几下就把整只黄羊吞了下去。

    “好吃好吃,果然味美。我在地底只能吃水塘底部生长出来的清火藻,其他什么都没有。当时我感觉还可以的,直到此刻我才明白,这些肉类才是真正的人间美味啊。”

    周成无语道:“你两下就吞进去了,还能品出什么味道?”

    “当然能,请不要怀疑一只罕见的六眼天蟾的味觉能力。”

    周成皱眉道:“你是六眼天蟾吗?好像没听过有这个物种啊。”

    六眼蟾蜍有些尴尬,解释道:“其实是有九眼天蟾的,我六眼天蟾不过是九眼天蟾的前一个阶段而已。”

    周成恍然大悟,指着六眼蟾蜍大笑道:“原来如此,书上记载,上古时期出现过一只九眼天蟾,可吞食日月,威力无穷,给当时的修道界造成了极大破坏。后来许多前辈高人联手布下大阵才击杀了它。从古至今就只出现过一只九眼天蟾,到你这里竟然变成了六眼天蟾,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六眼蟾蜍面色微红,只能讪讪的说:“你才修行没几天,不了解我们妖兽的。”

    周成冷哼一声,也不理它这样的赖皮。

    六眼蟾蜍被人揭短,有些下不来台,但它脸皮也算厚,就当什么事都没法发生过,纵身一跃,又去捕捉黄羊了。

    ……

    三天后的早上,一直五六米大的褐色蟾蜍正在旷野上迅速的弹跳着,看其敏捷程度,完全不像是一只蛤蟆。

    蟾蜍的背上站着一个少年,即使脚下的蟾蜍纵越弹跳的幅度是如此之大,那少年的脚依旧像是生了根一样,站的十分稳当。

    此刻少年正看着远处的一座巍峨的巨大山峰,眼睛一眨不眨。

    这座山峰周围乌云滚滚,遮蔽四野。

    那乌云如墨一般,黑压压的十分有压迫力,此刻正不停的旋转着,把整个山峰都遮住了,而且乌云中不时爆出巨大的闷雷声,声震四野。

    “这就是奔雷山的雷云峰吗,果然威势不凡。”

    少年正暗自赞叹,一个巨大飞禽从那山峰上飞了下来,竟直奔少年而来。

    少年笑道:“九霄雷宗的朋友来接我们了。”

    他低头又看了看脚下的巨大蟾蜍,嘿嘿笑道:“我能坐那飞禽上去,你这家伙又该怎么办呢?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