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六十五章 不一样的风格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这说话的少年正是周成,而下面面色郁闷的大蟾蜍自然就是六眼蟾蜍了。

    六眼蟾蜍听了周成的嘲讽,气的脸色发红,说道:“大不了我自己爬上去就是了,这很难吗?!”

    那飞禽来得好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周成眼前。

    离得近了周成才发现,这飞禽竟也是金雕,和自己的那只也差多的,而金雕上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袍的小童。

    小童眉清目秀,并没有指使金雕落下来,就那么在七八米高的空**手问道:“敢问师兄是那个宗门的弟子?”

    周成道:“在下是药王宗的周成。”

    那白袍小童拿出一个册子翻看了一下,又说道:“周师兄此刻应该在白雾深渊试炼啊,怎么就出来了?”

    周成笑道:“在下已经获得偌大机缘,还是给别人留点机会吧。”

    白袍小童没料到周成会这么说,哪有人会嫌自己的得到的太多呢。当然他也不在意对方怎么说,只要可以确定对方的身份,那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

    “药王宗的长辈正在我们九霄雷宗做客呢,师兄可以和我来。”

    说着就指挥金雕落了下来,不成想六眼蟾蜍怕他们丢下自己不管,让自己一个人爬上去,因此使坏,六只眼睛悄悄睁开。

    那边金雕突然双眼一翻,仰头栽了下来。

    白袍小童吓了一跳,纵身一跃跳到一边,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金雕,目瞪口呆。

    周成一踩脚下的六眼蟾蜍,骂道:“你又捣鬼?”

    六眼蟾蜍没事人一样,呀然道:“捣鬼,捣什么鬼?你说什么啊?”

    周成指指金雕:“还说不是你捣的鬼,还不把它弄醒!”

    六眼蟾蜍有气无力的嘟囔道:“好,凡事都是我的错,我把它弄醒还不行吗?”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嘴巴高高鼓起,“呱”的一声怪鸣,那金雕顿时被一股冲击波震得翻滚了出去。

    飞出去十几米,那金雕这才慌里慌张的爬起了身来。

    它看着六眼蟾蜍,眼神惊惧。

    周成有些无奈,从六眼蟾蜍的背上跳下来,拱手道:“这位师弟有礼了,我这灵兽刚刚收服,还有些不知道规矩,还望师弟多多包涵。”

    那白袍小童指着六眼蟾蜍道:“你这灵兽似乎是三级妖兽啊?”

    周成点点头,道:“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在下早就想游览一番鼎鼎大名的九霄雷宗了。”

    白袍小童听到对方夸赞自己的宗门,脸上立刻露出自豪的神情,对周成道:“那师兄这就和我上去吧。”

    说着一招金雕,金雕躲躲闪闪的走了过来。

    两人纵身一跃,就上了金雕,下面六眼蟾蜍立刻怒道:“你们就这么走了,真把我一个人留下?周成,别忘了我可是背了你两天,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好帮手?”

    白袍小童讶异道:“你可以跟着我们飞上去啊。”

    六眼蟾蜍面色一红,嗫嚅道:“我又不会飞。”

    周成笑问道:“师弟来的时候没带灵兽袋吗?”

    作为接待弟子,灵兽袋可是标配。

    一般拥有灵兽的弟子,一般想法设法也会得到一个灵兽袋的,但是灵兽袋价值不菲,动辄上千灵石,普通的修士哪里买得起。

    而每年除了六大宗门弟子的互访之外,还有大量的散修也会前来拜访,有的散修拥有体型庞大的灵兽,却并没有灵兽袋,为了上下方便,一般接待弟子就会用灵兽袋帮助他们运送灵兽上下山的,

    白袍小童从腰间解下一个黑色口袋,说道:“我本以为这大蟾蜍有三级的修为了不需要灵兽袋了呢。”

    接着他又对六眼蟾蜍道:“那大蟾蜍,你别动啊,我这就把你收进灵兽袋里。”

    说着一抖灵兽袋,袋中青光放出,六眼蟾蜍“嗖”的一下就飞了进去。

    白袍小童收好灵兽袋,用脚轻轻一踩金雕的后背,金雕展翅一震,就飞了起来。

    风声呼啸而过,金雕盘旋而上。

    不多时金雕就载着两人来到雷云峰的半山腰处。

    在这半山腰处绵延着一大片绿树掩映的屋舍。这些屋舍都是青砖里瓦,一个个**的院落连成了一大片,看起来颇有一番诗情画意。

    金雕在一个特别巨大的七层酒楼前停了下里,周成抬眼看去,只见那楼宇的匾额上写着“客仙居”三个字。

    旁边忽然有一只苍鹰飞过,落在了七楼边上的一个平台上。

    苍鹰背上跳下来一位白袍少年,少年往这边随意的瞥了一眼,急匆匆走进了楼内。

    周成注意到,那平台的旁边还站着几个飞禽正在进食,似乎楼里面早已经有人来了。

    周成两人也跳下身来,白袍小童一抖灵兽袋,六眼蟾蜍庞大的身体就落在地青石地面上。

    周成指了指七楼的平台,问道:“那里怎么停了那么多飞禽,难道还有人在这客仙居内聚会吗?”

    白袍小童道:“客仙居的七层新来了一位舞姬,听说长袖飘飘舞姿甚美,想来这些师兄都是为她而来的吧。”

    周成吃惊道:“你们宗内竟然还有舞姬?”

    白袍小童道:“这客仙居是交给和宗门有关系的世俗家族管理的,他们只要不作出危害宗门安全的事情,宗门是一般不会管他们怎么经营酒楼的。”

    “玩物丧志可是大忌!宗门内设有酒楼,还敢收养舞姬,那是绝对会影响弟子正常修炼的。”

    白袍小童不以为意,老气横秋的笑道:“宗门长辈一直都说,出淤泥而不染才是真豪杰,如果连这点诱惑都忍受不了,那未来的成就也不会太高。”

    周成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俗话说少年心性难以琢磨,多一份诱惑就少一分成道的机会,从总概率上来说,这么做肯定会降低宗门弟子未来的成就高度。甚至说不定,有些绝顶天赋的天才弟子也会一蹶不振也不一定的。此法不可取,不可取啊!”

    小童皱眉沉思了一番,也是想不明白。

    他伸手招了招,客仙居门口一个灰袍少年走了过来,拱手行礼道:“师兄。”

    小童道:“去把这位师兄带到药王宗的庭院去。”

    “是!”灰袍少年又行了一礼,对周成道:“师兄请跟我来。”

    不多时,周成就跟随那灰袍少年来到一个宽阔的院落前。

    灰袍少年停下身来,躬身道:“师兄,这里就是药王宗的驻地了。”

    周成漫步走了进去,院里正有一个魁梧的老者倒背着手,嘀咕着什么。

    周成认识这位老者,这老者正是这次带队的三位长老中的一个,名叫袁文伯,是魂士中期的修为。

    “袁长老!”

    周成躬身一礼。

    袁文伯转过身来,惊讶道:“周成,你怎么来了?”

    随后他就看到了周成身后的六眼蟾蜍,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