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九十一章 梦醒之人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只见雷云漩涡中绿芒闪烁,随后就是柳阙如的大声惨叫。

    不多时漩涡逐渐缩小,随后啪的一声,竟然溃散了开来。

    之后那溃散开来的魂雾竟开始缓缓飘散,毫无聚拢的迹象。

    周成看看穆洪,穆洪微皱眉头,纵身一跃,飞了过来。

    他伸手一挥,周围正在缓缓飘散的魂雾又逐渐聚拢了起来,慢慢的变成了柳阙如的模样。

    只是此时的柳阙如只有常人大小了,刚才那雄壮的体魄早已不见,而其修为也已经降为魂士后期了。

    柳阙如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空,问道:“为什么不让我死呢?”

    穆洪道:“你这又是何必?”

    柳阙如面如死灰,如果灵魂体可以流泪的话,想必他此时已经泪如泉涌了。

    此刻他一败涂地,还是输给了一个魂士境界的后生,更是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这让向来高傲的他如何自处。

    柳阙如本来来器灵馆是有其他事情的,他也是听别人说起周成来了此地,他这才心中起意,要教训此人一番的。

    哪知道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宗门,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师兄弟,又有什么脸面苟且的活下去呢?

    他浑身颤抖,胸口起伏,竟是慢慢抽噎了起来。

    曾经威严的柳师兄,师弟师妹们眼中的最稳重的那个人已经烟消云散了,只剩下现在这个被人羞辱的可怜虫,不但修为不在了,尊严不在了,就是当年那颗向道之心也烟消云散了。

    是一步迈错导致了现在的后果吗?是自己不该来找周成吗?还是自己一直都生活在梦中呢?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不堪一击?

    穆洪似乎看清了他的心思,叹息道:“柳阙如,你不要难过,别忘了,周成在魂士中期的时候就已经击杀过魂师高手了,如今他已经是魂士巅峰,能击败你,你又何必太过自责呢?要知道,世界上确有天赋这一说的,而且天赋又分高低!”

    天赋?难道自己的天赋不行吗?

    如果不行,为何自己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魂师修为了呢?

    那时候自己是多么风光啊,长辈家人哪一个不是高看自己一眼,门内弟子见到自己,哪一个不是点头哈腰!

    即使这样,难道自己的天赋还不够高吗?

    对了,自己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是魂师修为了,可是如今已经三十岁了,却还只是魂师初期,不知不觉之间,十三年的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了,大家那热切目光已经渐渐的黯淡了下去,曾经的崇拜与尊敬也越来越少,直到消失不见了。

    门内开始有了其他说法,说自己江郎才尽,潜力用尽了,宗门长辈的期许也渐渐地变成了叹息。

    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自己修为只能止步于此了吗?

    枉自己还每天还抓住空闲时间,刻苦修炼,十三年来没有一日敢歇,又有什么用呢,原来都不过是一场梦吗?

    “柳老弟,梦该醒了。”穆洪叹息道。

    “难道他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柳阙如死死地盯着穆洪。

    “虽然今天你深受打击,但也许对你的整个人生是有好处的。柳老弟,你可知九霄雷宗这几年来,为何一直派你跟着外事长老四处奔波谈事情呢?”

    柳阙如心中一动,是啊,宗门为什么老是派自己跟着外事长老四处走动呢,甚至搞得自己疲惫不堪,修炼的时间都大大缩短了,当时他自己还多少有些抱怨呢。

    现在想想,有外事长老就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跟着呢?

    难道?难道他们已经看穿了我了吗?

    “哎,其实宗门早就有意让你继承外事长老的职位了。”

    穆洪这句话如同一柄大锤锤在柳阙如的胸口,差点锤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当场死绝!

    外事长老,一个跑腿的,自己向来看不上,自己要做的是天下第一的!

    即使达不到天下第一,那自己也应该是最厉害的那一小撮人。

    可是宗门竟如此看低自己吗?

    柳阙如不自主的又来了火气。

    穆洪叹息一声,道:“柳阙如啊柳阙如,经过今天的事情,你还不醒悟吗?”

    柳阙如猛地一震。

    是啊,自己被一个魂士境界的小辈毫无悬念的压制,难道还不说明一切吗?

    十三年来自己毫无寸进,难道还不该醒悟吗?

    宗门早就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天赋限界,长辈们也都看了出来,甚至师兄弟们也都看了出来,只是他们有的不忍讲出来,有的不敢讲出来,只剩自己还傻傻的做着天下第一的大梦,真是可怜啊。

    “柳老弟,你自己说,你的天赋真的高吗?”

    真的高吗?

    柳阙如不能再清楚了,如果高他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只是此刻他不想说,他也不能说,他怕说出来自己会垮。

    他双手捂住脸颊,浑身颤抖。

    穆洪见他不回答,只好自问自答,“我来告诉你,柳老弟,你的修为怕是已经止步于此了!”

    他还是说了出来,为什么说出来,难道自己的天赋限界就在这里吗?

    他再也忍不住,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哭的是那么的伤心欲绝。

    曾经的梦想,曾经的雄心勃勃,曾经的满腔抱负,十几年如一日的辛苦修炼,在这一刻,梦醒了。

    原来自己一直都活在自己编织的梦中,那些荣誉、抱负不过都是虚幻的,只能在梦里生存,梦醒的之后,自己竟一无所有了。

    难道不该醒吗,自己还有几个十三年能够挥霍呢!

    “柳老弟,赶紧结婚生子,安安稳稳的做你的外事长老吧,再执迷不悟,你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是啊,如果自己再努力几十年还是毫无寸进呢?

    到了那时自己也老了,可不就是真的一无所有了吗?

    天赋天赋,自己最为自傲的天赋,原来自己根本就是毫无天赋啊!

    枉自己傻傻的辛苦修炼十三年,竟然还不醒悟,宗门派了自己跟随外事长老处理事情也不醒悟,非要让人狠狠地折辱一番,打上一顿才幡然醒悟!

    真是可怜啊可怜!

    曾经的那个高傲的天才又哭又笑,状如癫狂,突然嗖的一声,化为雾气飞了出去,消失不见了。

    空中还传来他绝望的惨笑,惊得周围的弟子纷纷抬头观看。

    剩下穆洪兀自叹息,也不知道是叹息自己不该摇醒了别人的梦,还是叹息自己不该再次揭开已经愈合的伤疤了。

    周成站在旁边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嘀咕着:“我的天赋限界又在哪里呢?”

    他摇摇头,去了下一层。

    自己麻烦缠身,哪里还有时间考虑这些呢。

    第九层,焚天塔的最后一层,据说是只有大宗师才能进来修炼的终极密室。

    周成刷卡走进了房中,房门自动闭合了。

    他走到大蒲团旁边,心道:我的灵魂体已经无法承受如此暴虐的灵气,也不知道世界之树分身能不能承受。

    眉心绿芒闪现,一个巨人走了出来。

    巨人看看石蒲团的大小,自动化成了一百五十米高下,一屁股坐了上去,却是正好。

    哪里知道世界之树分身刚刚坐下,他的脑海中顿时喷涌出无穷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