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魂出窍和你战 第九十六章 丧尽天良(上)
作者:卷沙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魂士巅峰的精神念力可以覆盖方圆四五百米的范围,到了魂师初期,覆盖范围已经扩大到一千米左右了。

    当然这个范围也不是完全准确的,因为这一千米之内谁也不敢说自己全能看清楚,从不走眼的,而超过一千米也不是说就完全看不见的。

    精神念力探查有些像人类的视力,也是能看清近处,看不清远处而已。

    而一千米的范围也只是一个大体的标准罢了。

    寇勇带着众人在半空中晃悠了半个小时,这才女性般的温柔一笑,道:“我找到他们了。”

    陈粒道:“他们几个人,都是什么修为?”

    寇勇似乎十分满足的笑了笑,说道:“三个魂士,还有六个魂徒。这样,周成和我下去,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吧。”

    陈粒劝道:“师兄,我还是一起下去吧,一人做一个,也保险一些。”

    寇勇笑道:“不用,我们俩就够了。”

    说完他也不待陈粒再说什么,扭头又对周成道:“你可以瞬间杀死那六名魂徒,不让他们发出什么信息吗?”

    周成的精神念力其实已经可以覆盖七百多米的范围了,下面没有魂师,他也敢放出神念探查了一番,回道:“他们离得不远,我可以短时间内杀死他们,不让他们有反应时间的。”

    寇勇满意的点点头:“那你杀五个,留一个活口,其他三人交给我好了。我们走。”

    身体一纵就下去了。

    周成赶紧跟上。

    两人来到那些修士上方百米高空的时候,那些人竟然还没有察觉。寇勇对周成点点头,一起冲了下去。

    寇勇在往下猛冲的同时,身体迅速化成血红色,手掌变大,指甲变长,竟变得像是厉鬼的爪子一般异常锋利!

    那三名魂士,有两人正在屋里秘密的交谈着什么,还有一人在不远处的屋子里,抱着一个女人呼呼大睡。

    寇勇从天而降,一下穿透屋顶,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中,两只爪子压下,只听骨骼咔咔作响,随后就是骨肉撕裂的声音,最后一声急促的闷响后,寇勇迅速穿门而去。

    再看那两人,已经化成了两团烂泥,湿乎乎的堆在地上,上面还有白茬茬的断骨刺穿皮肉冒出来,兀自挺翘而立,像是两人不甘的怒火。

    另一屋的那名魂士听到巨响,一下坐了起来,他双眼毫无聚焦的四处看看,迷迷糊糊地问道:“怎么回事?”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撞的四分五裂,在那人惊骇的目光中,一个血影冲来,一把握住了他的脖子。

    那魂士咽了口吐沫,看着眼前血红色身影,额头冷汗直冒,哆嗦道:“前辈别杀我!”

    旁边那女人也醒了过来,揉揉眼睛看了寇勇一眼,随后眼睛一瞪,嘴里一声尖叫,昏了过去。

    寇勇温和一笑,一把捏爆了女人的脑袋,提着那魂士的脖子到了院子里,抬头看时,周成也提着一人飞了过来。

    “其他五人都弄死了?”寇勇问。

    周成点点头,默不作声。

    那名魂士看着身形高大的周成,骇然道:“是你,你就是那个巨人,是你杀了阮师叔?你完了,碧焰岛的公羊屠前辈会追杀你到死的。”

    周成皱眉道:“什么阮师叔,你是说那用刀的中年人?”

    他上一次的确在一个湖泊里杀过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人,还是靠六眼蟾蜍的天蟾啸月给震死的。

    “对对,你完了,你完全不知道碧焰岛的公羊前辈有多恐怖,你……”

    寇勇捏着他的下巴,强行让他转过脸来,笑道:“这位朋友不要激动,我有几个小问题要问问你,想请你回答一下?”

    那人道:“你要问什么?问完了会放过我吗?”

    寇勇笑道:“你别急,我们一样一样来。现在我问你第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道:“我叫李原,你问完事情可以放过我吗?”

    寇勇道:“这位兄台别急,我们慢慢来。我再问你,器灵馆的人关在哪里?记住,别说谎,你只有一次机会。”

    李原看看静寂的四周,只觉得夏日的夜晚竟然冷风刺骨。

    他浑身打了个哆嗦,心道那两人还没来,不会是出事了吧?再联系刚一开始听到的巨响,极有可能那两位魂士也已经死透了!

    他心中惴惴不安,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又咽了口吐沫,说道:“器灵馆的男弟子已经被折磨死了,只剩下女弟子了。”

    寇勇道:“还有多少女弟子,关在哪里?”

    “还剩八十六名女弟子,全都关在城南的军营里。”

    周成皱了皱眉头,“军营里?”

    寇勇又看向被周成捏在手里的那名魂徒,问道:“他说的对不对,记住,想好了再说,你也只有一次机会。”

    那人立刻疯狂点头,“对,对,李师叔说的都是对的。”

    寇勇点点头,对周成道:“那好吧,踩死他吧。”

    周成睁大眼睛,“踩死他?”

    寇勇道:“你脚那么大,踩死他很难吗?”

    那人吓得魂飞魄散,大喊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啊……”

    周成一下子把那人掼到地上,摔得他七荤八素,他勉勉强强爬起身来,还没其他动作,一只大脚踩下,“噗”的一声,血肉内脏喷了一地。

    李原吓得面色发白,牙齿不停打颤。

    寇勇笑道:“走,我们去城南。”

    经李原带路,众人不多时就到了一座巨大的营盘附近。

    “那些器灵馆的女弟子就关在中间那座大房子里。”李原说道。

    赵定国疑惑道:“他们为什么把器灵馆的人关在军营里?”

    宋铁雨道:“把女人关到男人窝里,你说还能干什么?”

    赵定国想了想,顿时心中一惊,道:“可是这么多人……”

    宋铁雨点了点头。

    赵定国质问道:“可是器灵馆的女弟子也是修士啊,巫鬼宗和烈焰堡的人就这么放任凡人欺侮我们的修士吗?”

    他把目光狠狠的盯向了李原,李原赶紧推脱道:“这都是宗门前辈的决定,说是为了让士兵们不要惧怕修士,要敢于对修士下手。”

    赵定国怒道:“你这也是作践你们自己,别忘了你们也是修士!”

    李原面色尴尬,连连点头称是。

    寇勇道:“这军营里倒是有不少先天境界的高手,黑甲军的名头也不是被给的啊。我们小心一点了,救人要紧,尽量先别起冲突。”

    他又扭过头来,又对李原笑道:“李兄,我想先请你上路。”

    李原吓得双腿发软,几乎哭出声来,摆手道:“前辈,前辈啊,别杀我,我是老实人,我这辈子都没杀过生的,我……”

    说着竟是哽住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寇勇替他擦擦眼泪,笑道:“李兄别哭,你要知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啊,并不是好人就有好报,恶人就有恶报的,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恶人了。”

    他抬头看天,继续说道:“俗话说的好,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万物都是刍狗啊,所以说天道对待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不分因果,不论好坏。所以即使你一辈子没杀过生,他也不会因此而优待你的。所以,李兄,我想……”

    李原吓得跪在地上,用力磕头道:“前辈别杀我,别杀我,我求求你别杀我,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啊前辈……我李原这辈子顶多也就是搞搞女人于私德有亏,真的没有做过别的坏事啊……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是活菩萨,你是活菩萨……”

    说着竟是痛哭流涕,嚎啕大哭,更是不要命的猛磕头。